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错了什么,把我当做来找我自己的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

  也是没有办法,我这样去上班别说同事认不出来,就算我强行去解释,也最
终成为笑话的谈资。

  不能上班,不想回家。

  我就这样从街区走到商场,思索着自己该怎么办?

  「小姐来看一下哦,今天换季清仓了,超漂亮的呢子外套只卖299了哦。」
导购小姐向我热情的吆喝着。

  进店看了看衣服,真的好便宜,当季最新的款式竟然都只卖到了3折。

  换个心情吧。

  我脱下穿了好久的羽绒服,在店内配齐整整一套行头。出门的时候,我照了
照镜子,对自己说:「我是光彩照人的女神,即使是女生,我也能做到最好。」

  下楼的时候,忽然看见玲和威廉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与我擦肩而过竟然
丝毫没有认出我来。我苦笑一下,算了,这样的结局算是最好的了,我还是陪着
小雯,静静等待孩子的出生吧。

  回到家中,小雯依旧给我做好了热腾腾的的饭菜,我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
的哭了出来。将今天的所见所闻全部告诉了小雯。

  小雯抚摸着我的头发,安慰我说:「不要想太多了,如果不能去上班的话,
我们就不去了吧,反正去年年底你拿了那么多年终奖,够我们过上半年的了。还
有医生给你配的药,你要按时去吃啊,我想不出两个月,一切都会恢复到以前的
样子的。」

  「恩。」我点头答应。

  于是,我陪着小雯在家里做起了家庭主妇,小雯行动已经有些不便,买菜洗
刷的时候我全部包干了,此时我才觉得做个家庭主妇也是那么的不容易。

  这些我都没放在心上,只是希望药物能早些起效,我能够恢复男儿身。

  就这样,又是两个月过去,脱去厚厚的冬装,已经是穿着短款毛衣上街的季
节了。

  小雯的预产期临近,我忙里忙外的做着一切准备工作。

  让我疑惑的是,我的胸部竟然越来越挺拔,甚至到达了D杯,我不得不穿着
文胸才能出门了,这样一来,我不仅仅是个女生,而且是个女生的大波极品了。
估计以前的我看见现在的自己都会流鼻血吧。

  我开始怀疑那些药剂有问题,好在这次医生给我的药剂虽然没有包装,而针
剂的瓶子上是有外文印着的。

  再次搜索的时候,一行中文的解释让我顿时昏厥——强效雌性激素。

  原来,这四个月来,我用的根本不是能让我恢复的药物,而是让我越陷越深
的强效雌激素。

  为什么那个医生要那么做?

  我再次去医院讨说法的时候,他们告知我这个医生已经回国了。

  先停药吧,什么都不吃总比继续吃这些害人的药物的好。

  我贸贸然停了药,那时候的我不知道,停药的危害甚至比吃药更大。

           ***  ***  ***

  小雯的预产期就要到了,我和小雯在家里清点宝宝出生后的必须品,生怕忘
记了什么。

  宝宝的奶粉、奶瓶、尿不湿。小雯用的哺乳文胸,产妇穿的宽松棉质衣服等
等,我提议要不要请一个月嫂来帮我们照顾孩子,但是小雯还是觉得我们两个人
生活会比较自由,实在不行的话让自己妈妈来帮忙就好。

  停药好几天了,可是的胸部却一直发胀有些难受。

  我的Rf貌似涨得更大了,家里的文胸几乎都小了,我试着穿上小雯的哺乳文
胸,那是给孕妇准备的特大罩杯,我穿上后感觉正好合身。

  我上网查了一下,原来长期大剂量的服用雌孕激素,突然停药会带来类早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