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玉足,魅力四射。

  「可是那是一根不能用的鸡巴,一根被锁住的鸡巴,它不能插到你那当时已
经湿漉漉的逼里,对么?」

  已经无力抵抗的陆老师就像是砧板上的一块肉,任人宰割,仿佛跨在身前的
舞夫人给她的任何痛苦或是惩罚都是理所当然的。

  「哦~可怜的美人儿,你下面的逼,现在是不是像泉眼一样冒水呢?」

  舞夫人用鞋尖顶在了陆老师的胯下。那已经血脉喷张的穴口隔着内裤被肆不
忌惮地挑了又挑,而此时武夫人的语气充满了无限的轻佻和玩味。

  「说吧,是不是想要我的儿子操你?」

  「你们躲在卫生间里,你,陆老师勾引自己的学生,让他在那里安慰你,用
他胯下的那根还在发育的鸡巴安慰你,对么?」

  「陆老师!你可是老师唉~有你这样的老师么?在课堂上可以一本正经的给
学生讲课,到放学的时候,却跟自己的学生做这样下贱的事情?」

  「这真是一件令人感到龌蹉的事情,不是么?平时高高在上知书达礼的陆老
师,原来私下是这个样子,看看你这副下贱的表情!」

  舞夫人的高跟鞋尖好像变成了陆老师回忆里的那根被锁起来的鸡巴,它好像
被释放出来,周身充满了活力,然后就这么硬挺挺的顶在自己的穴口,让自己欲
罢不能。

  「没想到平时这么高贵的陆老师,胯下竟有着这样一个下贱的骚逼~」

  「我说的对么?」

  「陆老师?你可能骨子里就是下贱的,天天想着男孩的鸡巴,想让它们塞进
你那喂不饱的骚穴里面!」

  「天呐!我的孩子怎么会遇到这样不知廉耻的婊子!」

  陆老师下面的淫水的已经从内裤里面渗溢出来了,鞋尖指着那块令人羞耻的
爱液,显得煞是难堪。所以舞夫人的足下那红底的高跟不时地还会向下碾了再碾,
算是对这些不堪入目的场面的惩罚。

  「为什么你越来越兴奋了呢?」

  「陆老师~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你内心的羞辱了呢?」

  舞夫人的声音有一丝得意,她觉得身下这个女人的身心已经完全臣服于她的
足下,自己赐予她的任何羞辱或是惩罚对她来说都如同经历一场性的高潮一样受
用。

  「对不起~对不起~」

  快要哭晕的陆老师已经气若游丝了,她无力的抱着舞夫人那双妖冶的黑丝美
腿,楚楚可怜的眼神,显得煞是招人疼惜。

  而此时,优雅美丽的舞夫人选择不紧不慢地跨蹲在陆老师的头上,并把自己
的胯直接堵到了她的嘴边,温热的肉感又来了!这让哭泣的陆老师莫名有了一种
被照顾和安慰的温存,她在舞夫人的胯下小心翼翼的喘息,呼吸的气息消散在舞
夫人身下神秘的花园里面,并从中散发出令人着迷的性欲的芬芳。

  「宝贝儿~没事了~没事了~」

  「你不该向我道歉的~这不是你的错,是的,不是你的错~」

  「我只需要你只要明白一件事情,对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事实,我能锁住曲
阜下面那根令你着迷的鸡巴,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多么值得感激的事情!」

  「不是么?」

  「如果不是我的锁,你们那天可能早就越过了底线,你恐怕就不是现在的陆
老师了!」

  「是我保住了你的尊严,做老师的尊严!可是你的内心却还在想着跟我的孩
子去做那些龌蹉的事情,这样对么?」

  在舞夫人的胯下如痴如醉的陆老师,此时正满脸潮红地享受着这股性欲的冲
击。她觉得很压抑,又很兴奋,她想起那根被禁锢地,被勒着紧紧地,爆起血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