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工作,像玲这样强势的女人可不会为了私人感情还原谅我工作上的失职。我暗
暗感觉自己要完蛋了。

  「玲,我今天是来……」

  「你什么都别说。

  「你知道吗?你闯大祸了,你搞砸了我们公司最重要的路演,所以现在不是
补偿的问题,我在想我们的合作应该到此为止了。」工作中的玲俨然是女强人的
形象。

  「玲,给我个机会吧,真的是我不好,但是这样下去公司肯定会开除我的。」
我哀求。

  「如果是我一个人独断的话,我会再给你一次,甚至两次三次机会,但是我
没办法说服公司的管理层,总之,今天我们的合作必须终止。」玲根本不愿意再
听我解释和哀求。

  怎么办?如果现在失去了这次合作的机会,公司会开除我,我在这个圈子里
的名声也会变得很糟,更糟糕的是,因为我花钱总是大手大脚的,没有什么积蓄,
一旦失业我还将面临财务危机。

  「玲……」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玲沉思了一下,说:「也许还是会有所转机。」

  「你说。」我的眼中闪耀出光芒,似乎在绝望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明天,我们公司在度假村会举行一次酒会,邀请的是管理层的员工和我们
的客户,你以我的朋友的身份参加,如果你有本事的话,你可以借这次机会说服
我们管理层的几个核心成员,让他们放你一马,再给一次机会给你。」

  「好,我一定参加!」

  次日,玲的度假村酒会上——

  「王总您好,我是锐X传媒的小叶。」我向面前的中年男人递上自己的名片。

  「你就是那个搞砸我们路演的公司的人啊,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王总向
我摆摆手,根本不搭理我。

  我只能更换对象。

  我来到负责和我们公司对接的策划部门经理李总面前,恭敬地给他送上一杯
香槟。

  「李总您好,好几天没见了。」

  李总没有接我递上的酒杯,微微摇摇头,面露难色的对我说:「小叶啊,前
几天的事情我不想提了,今天我和你多谈的话影响也不好,别人会以为我们有什
么私交呢。」于是便不再理会我。

  我独自站在酒会中央,感觉这个热闹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的存在,没有人愿
意搭理我,实现准备好的几套道歉的说辞,竟然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完了,酒会散会后就是我的末日了,我不禁想到我捧着箱子离开公司的场景。

  「喂,你在发什么呆呢!」玲笑嘻嘻的端着酒杯来到我身边。

  「我……」

  「来,我带你去走一圈。」

  玲挽着我的手臂,微微地靠在我的身侧,带我再次来到了王总面前。

  「王伯伯,这是我的朋友小叶。小叶,这是我们执行经理王总。「玲给我们
做了互相的介绍。

  方才还盛气凌人的王总,见到眼前的依偎在我身侧的玲,已经猜出了八九分,
态度马上180度大转变,赔笑着说道:「小叶啊,幸会幸会,希望我们以后合作
愉快。」

  你这个见风使舵的秃子,我心中暗暗咒骂着,表面上热仍然不动神色的嬉笑
寒暄。

  我明白,在这个场合,离开玲的帮助,我根本就是个没人瞧得起的低级业务
员罢了。

  玲带着我向所有的公司管理层打了招呼,几乎就是在向所有人说:「这是我
的男朋友,请你们照顾一下了。」我无法辩驳,玲给了我天大的面子,我一定要
知趣的。

  在玲的帮助下,我还在酒会上认识了几个重量级的客户,这几家客户是我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