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会上通过那黑色麦克传出的声音显得尤为动人。

  「大家好~」

  她觉得刚刚能抑制内心欲望的波澜,刚想继续说:「我是~」

  陆老师这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她的声音就被截断了,舞服人把高跟点在了地
上,来回用力碾压前脚掌时,丝袜和鞋垫之间那细微的声音,好像是催情的药水,
让陆老师情不自禁的喘息。她想起了很多,关于那双尊贵的丝袜美脚高跟发生在
自己身上的故事。她能感觉到长长的鞋跟顶在自己穴口上,那种不容拒绝的权威
力量,她想起了自己的脸贴着地面,去平视这双高贵的美脚时,自己无法遁形的
卑微。

  女人的喘息有着别样的魅力,像是一根纤细的针掉进了心里,明明掷地有声,
却禁不住任何的撞击,就这么生生地碎在了心底,让人找不到任何痕迹,只觉得
心头发痒。

  远处那双洞察一切的媚眼,透着一丝得意的淫邪。深谙欲望的舞夫人觉得这
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她一想起那些男性家长,表面上道貌岸然地向陆老师
身上投来关切的目光,其实私下里那一根根如狼似虎的鸡吧早已饥渴难耐样子,
便不觉心头一热。

  「陆老师~你还好吧~」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不如早些回家休息吧~」

  下面的男性家长七嘴八舌的提起了建议,而女性家长却多有埋怨。她们觉得
好容易抽空过来,可会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难免让人心有不甘,有被愚弄的
感觉。

  「陆老师,大家好容易来一趟,不能这么草率吧?!」

  舞夫人代表女家长发话了,那些女性家长都投来了赞许的目光。仿佛舞夫人
就是自己的发言人。

  「对不起,各位,今天可能有些身体不适,但~」

  陆老师刚说到这,忍不住又娇喘了一声,引得座下一名男士直接冲了上去,
并把桌上的农夫山泉递给了她。

  「怎么样?陆老师,喝口水吧~」

  他关切的安抚了一下陆老师的情绪,然后又转身跟大家说。

  「大家也都看到实际的情况了,陆老师已经无法再坚持下去了,我提议,大
家还是散了吧!」

  而此时女家长们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到了舞夫人的身上,好像都在询问她的
意见。只见她优雅的把高跟从地面上抬起,并妩媚地叠放在另一条腿上,高高跷
起的红色鞋尖刚好就指在了那个男人的裆部。

  「这位先生,好像能不能结束这次会议,需要征求陆老师的意见吧?你说呢?
陆老师?」

  舞夫人把风情的目光直接抛给了那个楚楚可怜的陆老师。

  「我~我~我想继续。」

  舞夫人满意的笑了笑。然后又不屑的招了招手。

  「算了吧,你这个下贱的骚货,再听下去,我都感觉到恶心!」

  舞夫人的声音很轻却很刺耳,把在场所有人的脸都烧热了,陆老师从来没有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骂骚货,她不觉得自己有这么不堪,可是当他真正看到下面
女性家长一个个同仇敌忾的表情时,却又真切而强烈的刺激了自己那根下贱的神
经,她想起自己苟延残喘在舞夫人跨下,叫她妈妈的下贱样子,她越想越觉得自
己下贱,逼里的水都已经流出来了!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陆老师?」

  男人重重地用食指点了点舞夫人,却换来舞夫人四两拨千斤般地回应。

  「难道不是么?」

  舞夫人摊了摊手。

  「我说她,关你什么事啊?」

  舞夫人不屑的白了一眼那个傻站在旁边的男人,又冲着他旁边的陆老师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