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hahahaha~」

  「看看你胯下那下贱的东西,好像又要开始折磨自己了~」舞夫人得意的看
了一眼曲阜那根被死死禁锢的阴茎,内心充满了喜悦和满足。

  「就喜欢看你现在这副下贱的样子,喜欢看你下贱的把我的鞋含在嘴里,拼
命讨好我的样子。」此时,被舞夫人的声音诱惑出来的那翻涌的下贱淫欲,又让
曲阜无比虔诚的把那只高跟含在了嘴里,并努力喰吸。

  「我的高跟是什么味道啊?」舞夫人把那双让人垂涎的美脚伸到了曲阜的胯
下,两条优雅的美腿圈成一个套,把曲阜的上身全部都困进去了。

  「有尝到主人的味道么?」其实高跟永远都是高跟本身的味道,怎么会品尝
出主人的味道呢?所谓主人的味道,不过是曲阜自己下贱的情欲所臆想出来的情
趣。

  「对,把它们都吸到你下贱的身体里去,在嘴里慢慢的品尝,慢慢地感受自
己下贱的欲望在我的鞋尖上面,被慢慢戳破的感觉!」

  「嗯~」舞夫人轻淫地呻吟显得意蕴深远。

  「那应该是被压抑许久的,喷勃出来的快感,就像是精液从你下贱的阴茎射
出来的感觉。」舞夫人的指尖再一次划过曲阜瑟瑟发抖的乳肉,此时曲阜像一个
刚被哺育的孩子一般,把手中的鞋跟探向了自己喉咙的最深处。

  「但是你的阴茎被锁住了,它被锁住了,什么也吐不出来,对的,那恶心的
精液从那里是射不出不来的~」此时舞夫人的那只在曲阜看来无比高贵的丝脚,
正特别温柔地安抚着曲阜胯下的阴茎,隔着那层严酷的透明玻璃,里面的欲望已
经从红色燃到了紫色!

  「但是,我想让它出来,对,出来,但不是在你淫荡卑贱的下面~」只见曲
阜胯下那只得意的丝脚突然挑了挑禁锢的牢笼。

  「而是上面!」——这四个字,每一个字都像子弹一样重重地射进了曲阜的
身体里面,伴随着舞夫人轻盈的指尖在遥控器旋纽上那一下又一下曼妙的舞蹈,
此刻曲阜肆意的身躯在舞夫人的丝腿之间,已经完全被扭曲出了最下贱的模样!
曲阜口中的唾液从他自己紧握的鞋跟旁边喷出来了,唾液顺着淫荡的鞋跟缓缓地
向下流淌,远处看来,这种畅快的情形就好像是一根阴茎刚刚从阴唇里狠狠地抽
带出来,一股前后摩擦积攒了很久的浓郁淫水一样,没什么不同,因为畅快过后
是同样的喘息,满足的喘息…

  每当自己淫荡的想法在曲阜身上得到实现后,舞夫人的内心都会很激动,很
满足,她说话的声音也会跟着颤抖,听起来格外动情。

  「阜儿~不知不觉一个多月过去了,这一个多月以来,你的舌头变成了没有
不应期的阴茎,你的唾液变成了泄欲的精液,你的嘴现在被改造成我最喜欢交合
的生殖器,这一切都令我感到满足,不过就在刚才,我好像突然又有了新的点子,
为什么你的嘴只能是男人的性器,而不是女人的呢,这个想法让我突然感到无比
兴奋,过去是你的嘴在奸淫我的鞋子,不过从现在开始,应该是我的鞋跟就像一
根阴茎一样在操你的嘴。一想到,你看到我长长的鞋跟,就渴望它使劲插你上面
你个阴道的淫贱模样,我就兴奋的睡不着觉呢!Hahahaha~以后跟我的鞋子做爱
吧,用你上面的你个阴道!」话音刚落,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舞夫人停
下了向曲阜嘴里捋口水的手指,并在空中甩了甩,优雅的指尖划过了解锁的屏幕,
原来是微信里弹出了一条陆老师发来的图片信息:陆老师穿着一个裸肩的粉色连
体裙,下身裙摆很短,刚刚能盖住屁股。

  舞夫人得意的把手机屏幕拿到曲阜眼前,晃了晃。

  「喜欢陆老师现在这个样子么?」曲阜继续含着舞夫人的高跟,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