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老师觉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噢~没关系,可怜的美人儿,没事了,没事了~」

  舞夫人把陆老师的头按在自己的胯前,用手抚着她的背,轻轻地安慰她。

  「你告诉我,到底看到了曲阜的什么,被吓成了这样?!」

  「不要怕,说出来就好了,说出来就没事了~」

  陆老师的头埋在舞夫人的胯下,温热的黑丝肉感,让她感觉莫名的安全和依
恋。

  「曲阜的下面被锁住了~」

  陆老师的声音带有一种放弃的绝望意味。

  「不,你要把他下面的东西念出来,陆老师,只有说出那个让你烦恼的家伙,
你才会得到解脱,对么?」

  舞夫人的诱导声音温柔极了,让胯下的陆老师着了魔一样的言听计从。

  「鸡巴~」

  「谁的鸡巴?」

  「曲阜的鸡巴~」

  「曲阜的鸡巴怎么了?」

  「他的鸡巴被锁住了~」

  「是他主动给你看的么?」

  武夫人挑起了眉毛,嘴角挂着一丝坏笑,像是抓到干了坏事的学生一样,一
下就把胯下的陆老师定住了。像受了雷击的陆老师,痴痴地呆在舞夫人的胯下,
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好一阵才吞吞吐吐的说。

  「呃……是~」

  「你说谎!」

  舞夫人突然厉声地向下质问胯下的陆老师。

  「真的是曲阜主动给你看的么?」

  陆老师被这样的质疑吓得浑身一激灵,直接崩溃的坐到了地上,两行无辜的
泪水从她的脸颊流了出来。

  「是~是~」

  「是什么?」

  「是~是~我主动的~」

  犯错说谎的学生主动向老师承认错误的这个时候,其实是他自尊心最脆弱的
时候,也是心里最崩溃的时候。

  舞夫人缓缓的蹲下身子,狠狠地把陆老师的头发抓到手里,然后猛地向上一
提,一张已经哭花的精致小脸,就尽在眼前了,只是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陆老师,是你主动扒开曲阜的内裤,去看的么?」

  「恩~」陆老师,不由得连连抽泣了几下,头猛地点了又点。

  「在哪里?」

  陆老师终于又开始左右摇头了,可是头发都被舞夫人攥到手心里了。

  是的,此时。

  混乱的头发竟都被掌控在舞夫人的手心里,这令已经凌乱的陆老师,看起来
显得更加狼狈不堪。

  「求你,求你,不要再问下去了!」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问下去?」

  舞夫人把自己的红唇凑到陆老师的耳畔。

  「听话,告诉我,你们当时在哪里?我想要知道,就像你想要知道曲阜的的
鸡巴为什么会上锁一样,告诉我!」

  「卫生间~」

  「你们那时在卫生间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呢?」

  此时,已经崩溃的陆老师不仅仅是承认错误了,她竟开始主动道歉起来,而
道歉的对象正是面前的舞夫人。

  「对不起~对不起~」

  「为什么要向我道歉,为什么呢?」

  舞夫人的红唇依然贴在陆老师的耳畔。

  「是不是在卫生间想跟曲阜干坏事呢?」

  舞夫人突然抓住了陆老师的乳头,把它们掐在手里,并狠狠地左右旋钮起来。
这样的举动,引得陆老师的腰肢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而离她脸颊一寸远的地
方,正站立着一只蓝身红底的Christianlouboutin高跟,鞋子里包裹的那只高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