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自己的目光已经被死死地吸引到手机屏幕里面,怎么也出不来。

  你弯腰的时候,再拍一张我看看。

  舞夫人回了过去,又把手机重新放到茶几上。

  「陆老师好听话呢,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就像你一样~」舞夫人欲望的
眼睛深深地看了一眼曲阜,可是在自己的声音上面,她却在小心翼翼地斟酌着,
此刻她的声音很轻,很缓。

  「想不想知道,上次我去陆老师那,都聊了什么啊?」曲阜渴求的目光全部
被舞夫人吸到自己魅惑的眸子里面了。

  「她说~」

  舞夫人的欲唇从后面贴到了曲阜的耳畔。

  「她喜欢你~」

  这四个字想一阵温暖的春风一样,从舞夫人幽兰的口中吹进曲阜的身体里,
这让他不觉地浑身一阵,掏心窝的一暖。

  「你喜欢她么?」舞夫人把另一只Christianlouboutin高跟穿进了丝脚里面。

  「喜~喜欢~」

  曲阜话音刚落,那只已经武装好的丝脚直接重重地踩住了曲阜的下面。

  「喜欢什么呢?」舞夫人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喜欢自己的阴茎插进她骚穴里的感觉么?」曲阜的下体在那禁锢的玻璃之
中,霎时又面目狰狞起来!

  「可是你插不进去的,贱货!」「看到你胯下那只高跟鞋了么?」舞夫的丝
脚向下又狠狠地碾了碾。

  「它会插进去的!」此时被Christianlouboutin蓝身红底的高跟包裹着那双
高贵的丝脚显得魅力四射。

  「把它放进嘴里,对,像刚刚那样~」「Hahahaha`就是这样,你有足够的
理由崇拜它才对!」「因为这双高跟曾践踏过陆老师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我真是
为你感到悲哀,这样淫荡的贱货,怎么值得被喜欢呢?」舞夫人拿起了桌子上的
手机,并划开了手机的锁幕,里面又传来一张陆老师的照片:陆老师弯腰去捡地
上的跳蛋,半个屁股已经全部露出来了,里面的黑色丛林尽收眼底。

  「看看吧,阜儿,你喜欢的陆老师,私下里就是这种下贱货!」「难道我们
不该惩罚她么?」舞夫人突然停了下来,脚下的那只全副武装的丝脚显得格外庄
严,此时空气好像突然变得稀薄,让人觉得窒息。气喘吁吁的曲阜,喘了好一阵,
才悠悠地探出了舌头。只见这迷惑的舌尖犹豫地在舞夫人足下那只蓝色的鞋面上
舔了一圈,欲望的鞋面上留下了一圈罪恶的淫水,而人性好像就在这一圈淫荡的
漩涡里沉沦。

  「这可是践踏过陆老师的高跟鞋哦!」

  舌尖停了下来

  「让这双鞋的高跟插进那贱货溢满淫水的下面怎么样?」舌尖离开了。

  曲阜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好痛,那个曾经给自己那么多温暖的陆老师,怎么可
以这样被糟践,凌辱?!

  可是高高在上的舞夫人却依然不依不饶。

  「我要让那贱货的下面主动喰吸我长长的鞋跟!」曲阜再也忍不住了。他大
声的向上面的舞夫人叫喊:「不要这样,求求你了,不要这样……」

  「Hahahahaha~」

  舞夫人大声地笑出声来,她觉地眼前的一切,是多少的有趣,一个痴情的贞
操奴,竟然为所谓的爱情来顶撞自己的主人,她觉地这太有意思了。而越是痴情
的美好,她越是想破坏,越是想让他们在下贱的欲望里沉沦。

  只见舞夫人解下了胸前的钥匙,钥匙链被攥进她的手里,而此刻那把能够解
开欲望之门的钥匙正荡在曲阜的眼前,这就像是催眠一样,曲阜的眼珠跟着那把
钥匙一起左右晃荡起来,对于一个被锁了一个月零两周的奴隶来说,眼前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