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给人一种不可冒犯的距离感。

  陆老师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让男人垂涎三尺的尤物,不禁在心里感慨:没想到
平常穿着普通的曲阜,竟然有这样一个年轻富贵又性感的妈妈!

  「舞夫人,我最近发现,曲阜有一些异常!」

  「您是指?」

  「噢~就是经常看他上课心不在焉的……」

  「是么?」

  舞夫人漫不经心的将衣角从丝腿上挪开,本来温柔的目光,突然严厉的顶到
陆老师的额头上。

  「实不相瞒,陆老师,跟其他的家长不一样,我并不在乎他的学习,我只是
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快乐健康的成长!如果您这边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

  舞夫人迅速站起了身,离去的高跟点地的声音显得铿锵有力。

  「可是曲阜的健康已经出现了问题?!!!」

  陆老师也亢奋的站了起来,原本小女孩般甜腻的声音变得异常尖锐。

  「你说什么?!!!」

  舞夫人上身对着门,却把头扭了回来,大波浪的栗色长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他身体怎么了?」

  「他~他……」

  陆老师欲言又止,于是又勉强地坐了下来。此时,只是觉得的突然有些口渴
的她,默默地小嘬了一口桌前的咖啡,而这周遭烦闷的空气,也似乎逐渐清晰起
来。

  「他总说自己下面疼……」

  「哪里?」

  「下面……」

  陆老师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弱,可是舞夫人逼问的力道却丝毫未减,甚至是不
依不饶。

  「下面是哪?」

  空气突然凝固了!

  此时,武夫人就趾高气昂地站在陆老师的椅子前,鼻孔正居高临下的对着身
下女人的虚弱和无力。

  「我~我~不知道~」

  陆老师现在突然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不知所措,而舞夫人却成了那个
想要惩罚她的老师。

  「是曲阜的鸡巴,对么?」

  当「鸡巴」两个字从舞夫人的嘴里说出来时候,陆老师正仰望着夫人精致的
脸上那两个上挑的眉毛发愣。

  当自己心里所有的羞涩从另一个女人嘴里毫不在意的吐露出来的时候,她突
然好像有了一种莫名的解脱,那是从心底里涌出的一股解脱的快感!她追寻着这
股快感,一直追,追,直到舞夫人窈窕的身姿里去,并深陷其中!

  「陆老师,如果是,能点一下头么?」

  陆老师顺从的低下了头。

  「想知道为什么么!?」

  舞夫人的声音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陆老师又把头抬了起来,水汪汪的眼睛注满了渴求目光。

  「好~不过,在告诉你之前我要你确定一件事情!」

  「什么~什么事?」

  「你看过曲阜的鸡巴么?」

  「恩~」陆老师的声音像蚊子。

  「当时还有谁看过?」

  「只有我。」

  「谁的鸡巴?」

  「……曲阜的。」

  陆老师听到「鸡巴」两个字时候还是觉得抗拒,不过,较比之前好了很多。
不得不说,舞夫人充满诱导的声音,让陆老师渐渐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很好,陆老师,曲阜的鸡巴,大么?」

  舞夫人有意将大字咬的又狠,又长,刺激着陆老师对那根鸡巴的记忆也变得
越来越深刻,那根被禁锢的,逐渐清晰的肉棒,已经快把陆老师逼疯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