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玄幻  »  魔人君王

????????恢弘大气的华美宫殿大门前,雕梁画栋,几十名身披墨色重铠的士兵手持着巨大的颀长重戟,在一名双手攥握长剑、头戴寒铁军盔的上级军官带领下,一圈圈排列成阵,环绕包围住通往殿中的狭小过道。

  每一名手持重戟的武装士兵,粗糙的额边皮肤表面,毫无例外地,都渗出密密麻麻的如雨汗珠,以一副如临大敌般的紧张态度正对前方。

  就连最前方带领着众人的年长军官,半白的鬓角边上也被淋漓的汗水打湿,连把握着剑柄的双手,同样在轻微地颤抖着。

  在这群士兵的前方,朝向殿堂过道缓步走来的,是七道模模糊糊、肉眼完全无法看清的漆黑影子。

  「哗啦……哗啦……」

  血液流动的湍响,犹如潺潺溪水,冷冽地一声声波动着。

  迈步轻踱的黑影脚下,是已经没及脚踝关节位置的腥红血海。

  在坚守最后一处过道的武装士兵面前,众人眼中的视野里,除了正跨越血海而来的七道黑影外,便只有无边无尽的残肢断体、流动血海,空气中满是弥漫的血液腥甜气息,连天空的边际也印染上一层渲染的血红,仿佛整个世界完全就是血与肉所化一般。

  「拦住他们!前面就是本宫了,如果让他们闯进去的话,那么就等同于将王的脖子贴在剑刃上了啊!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在殿门这里将他们截住啊!」背对着身后的属下士兵,握住长剑的双臂狠狠发力,军官由紧咬的牙齿中挤出最后一道命令。

  「长官,仅凭我们怎么可能守得住啊!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啊!连王手下最强悍的魔人将军们,都被他们一击就秒杀掉了啊!这种威力,就算是王也根本……」

  士兵的最后一丝话语还滞留在舌尖中,尚未完全发出来,却已经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去了。

  七道前进的黑影中,最前方的影子随手一点,这群守护在殿门过道中的士兵们,便已经连同身披的重铠、手握的利器一起,由头至尾彻底分解,化成了一片片包在金属中的立方型肉块,零散地落在了黏糊糊的血肉地面上。

  「啪吱……啪吱……」

  脚掌踩在血肉内脏当中,将分解零散的碎骨碾成骨渣,七道黑影踱步通过了殿门过道。

  「果然是真正的魔王呢……只是一会的功夫,就已经攻进了本殿之中了么……」巨大宫殿的深处,一声男人的叹息轻轻传出。

  金碧辉煌的古式巨大宫殿当中,环形排列的一根根巨型石柱,将宏伟的殿身完全托起,精心打磨的雕塑、打着水花的喷泉、装饰篮装花束,无一不衬托着这座宫殿的恢宏气势。

  只是此刻,这座宫殿却自大门入口处开始,地面、墙壁、梁柱、装饰,全被浓稠的鲜红血浆所彻底覆盖,人类的断肢、碎肉加杂在鲜血的浪潮中,向外发散出一阵阵的刺鼻腥气,不少断裂扭曲的盔甲、武器,也横七竖八地狼狈撒了一地,似乎是在诉说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激烈的血腥厮杀。

  位立殿堂的最深处,经由一层层阶梯打造的平台上,完全由黄金打造的巨大王座中,正斜斜地歪坐着一个头戴王冠、身披黑色王袍的男人。

  虽然从华美的装扮上来看,只一眼,便能辨识出男人身为此处王者的身份。

  但是此刻,这名为王的男人却歪斜着身躯,呈半躺半坐的形态靠在巨型王座上,甚至还将一只大腿由膝盖部分弯曲,直接踩在了黄金座面上,造就出一副放荡不羁的狂野作风,再加之其面部中流露出一副对万事漠不关心的慵懒表情,实在很难让人将其--同这座辉煌宫殿主人的身份相联系。

  男人斜坐着的王座周围,向下方延伸的宏伟阶梯上,依照台阶的排列顺序,左右两侧各自跪坐着一名全身赤裸,身材火辣,被绳子紧紧捆住身躯的美艳女人。

  每一名女人皆是双手交叉着被绳子捆住手腕,紧紧地反吊在颈部后面,同白皙的脖子系在了一起,纤细的胳膊也贴着后背被一道道绳子捆死,将白嫩柔软的娇躯勒成藕段般一节一节地凸了出来,由后背捆住手腕的绳子由腋下、玉颈处引出,交叉着紧紧勒住女人高挺丰满的乳房根部,将这些女人本就滚圆丰满的巨乳勒得更加暴凸几分,犹如两个膨胀到极限的皮球般沉甸甸地坠挂在胸前,连乳头都在绳子的紧勒下充血发胀,高高地兴奋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