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老师尝到了她的丈夫以外的男人异味
十九岁的罗浩林因为英文的功课平平,于是,罗浩林的母亲就了他请一位女老师三十五 岁的张爱玲老师为他补习英文。从星期一至星期五,每天晚上七时到九时补习两个小时。

  父亲规定罗浩林除了星期天,可以外出游玩,星期一至星期五,放了学就要回家等待老师来补习功课,星期六要留在家里自修。

  张爱玲老师是一位美艳妇人,她教学也很认真,美艳的面部一笑两个酒涡,娇声细语之声出自那艳红的樱唇,悦耳动听。张爱玲的肌肤雪白细嫩,她的双乳肥胀丰满,全身散发出一种少妇及杜娘之间的气息和韵味,使罗浩林在上张爱玲的补习课时,有如沐浴春风之中,尤其是她那双明亮而水汪汪的眼睛,好像韵含着一股慑人心魂的媚态。

  罗浩林每次和张爱玲面对的坐着,他的耳听她在讲解课文时,而他的双眼则不时的瞪着张爱玲那随时一抖的大乳房,罗浩林心想张爱玲的大乳房若摸在他的手中,不知有何感受,张爱玲的小嫩穴生得是肥、是瘦,是松、是紧,是大、是小,阴毛是浓是稀,是长、是短,是粗、是细,想着、想着罗浩林的大鸡巴都忍不住的硬翘起来了。

  很快的一转眼,张爱玲老师到家中给罗浩林补习已经二个多月了。在罗浩林的心中,始终想着如何设法勾引张爱玲老师到手,好好品嚐一下三十郎当妇人的滋味。

  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罗浩林的父母去了珠海参加他们的好朋友的结婚喜宴,他俩要到星期六才回澳,所以只有留下罗浩林在家中等候张爱玲老师来补习英文。

  罗浩林叫了外卖回家吃,在饭后不久,张爱玲老师已来。二人在书房面对面开始上课。

  张爱玲老师因不见他的父母而问:「噢!浩林!怎么今天没有看见你的爸爸和妈妈呢?」。

  罗浩林说:「老师!爸爸、妈妈去了珠海参加他们朋友的婚喜宴,要到明天才回来。」张爱玲说:「哦!来,先把前天教的那一课生字及文法,念给老师听听,看你会不会不熟!」罗浩林说:「是!老师!」张爱玲老师今晚穿了一件浅红色的无袖恤衫,粉红色的圆裙,美艳动人,展露在无袖恤衫的雪白浑圆手臂平放在书桌上,微微张开的腋下,生满了两堆浓密的腋毛,性感极了。看得罗浩林心神飘荡,口中错字连连而出。

  张爱玲说:「浩林!你今晚是怎么了?念得错字连篇,要好好用功,不然你考不上大学。老师拿了你父母的补习费,没有把你教好,老师也没面子,知道吗?」罗浩林说:「是的!老师!可是我这几天老是心神恍恍忽忽的,书都读不进脑子里去嘛!」罗浩林开始用语言来引诱张爱玲,看她反应如何。

  张爱玲说:「你才是个十八岁的小孩子,有什么心思?使你恍恍忽忽,家里环境这么好!又不愁吃不愁穿,又不愁没有零用钱,有什么心思的!」罗浩林说:「老师!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张爱玲说:「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老师真的给你弄糊涂了!」罗浩林说:「那我说给老师听了以后,老师不能对我爸妈讲哦!」张爱玲奇怪的问:「为什么呢?」。

  罗浩林说:「因为你是我的老师,学识及知识都比我丰富,而且你比我年纪大,所以你才能替我解决困难嘛!」张爱玲说:「嗯!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你说说看,老师是否能替你解决!」罗浩林说:「可是我说出来,老师不要生气,也不要骂我!老师若无法替我解决!就当是一阵风。吹了过去就算了。」张爱玲说:「好!老师决不生气,也决不骂你,老师若无法替你解决的话,只当是你没有说,好不好?」罗浩林说:「好!谢谢老师!请问老师,不论是男女活在这个世上,除了衣、食、住、行外还需要什么呢?」张爱玲说:「人活在世上,每天辛辛苦苦不就为了衣、食、住、行在忙碌吗?那你说还需要什么呢?」罗浩林说:「老师!人除了以上衣食住行外,不论男女,都有七情六慾,老师!你说对不对?」张爱玲老师一听,她的心中微震,眼前这个只有十七岁半不大不小的男孩,已是思春的年纪了,看他长得高大健壮,而出奇的早熟,一定是想尝试女人的异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