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家庭乱伦  »  不可思议的开放婚姻
(一)我的绿帽婚姻生活  我想说说我的婚姻生活──一个绿帽老公和淫荡妻子的开放的婚姻生活。

  我们结婚已经21年了。那年,我们在星期一的晚上相识,然后在星期五的上午结婚。

  结婚两周后,我们去了一个性爱交友俱乐部。此时,我妻子还只是和我一个男人做过爱,她在性生活方面还是很拘谨的,也没有什么经验和兴致。我想,去参加性交友俱乐部的活动应该可以提高她的兴趣,让她多一点性生活的知识和乐趣。那一年我19岁,她18岁。

  那天俱乐部里只有两个女人,她们在那里为男人做性交表演。我和妻子在俱乐部里到处转悠,观看人们在那里的所作所为。后来,我们发现了一个房间,里面铺着塌塌米。

  我们在里面休息了一会,然后我决定去其它房间看看别人都在做什么。当我返回铺着塌塌米的房间时,我看到我妻子正在吸吮一个男人的阴茎。

  我感到非常震惊,也非常兴奋,我呆呆地看着我妻子在一口口认真地吸吮着男人的阴茎。我妻子这时也看到了我,她停下来,站起来把我介绍给那个男人,她说,他是个澳大利亚人,然后她就又蹲下身去继续给那个男人口交。

  那个男人一边享受着我妻子的口舌服务,一边告诉我说,他非常羡慕我娶了这么性感的女人作妻子,真的是非常幸运。

  我同意地点点头,但感觉有点奇怪的是,我妻子给我口交的时候,总是被我的阴茎插得感觉恶心,甚至有些窒息,而这个澳大利亚男人的阴茎比我的大了差不多一倍啊!

  在充份享受了我妻子的口舌服务后,那个澳大利亚男人叫我妻子躺在塌塌米上,他分开她两条腿,挺着那个被我妻子的小嘴刺激得坚硬肿胀的鸡巴,狠狠地插进了我妻子的阴道里,然后,他就拼命地抽插起来。

  我妻子胸前两个白嫩挺翘的奶子在他抽插的动作中前后晃动,他们两个人的肉体碰撞发出的「砰砰」声充斥着我的耳朵,让我有点难以忍受,同时,我胯下的阴茎也不可遏制地勃起,硬得我心里很是难受。

  又看了一会,我就起身去了别的房间,我实在看不下去了。

  当我再次返回那个房间里时,看到有另一对男女也进了那个房间,他们在我妻子和那个澳大利亚男人旁边舒缓地做着爱。我走上前去问那对男女,我是否可以和那个女人做一次爱?

  他们同意了,然后那个女人转向我躺好,分开自己的大腿,把她的阴户向我大大地敞开。

  我把已经忍耐了好久的坚硬阴茎插进她的阴道,还没有抽插几下就射精了。

  我有点自惭形秽地抽出已经疲软的阴茎,向那个女人歉意地笑了笑,那个女人用眼神安慰了我一下。

  这时,我转过头去看仍然在和那个澳大利亚男人做爱的妻子,很显然她比我要更加享受在这里的分分秒秒。看到他们还在无休止地操弄,我感觉自己很是无聊,我不想看了,就又一次走出房间。

  再次返回房间,我妻子还是和澳大利亚男人在一起,但现在他只是坐在她的旁边,另一个男人的鸡巴在凶猛地操着我的妻子。在他们周围,有几个不同身高和肤色的男人兴冲冲地围在他们身旁,而我的妻子手口并用地在伺候着他们的鸡巴。

  她把他们每个人长短不一的鸡巴深深地吞进嘴里,但没有表现出任何要恶心呕吐和窒息的情形。

  在三个小时里,五、六个男人轮干着我的妻子,他们每个人都在我妻子的阴道和嘴里射了精,可是我没有一点嫉妒的感觉。

  从此,我妻子便喜欢上了这样淫荡的性生活方式,我们每周都要去性交友俱乐部,在那里我的妻子跟许多不同种族的男人做爱。他们从不戴安全套,总是把他们浓稠腥臭的精液直接射进我妻子的阴道、肛门和嘴里。

  这让我很是惊奇,因为我从来也没有如此毫无顾及地和我妻子做爱,这样肆无忌惮地把精液射进她的阴道、肛门和嘴里,我也没有和任何其它的女孩子有如此的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