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的一切。

  「阜儿,面对自己的欲望,把眼睛闭起来,因为你的眼皮很重,很重,你根
本睁不开,你没有力气了,除了你的阴茎,它还在那里积蓄着力量,对,你身上
所有的力量都聚集到那里去了,你的四肢软了,你的眼睛酸了,你的鼻子堵了,
你现在只能听到我的声音,但可惜,听见我声音的不是你自己,是的,不是你,
是你的阴茎,对,你就是阴茎,阴茎就是你,你现在被精液包裹着,被最本质,
最真实的欲望包裹着,你无法思考了,你的选择都是处于本能,处于自己最下贱
的欲望~」舞夫人的声音充满了迷人的魅惑,曲阜已经被这魔性的声音彻底困住
了,他仰面躺在地上,胯下的阴茎一柱擎天,即使是挂着一把锁,也竟然直直地
立在那里。

  「现在我要把你的锁打开,这样你就可以更勇敢的表达自己了,但你要答应
我,不许看它,不许摸它,你要用心感受它,因为它就是你,你就是它,它的态
度就代表最真实的你,阜儿,下面我数三个数,数到三,你就是它了,你就自由
了!」

  「一」

  曲阜的眼皮翻动的好厉害,钥匙好像已经插入了锁口。

  「二」

  曲阜觉地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钥匙在锁孔里转了半圈。

  「三」

  伴随着锁被打开的声音,曲阜突然觉地好像飞进了天堂,那里没有任何戒备,
无忧无虑,自由翱翔。

  「你自由了,自由了,你的欲望已经被打开了,你终于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
喜欢的东西了!」舞夫人的嘴角此时显现出一丝邪魅的微笑。

  「有没有觉地自己的喉咙有一点点的痒,好像有东西堵在里面,想找个东西
把它扣出来~」曲阜的喉咙抖了抖,下面直立的阴茎点了点头。

  「要不要把主人的高跟鞋,伸进嘴里,把那痒痒的东西勾出来?」曲阜点了
点头,下面直立的阴茎张开了嘴。

  「嗯~,我的乖宝贝,真听话,我那双蓝色的Christianlouboutin鞋跟就要
插进去了~」舞夫人手中握着一根扩尿道的金属棍,那根金属棍顺着那溢出淫水
的尿道口慢慢向里插了进去。曲阜觉地自己好像突然进了一条隧道,好深,里面
黑黑的,但越往里走,就越觉得幸福,即使看不到光明!那深渊的深处好像有着
无尽的幸福,但他怎么也走不到那里去。他想走的更深了,但突然又有一股神秘
的力量把他慢慢地拽回了原处。

  「好像勾住它了,把它拽出来好么?」曲阜的喉咙好像呛了口水,干咳了几
声,而下面的阴茎正直挺着腰,收着嘴,好像不舍得那金属棒出来一样。

  「哎呀,不对,好像没有出来~」舞夫人的媚笑更深了。

  「再探深一点好么?」曲阜重重地点了点头,胯下的阴茎努力向上一挺,嘴
角的唾液流出来,拉着淫荡的丝。

  ……

  金属棒来来回回进出好久,曲阜觉得那双诱惑的高跟好像把自己的身心完全
穿透了,他觉地自己好像再也离不开那只鬼魅的鞋跟,好想让它就留在自己的身
体里面,永远也不要出去。

  「喜欢主人的高跟么?」

  「喜欢~」

  曲阜胯下的阴茎贪恋的含着那跟金属棒,就像饥饿的婴儿拼命的含着奶嘴。

  「你要让它幸福,不是么?」金属棒撸出来时,刺激着曲阜阴茎的尿道口,
给它带来了剧烈的快感,这让它觉地耳边的声音是人间最动听的天籁。

  「让它插进陆老师的骚逼里,好不好?」曲阜沉默了,可是胯下那根阴茎却
把那罪恶的淫嘴张开了!

  「到底好不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