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棒再一次缓缓地插入,又抽出,曲阜终于禁不住诱惑地呻吟道。

  「好~好~」

  「我想陆老师肯定特别喜欢我足下那根长长的阴茎呢,让它钻进陆老师的骚
B里面去吧,这会让她快乐,也会让你喜欢的鞋子快乐,不是么?」舞夫人把那
双蓝身红底的Christianlouboutin高跟鞋,放到了曲阜的嘴里,曲阜自然的把它
含了进去,胯下那金属棒也同时插进去了,曲阜觉地自己以已经被幸福俘虏了,
好像耳边所说的一切,他都能无条件的接受。

  「我足下的那跟阴茎,已经顶到陆老师的穴口了!」曲阜把高跟顶到了自己
的嘴边,并轻轻的用舌尖剐蹭自己的舌头。

  「哦,进去了,陆老师的骚逼水可真多呢!」曲阜把鞋跟含在了嘴里,唾液
顺着鞋跟流了出来。

  「好舒服,陆老师不舍得我的脚出来呢,她想要高潮,她求我的鞋子操死她,
对,她求的高跟鞋操死她!」曲阜把鞋跟狠狠地吸进了自己的喉咙里,他胯下的
阴茎也仿佛把全身的力量都聚集在那个爆发点上了,一切都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可惜,它忘了一个最严酷的事实,它永远也别想在我这里得到高潮!」舞
夫人声音很轻,但口气却很坚决。此时金属棒缓缓地从阴茎里抽了出来,这点力
道只是让那想要爆发的尿道口,简单的抽搐了两下。那根可怜的阴茎最终也只是
短暂的空放了两枪,然后就失落地降下去了。

  一切好像都在回味的时候,突然的一声

  「咚咚咚~」门外的敲门声就这么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