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反应。所以这只是暂时现象。

  虽然是暂时的现象,可是涨感让我特别尴尬,晚上睡觉甚至不敢侧卧,不小
心压到就会很痛。

  几天后的半夜,小雯的呻吟声把我从梦中惊醒,她说肚子感觉一阵阵的抽搐,
孩子恐怕是要生了。

  比预产期早了几天,所以我们都没有提早住进医院,我赶忙扶着她下楼,手
机预约的司机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司机师傅挺好的,稳稳将我们一路送至医院,
还扶我们进了大厅。

  护士拿来了表格让我填写,问道:「她老公呢?」

  「呃,他在加班赶不过来。」我无奈地回答。

  「你是她什么人?」

  「姐姐。」

  「好的,你把表格填了。」

  小雯被推进了待产室,护士将我拦在了外面。

  此时天已经亮了,等候室里有十几个人,都是丈夫或父母,也有全家人一起
来的。

  只有我一个年轻的「美女」坐立不安,显得有些引人瞩目。

  看着那些丈夫们,一个个都是整齐的短发,穿着夹克或毛衣,我应该也是那
个样子的啊。现在的我,头发已经快长到了肩膀,脸蛋圆嫩,胸部丰满挺拔,哪
里还有一丝男人的样子。我想着我也是时候放弃内心的坚持了,别人叫我美女就
坦然接受吧,我真的不能被称作是男人了。

  一边焦急的等待,一边在胡思乱想,看着时钟转了一圈又一圈。

  一个有一个的孩子从产房被推出来,每一次产房开门,引来的都是一阵欢呼
声,可是没有小雯,也没有我的宝宝。

  我向护士大厅,护士的脾气不太好,就是让我等着,别的什么都不要问。

  中午了,距离小雯进产房已经足足8个小时。

  可以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根本没心思吃饭,眼看着早上的那批家属一个个的离开产房,又进来了一
批新来的家属,可是我还是没有等到小雯生产的消息。

  坐立不安的我引起了一边等待的一位阿姨的注意,阿姨凑近和我聊天:「小
妹妹啊,里面是你的什么人?」

  「是我的老…额,是我的妹妹。」

  「送妹妹来生孩子啊,她老公呢?」

  「她老公有事赶不过来啊。」

  「她老公真不像话,老婆生孩子都不过来陪着。你真是的好姐姐,看你的样
子,你还没有生过孩子吧?」

  「是啊,你连有没有生活孩子都看得出来?」

  「阿姨是过来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心想阿姨您能一眼看出来是还是个男人吗?

  「阿姨告诉你啊,有些女孩生孩子很轻松,有些女孩就难,特别是羊水破了
之后,等的时间越长,越是有问题,所以你最好去催着护士多打听打听,看看是
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一听就急了,干嘛去找护士打听。

  「等着等着,都来打听我们的事情怎么做啊?」护士很不耐烦。

  「已经进去10个小时了啊,我们家属有知情权!」这次我寸步不让。

  「10个小时了,时间是有些长的,我去看看。」护士嘀咕着进了产房。

  过了不一会儿,护士拿着两张纸出来了。

  护士把纸摊在我面前,用命令的语气说:「把它签了。」

  我一看是手术风险同意书,顿时就感觉眼前一黑。

  「小雯她怎么了?」

  我都快急哭了。

  护士一脸鄙视:「什么怎么啦,羊水早就破了,生不出来,催产针打了两次
了,现在等不了了,得上产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