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鸡巴,莫名的,下面就有一种被虚拟填充的满足感。

  「陆老师,我明白那种感受,你一定是内心缺乏安全感的,在许多不眠的深
夜里,你会惊醒!可是醒来看到的,除了床边那只被你双腿夹烂的泰迪熊,就什
么也没有了,身边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取暖或是依靠,是的,那种感觉
让你无助,让你压抑,此时,你急需要一个能够依靠的支柱,无论是身体上,还
是心里上,它都要支撑着你,让你觉得快乐,让你能够活下去,并不觉得无聊和
孤单!」

  「所以你需要曲阜下面的那根听话的鸡巴,对么?」

  「你不安分的小逼,近一个月以来,每天夜里都会焦躁地冒出水来,拼命地
想让那根听话的鸡巴进来,对么?」

  舞夫人说的越来越动情,胯下淫欲的氛围越来越重了!

  「所以你才要感激我,不是么?因为当时你是失控的,你被自己的淫欲占有
了,它控制了你,是我把你救了回来,让你能够守住自己的节操,不会做出有损
老师尊严,不可原谅的事情!是的,是我救了你,难道你不该好好谢谢我么?」

  「是的,舞夫人~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

  陆老师竟然毫不犹豫地就说出来了,对着身前刚刚赐给她羞辱的妖艳女人,
表达出发自内心最真诚的感谢!

  天呐~简直不可思议!

  可是这一切,对于舞夫人来说,又是多么的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很好~宝贝~真听话,就像当年的曲阜一样,你们都是我的孩子,都是我
膝下最听话的孩子。」

  舞夫人主动用跨下的肉穴隔着内裤蹭了蹭陆老师的鼻尖。

  「我希望你们是互相关爱的,这不否认,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那种爱是姐
姐对待弟弟的那种,不带有任何淫欲的爱,你明白么?」

  「是的,舞夫人~」

  乖巧的陆老师现在就是舞夫人胯下最听话的狗。可即使这般顺从,却依然遭
到舞夫人的质疑。

  「叫我什么?」

  舞夫人胸前那枚钥匙从衣服里面掉了出来,闪闪发光的样子,挂在舞夫人的
脖子上,显得尤为瞩目。

  「宝贝儿,你需要依靠!那个从你出生开始,就能给你安全感的人,是最值
得信赖的,不是么?而你又该怎么称呼她呢?」

  「听话宝贝,把你全部的身心都交给我吧,否则,我又怎么敢放心把这个东
西交给你呢?」

  舞夫人托起胸前的那枚钥匙,并放在唇下吻了一口。

  陆老师知道,那就是她辛苦寻找的钥匙,这把钥匙正挂在妈妈的怀里,显得
十分耀眼,她慢慢地举起了手臂,想去接手,瑟瑟发抖地红唇艰难的挤出一个好
久都没有喊出的词语。

  「妈妈~」

  ……

  本来两个年龄相仿的女人,又有谁能够料想地到,这其中的一个女人,竟然
会下贱的叫另一个女人为妈妈呢?

  而那个女人又为什么要甘心承受如此的屈辱呢?

  恐怕这一切的答案,也只能从那枚禁欲的钥匙里面去寻找了!

                (五)

  舞夫人已经离家出走2个星期了。

  2星期前,曲阜的班主任,陆老师给开了一次家长会,舞夫人盛装出席,会
上,舞夫人那双黑色丝袜包裹的高跟美脚,把陆老师的目光死死地吸在上面。只
见陆老师端庄地站在的讲台上,高开领的V字衬衫上别着一个袖珍的黑色麦克,
她红着脸看着舞夫人的丝袜美脚优雅的荡来荡去,心中欲望的海洋也禁不住,荡
起了一层又一层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