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警察老婆和警察岳母
2001夏天年我28岁时到山东济南工作,找到住处以后,我便到附近的警局办理暂住证,给我办证的是位女警官,看上去有不到30岁,1 米68左右的身高,大大的一对杏眼闪烁着诱人的光芒,最突出的是她丰满的奶子,在警服的包围下显得异常的硕大,更加突出了魔鬼身材的魅力。

  等给我办完手续已经是中午时分,这时一位警官跑过来对她说:“ 张姐,今天中午食堂停电没法作饭,午饭自己解决吧。” 我听到此话,便试探着接茬道:

  “ 姐姐如果不介意,小弟请你吃饭好吗?” ,姓张的这位女警官这才抬头仔细的端详了我好一阵,然后抿嘴一笑,说道:“ 那好吧,让你破费了。”。我从她幽幽的眼神中已经预感到某种事情的发生……我们在一间高档的西餐厅叫了一桌丰盛的午餐,我还特意要了一瓶催情的法国葡萄酒。交谈当中我已感觉到她对我的好感,并且知道了她不同寻常的经历。

  原来女警官名叫张敏,34岁(但看上去最多30岁),儿时父母便因车祸丧生,奶奶把她抚养到16 岁时也去世了,而就在那年,她被两个流氓给轮奸了,并且怀了孕,由于年少无知,她生下了这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女儿。从那时起她恨透了男人,不仅自己想尽办法当上了警察,还让18 岁的女儿张雅楠(她说是“ 张--压--男” 也上了警校,当上了实习警员,为的就是使自己和女儿不再被欺负。

  听完她的讲述,我斟了两杯酒,说道:“ 姐姐真是不容易啊,如果姐姐愿意,小弟今后照顾你们娘俩,来干杯” ,没想到张敏听完后眼圈发红,深情的说道:

  “ 我终于遇到好人了” ,说完把一大杯葡萄酒一饮而尽。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张敏身子突然一晃,我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已经有些出汗,她也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身子靠了过来,伏在我儿边说道:“ 扶我去茅房吧” ,这是一家高档餐厅,包房内带有卫生间,我便急忙对服务员说道:“ 小姐你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 ,服务员知趣的走了出去,张敏一下子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要上茅房” ,我连忙搂着她进了卫生间。

  一进卫生间张敏把灰色的警察裙子提了起来,褪下了白色的裤衩,当着我的面坐在马桶上哗哗的尿了起来,扬起潮红的脸对我说:“ 你能接受我的粗鲁吗?

  ” 我笑了笑说:“ 我喜欢床上的荡妇” ,我们一齐笑了。张敏突然站起身,一下子搂住了我的脖子,疯狂的亲吻着我的脸,然后使劲的饿吸吮着我的舌头,一对大奶子紧紧的挤在我的胸前,我开始抚摩她的秀发,抚摩她的后背,她的呼吸变的更加急促,我从后面把手伸进了她的警服,触摸到了她的肌肤,她微微的一颤,我轻轻的抚摩着光滑的后背,慢慢的解开了她的奶罩,然后让她转过身,靠在墙上,我把手伸进她前面的警服,揉搓着她的大奶子,同时亲吻着她的眼睛 耳朵 脖子……她的呼吸更加急促,我的手开始用力,使劲的揉着她的大奶子,捏着她的奶头。这时我撩起了她的裙子,她的裤衩本来就没有提上,我先抚摩她的大腿,她的肌肉很紧很光滑,我抚摩到了她的阴部,她的逼毛很多还很长,我用手掌揉她的阴户,没想到把我整个手都弄湿了,我笑着说:“ 你又尿了?”“死……鬼……还不是……你弄的……快……” 她已开始呻吟,我开始揉搓她的阴蒂,她的逼水流的更多了,我把中指和食指慢慢的插进了她的逼里,“ 啊……哦……” 她开始叫唤,我用两根手指在她的逼里抽插,大拇指揉着她的阴蒂,她的逼水汩汩的往外流,“ 啊……啊……宝贝……快……快……快操我……我已经10几年没被男人操了……快……” 张敏一边叫一边伸手拉开了我的裤子,迫不及待的掏出了我的鸡吧,一手拽着我的大鸡吧,一手扶着卫生间的梳妆台一屁股坐在上面,“ 快……快用鸡吧操我的逼……快……” 说着便把我的鸡吧往她的逼里塞,我嘿嘿笑道:“ 没想到警察也这么骚啊”“我就是骚……都是给你弄的……快来操我的小骚逼啊……” 我抓着她的双肩,她握着我的鸡吧一下子便塞进了她的逼里,她的逼水太多了,我开始抽插,她开始浪叫,声音越来越大,“ 啊……哦……哦……使劲操……哦……操死我……操破我的小骚逼……哦……” 我经过10几分钟的猛抽之后,把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她的逼里……从那以后,她便搬到了我的住处,她的1 8岁女儿张雅楠也搬了过来,我和张敏住一间,张雅楠住另一间。张雅楠亲切叫我叔叔。一个星期天,早上7 点张敏的警局突然打电话把张敏叫走了,说是有重要任务,我一人躺在床上,由于是盛夏季节,我和张敏晚上操完了逼就没穿衣服,也没有盖被,张敏走的时候没有关我们的房间门,张敏走后,张雅楠起来上茅房,她只穿着我的一件大汗衫,我感觉她里面没穿任何东西,她路过我的门前向里面看了一眼,我假装没看到她,她大概是看到了我的裸体,尤其是我的大鸡吧,她有点不太自在的在门前转来转去,“ 雅楠进来吧,叔叔有事和你聊聊”“哦,好吧,叔叔” ,张雅楠说着走到了我的床前,“ 坐上来吧” 我说道,张雅楠坐到了我的床上,低这头。“ 雅楠,叔叔对你好吗?” 我问道,“ 恩,很好,叔叔,我很乐意跟你住在一起,也很……” 张雅楠脸有点发红,“ 很什么?说吧”“也很喜欢叔叔” 张雅楠说着突然扑到了我的怀里,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前,我感觉到一种与张敏完全不同的气息,这是一种少女的芳香。“ 叔叔,其实你每天跟妈妈操逼时发出的声响我听了很难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