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但是孩子要吃很大的苦头,手术的风险也非常大。

  「那费用呢?「平时不管家中经济的小雯,开始担心起医疗费用的问题。

  「我建议你们先准备10-20万元。而且手术宜早不宜迟,时间拖得久了孩子
有生命危险「医生脸色凝重。

  别说我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即使有,孩子的手术风险也非常大,也存在
即使手术成功,但完全无法治愈的风险。

  为什么上天对我们如此不公?

  为什么?

  我彻底崩溃了。

  那天晚上,我买了酒,买了烟,自我堕落。

  可是小雯却将烟酒扔进了垃圾桶。

  「你振作些!先身边有没有几个有钱的朋友?」

  有钱的朋友。我能想到的只有土豪女玲了。

  可是我那么就没有和玲联系了,最后一次在商场遇到的时候,她已经和威廉
好上,如今去借钱……

  我抓起电话,给玲拨了过去。

  「喂。「对方是个男人的声音。

  「请问玲在吗?「我意识到接电话的正是威廉。

  「她不方便接你的电话,你是小叶吧,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达。「威廉似乎
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蛮横。

  「是这样,我的孩子出生了,但是却得了重病,我想问玲借一些钱支付医药
费用。「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威廉。

  「今天晚上8点,你来我的办公室,我等会吧地址发给你。」

  难道威廉愿意帮助我?可是他既然愿意帮我,为什么不让玲接我的电话呢?
脑子里好多疑问,只是我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在我能够做的,就是借到钱,为宝
宝治病,让我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可以。

  我告诉小雯这一去不知道会弄到几点,让她和宝宝先睡。因为正值盛夏,我
在里面依然穿着哺乳的文胸,因为实在大到没有文胸可穿了,外面套了一件短T。
下面就穿这件牛仔小短裙,运动鞋,露出洁白修长的玉腿,特别性感。我的那个
早已罢工了的兄弟已经完全不需要紧身裤的束缚,一条简单的内内就能把他隐藏
得服服帖帖。

  我明白上次见威廉时我还是个男生,可是我现在的样子就算穿着男装也完全
不像男生,于是搞得女扮男装的样子,还不如落落大方地穿着女装前去。

  「你好威廉,我是小叶。

  威廉站起身来,即便是盛夏,他还是一本正经地穿着衬衫和西裤,一副正统
生意人的样子。

  「你真的是小叶,哈哈,真没想到你变得那么漂亮了!」

  威廉笑个不停,眼神不停打量。我现在F杯的胸部任谁都会多看几眼的,早
已经习惯,所以我也不以为意。

  「小叶,不,我应该叫你叶小姐才对。请把你的情况和我说说吧。」威廉不
失时机的嘲笑着我。

  此时的我已经顾不上对方是谁了,只要他能帮到我,情敌也好,仇人也罢。
于是我将孩子得了先天性性脏病急需用钱的事情和威廉说了。

  威廉沉思了片刻。

  「我可以帮你。但是你知道的,我是出生与医药世家,我的公司的医药水平
远远领先于国内那些医学专家的水平,据我得到的数据,你孩子的治愈的可能性
只有3成。」

  3成!」

  我顿感绝望,是我太幼稚了,以为借到钱就能治好孩子。医生也不是没有告
诉我手术的风险,可是3成的治愈率,这实在是太冒险了。

  这个条件我能做到,我现在已经是小雯的丈夫,孩子的父亲,离开玲也是天
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我没有马上回答,想听一下威廉的第二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