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玄幻  »  淫虐的灵力

拾起了地上因注入过量的仙灵力而满是裂缝的天罗玉佩,紫若儿大颗大颗的眼泪不住的滴落,这天罗玉佩是数十年前冰清云在比试中击拜诸多师兄弟夺得七代弟子第一人时,师傅亲手从身上摘下送给冰清云的礼物,冰清云对这玉佩一直最是珍惜,连她当初求了好久都不肯借她,可如今却……想到最照顾自己的师姐已然逝去,首次接触到黑暗面的紫若儿心神几乎要崩溃,然而就在这时候,她手里残缺的天罗玉佩却散发出了点点脉动。

????「咦!?」

????感觉到手中玉佩的不对劲,紫若儿瞪大了眼眨也不眨的看着玉佩不断的散出仙灵之气,随着仙灵气的溢出,原本就已斑驳不勘的玉佩终于「啪!」

????的一声化作了无数碎屑。

????而那些溢出的所有仙灵气却不消散而是在聚集一片后变得凝实,就在紫若儿看的呆了的时候,那已凝成一小团状的仙灵气却是突然飞速的袭向了她,尚不及反应那团仙灵气便已印入了她的额头。

????只要是仙器都会有自己的神识,最初天罗玉佩初塑成时,因制作之人的修为不足,原本材料可以达到仙器级别的却只成了级品宝器,然而毕竟其质地蕴含了相当的仙灵之气,在给冰清云及其师傅佩带了数百年后也终于产生了一点神识。

????若是再过百年天罗玉佩要从宝器进阶成仙器也是不无可能的,无奈却在这时给无名男子毁了去,而残存神识知道其主冰清云有危险,便一直勉力支撑着不让最后一点仙灵之气散去,直到感觉到身上有着冰清云气息的紫若儿,这才将最后的讯息印入了她的神识之中。

????「清云姐……」

????紧咬贝齿,紫若儿一把将眼泪擦去,从玉佩残存的神识中,当日之事她已全部知晓,虽不会男子劈开空间裂缝的那一手,可从先前冰清云的残存印象中却知到了男子的藏身之地,跳上了飞剑意念一动,只记得要尽快救出冰清云的她,却是全然忘了玉佩中纪录的男子那可怕实力……阴森森的寒风吹的紫若儿一阵哆嗦,眼前的山谷冷暗异常,连阳光都给遮蔽的只勉强看得清眼前,往后退了一步眼前又随即变回了原本的荒凉谷地,毫无疑问的,她现在所遇到的正是一个极其高明的隐蔽大型阵法,之前冰清云就是无意间发现了此地并闯入,才会被无名男子发觉,并在逃脱失败后给抓住凌辱。

????跳下了飞剑,紫若儿小心翼翼的猫着步走着,原本她是想就这么驾着飞剑杀进去救出冰清云,然后在妖怪中杀个七进七出后潇洒的离去,但一进到这阴阵她便给那沉沉的阴气给吓了着,要不是记着要救出清云姊她早已转身驾着飞剑开溜了。

????一翻手一连串的仙法全给她打在了身上后胆子这才状了些,一手提着飞剑一手抓着把仙符,紫若儿微微哆嗦的脚步声在这死寂的阴阵中显得分外清晰。

????一路步到了玉佩神识中的巨大拱门之前,紫若儿一咬牙左手数张仙符散出后一连几个法诀打在上头,就看那一张张的仙符凭空化作了虚体消散只余下上头的符文飘在空中,跟着一个指诀舞出那无数的符文立时连成一串附到了右手执着的飞剑上,银灰色的耀眼仙芒灿出后敛回剑身。

????而在同时感应到庞大仙气的巨大拱门也随之敞开,紫若儿紧了紧手中地飞剑后头也不回的步进门内,然而甫看到门内的景象她的一张小脸却是瞬间刷白。

????无数只在书中看过的妖兽全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她,有些甚至还舔了舔满是血渍的尖牙并用她平时看着玉露芙蓉糕的眼神看着她,毫无疑问,她在这群妖兽前怕是就像芙蓉糕在她眼前时一般可口美味……一只最大只的狼妖最先沉不住气,血口一张便朝着直打颤的女孩跃去,「呀──!」

????紫若儿眼看一张大口朝她咬来给吓得尖声一叫,然而这就像是一个讯号,无数的妖兽同时跃起朝她扑去。

????紫若儿身子一缩,手中的飞剑下意识的挡在了身前,跟着只觉一阵颇大的撞击力从剑上传来,小脸刷白的退了几步,往前一看,只见在她原来站着的地方躺了数只妖魔的尸体,而围着她的几只已受伤的妖兽则满是畏惧与迟疑的看着她手里的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