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朋友的妻
说起来这事,到现在还朦朦懂懂,自己都搞不清,怎麽会变成这样,原来我是一个很理智的人,相当理智,现在唉一切变了。

  朋友的妻叫兰兰,是个一眼看到就觉得很漂亮的女人,身材更是没话说的。

  他们认识到结婚,我们都是看着的,我还帮过很多忙呢!

  我是一个很重朋友的人,所以有什麽事,大家都喜欢叫我办。我的这个朋友是个司机,给老板开车,所以经常不在家,而且他是个很花心的人,经常在外面玩女孩。他的妻子也知道,吵过很多回,都没有用,朋友索性不回家,住在公司了。

  而我天天重复着过个安定的日子,我也很满意这种生活,可后来家人经常说自己,便开始烦家人,天天在外玩,但还是很老实。可被说多了,就想干脆真的去玩下,别没乱来还被家人指责,就是在这种状况下发生了自己都没想到的事。

  那天我去买东西,刚指着一件衣服,想问价,没想到一个声音:“是你呀,买衣服吗!”

  噢,原来许久没联系,兰兰在这里给别人守点卖衣服了。我便也笑笑的打了个招呼,彼此问了一下各自家里的情况。

  说到朋友时她显露出很不满的表情,也是朋友一年难得回几下家,朋友的家长又出了名的凶。我猜她过得也很不顺心,我便笑笑说:“生活不就这样。”

  这次撞见两人都有些激动,必竟许久不见,她又正烦没熟人诉说一下烦躁,我便和她好好的聊了一下,刚好又有人来买衣服,我便说走,她突然说了一句:

  “什麽时候请客吃饭呀?”

  这让我好奇怪,虽然以前大家常在一起吃饭喝酒,但两人从未单独有过,因爲我的作风朋友都了解。可能当时我也被家人气得很烦,便马上说:“可以呀,到时候聊系。”过后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过了两天,又和家人吵了,一气之下走出去想散散心,谁知走来走去不知往哪好。毕竟朋友都有自己的事,跟人家说烦恼的事别人还未毕有心情听呢!于是突然想到兰兰,便试着走到她做事的那间店,她正坐在那发呆,看来生意不是很好。

  她看到我马上笑笑地说:“是不是无聊的很呀,你也会在街上诳?”

  我说:“哪的事,特意来请你宵夜。”

  她笑笑说:“舍得请客?”

  我一时不知说什麽好,她可能怕我会走,毕竟她现在烦得,很便马上又说:

  “在这聊聊我要十点下班。”

  我俩便天南地北乱聊了一通。

  下班后,我俩随便找了一个宵夜摊点了两个菜便聊起来,谁知又聊起家事,越说越烦,我便说:“喝不喝酒?我一烦就想喝。”

  她说:“随便你。”

  以前我们在一起时,个个都很能喝,便叫了一瓶高度白酒。我问她喝不喝一点,可能她正烦便喝了一点,后来俩越说越觉得人生苦短,便边聊边喝不知不觉将一瓶都分完了,彼此都有了些醉意。

  我说:“一点多了,结帐回了吧。”太晚我担心她婆婆会骂她,她也就答应了。

  因她住的地方远,而且很黑的路,便叫我送一下她,路上俩人再也没说一句话,也许是心情烦躁那晚觉得酒很醉人,头都很晕,我看她也是这样的表情。

  快到门口时,我想避嫌,便转身要走。谁知兰兰突然说:“很头晕,还是在拐脚这坐一下,不然回去看到这样子会骂的。”我也不好推辞便答应了。

  拐脚是个原来人家改建的楼梯,我俩坐着发呆,因爲地方窄俩人坐得很近,我闻到一股很幽兰的味道,那不是香水完全是种体香的味道。

  闻着香味加上酒精的反应越来越浓,我突然有点不能自持,呼吸突然加速,我想控制没想到越是这样越是历害,有点喘了。她看了我一眼,刚好我正看她,她很快低下头。

  我想当时她也有些酒精发作了,她低着头的样子真是美极了,我简直不知怎麽形容。这时,我发现我冲动的要命,什麽都没想,突然抱着她的肩吻起她的脸来,我也不知道理智跑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