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钳?」

  「就是拿钳子把孩子拉出来,手术有风险,签字了我们才能做。」

  「可是,小雯会不会有危险?」

  「你签不签啊?不签就等着,多等一分钟就多一分手术风险。」

  「我签,我签。」

  我签下自己的名字,心中暗暗骂着这些不负责任的护士医生,心想怪不得电
视上有那么多矛盾,还不是因为你们自己医品太差造成的?

  护士拿着同意书进去了,留着我在门外茫然。

  每一分钟都过得很慢,我焦急,担心,忧虑,只祈求母子平安。

  二十几分钟后,一个穿年纪稍大的护士推门出来,叫道:「谁是小雯的家属?」

  「我是!」

  我冲了过去。

  「孩子生出来了,是个男孩,但是孕妇出血比较厉害,正在抢救。」

  「出…血…抢…救…」我瘫坐在地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部产车就被推了出来,医用被单上都是血,是小雯。

  产车被推得很快,我冲近前去跟着。

  「小雯!」

  小雯还清醒着。

  「叶儿…照顾好我们的宝宝。」

  眼泪顿时失控,我抽泣着,说不出话来。

  砰的一声急救室的门又被关上,刹那间,我感觉正站在生死的临界线上。

  医生走了出来,看到我问:「你能代表小雯家属吗?」

  「这些同意书需要马上签掉,病人产后出血比较严重,需要马上做手术。不
过你不用担心,问题不大。」

  我跪在地上,头脑嗡嗡作响,我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不敢去想。

  一个小时后,医生率先走了出来,看到他的表情我稍稍放下了心。

  「手术成功,病人没事了。「医生告诉我。

  「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不过病人术后很虚弱,需要多休息,也可能会没有奶水,这个你们家属需
要自己想办法了。「医生叮嘱道。

  为了上小雯好好休息,我将病房升级到了独立陪护的特需病房。

  小雯一直在沉睡,看起来很痛苦,待到半夜的时候,小雯终于醒了过来。

  「小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非常焦急。

  「宝宝好吗?」小雯并不关心自己,一心都想着宝宝。

  「那就好,我好累……」小雯带着笑意再次睡去。

  第二天一早,护士推着婴儿车来到了我们的病房,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我的孩
子,是个男孩,见到他的那一刻,我的心融化了,感觉我愿意将我所有的一切都
给予这些小生命。

  「孩子黄疸值有些高,需要继续留院观察,你们先喂奶,下午的时候我会来
接宝宝去检查。」护士叮嘱道。

  「您说的黄疸偏高是什么意思?」

  「你最好去问医生,医院有孩子的护理项目,比如新生儿游泳之类的,你们
暂时不要去参加了。」说完护士便自行离开。

  我和小雯一脸茫然,我内心实在焦急,但是不敢表现出来,生怕小雯受不了。
还能故作镇定的宽慰小雯:「你先别急,下午医生会帮宝宝检查的。」

  我将宝宝推到小雯面前,将宝宝抱了起来交到小雯怀中。

  看着孩子的样子,我们相视而笑,这一刻的温馨,是无法用文字表述的。

  宝宝忽然哭了起来。

  小雯看看我:「是不是要喂奶了?」

  我也完全不懂啊,只能说:「试试吧。」

  我想起昨晚医生曾说过,手术后的小雯可能会出奶困难,于是将事先准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