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

  「骚货,跟大家道个歉,今天的事就算了!」

  「你有点太过分了啊!不准你这么放肆!」

  男人不自觉地把陆老师护在了身后。

  「是我有错在先,我对不起大家了!」

  陆老师小声得在后面嘤咛了一句,然后又给大家鞠了一躬。

  「大点声啊,声音这么小,谁能听的见呢?骚货!」

  舞夫人依然不依不饶,这是她当着大家的面说出的第三个骚货,陆老师明明
很抗拒这个字眼,却不知为什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她却偏偏要往这个字眼上靠,
那里有着异样的魔力,刺激着她走得近一点,再近一点……

  「也许我真是个骚货,舞夫人说的没错。」

  陆老师这么想着,不觉道歉地音调提高了一倍。伴随着哽咽的道歉声,她的
眼泪流出来了,此时耳边舞夫人轻蔑的笑声变得模糊,还有家长四散时发出的议
论声也让她感到迷惑。

  陆老师知道她回不去了,是的,真的回不去了。

  会后陆老师独自一人去了学校的地下停车场,那个家长会上勇于站出来,极
力保护他的男人想送她回家,但却被陆老师冷冷地拒绝了,虽然当时那个男人皱
着一脸心疼的表情许久,但最终还是选择尊重地离开。

  通往地下的电梯缓缓地停了下来,陆老师觉得今天的地下停车场格外昏暗。
她走出电梯向右转了一个圈,眼前一辆红色的保时捷格外亮眼。

  「扑通」一声陆老师突然跪到地上,像狗一样地向跑车的车门爬去,此时车
门正缓缓地向上掀起,一只高贵的鞋跟探了出来,然后是诱惑的黑丝,接着是那
双邪媚的双眼。舞夫人优雅的走了出来,手上拿着长长的皮鞭,那皮鞭一侧系着
一个皮质的项圈。

  只见舞夫人冲上前,一只高跟直接踩在了陆老师的手背上,然后挥起皮鞭就
朝着她屁股狠狠地抽了一下。

  「骚货,你今天可真贱!」

  舞夫人得意的笑了笑,又一把抓起了她的头发。并把红色的欲唇直接顶到她
的面前。

  「你知道,会后那些家长是怎么议论你的么?」

  舞夫人加重了脚上的力道,而踩在脚下的那只娇嫩的小手就如同被驯服的猎
物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想知道么?」

  陆老师娇柔的点了点头,鼻腔里勉强发出一声「嗯~」舞夫人抓着头发的手
向下一个用力。陆老师原本高昂的头就直接重重地低到尘埃里面去了。

  「哈哈哈哈哈!」

  「你这个贱货!」

  「想听就把我的鞋舔干净!」

  只见陆老师顺从的伸出舌头去够那红色的鞋面,却不曾想,竟换来一声严厉
的皮鞭。

  「贱货!是那只呀,踩着你爪子的那只!」

  「对,把舌头伸出来,顺着我的脚踝往下舔~」

  「嗯~」

  「真听话~我的好狗狗,大家都夸你听话呢,你说你怎么这么听话呀?」

  舞服人温柔的用鞭子捋了一下陆老师的屁股。

  「这么,听话的狗狗,妈妈都不舍得抽你呢!」

  话音刚落,陆老师就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原来舞夫人正碾着高跟往下踩呢!

  「哈哈哈哈哈」

  「好喜欢你这种表情,一脸的无辜,一看你这个样子,我就只想践踏你,我
想把你所有的东西都踩在我的脚下!」

  「你喜欢我这样对你,对么?当着众人的面骂你是骚货,让你很受用不是么?」

  「我听见散会的那些男家长都议论你是个荡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