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最新款的发型。

  「我是男的。」我没好气的对着发型师说。

  「美女,别开玩笑了,你是男的那我就是女的了。」发型师还是以为我是还
搞笑。

  「我要男式发型,懂?」我有些生气了。

  「好好好,我明白,你要是相信我的话,放手让我去做,行吗?」发型师征
询我的意见。

  「行,你看着搞吧。」

  洗剪烫拉吹,全套下来整整4个小时,我都累得睡着了。

  「好了,美女,哦,不,先生。」发型师叫醒我。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简直无语了,真是一款帅气的女式发型,要是说我本
来还有一丝男人的样子的话,现在是一丝都没有了。

  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和发型师争论了,付了钱就走了。

  出门就听见其他两个发型师在议论:「刚才那个女人是拉拉吧,明明是个美
女,非要说自己是男人,真是浪费了。」

  经历了这一次一次的刺激,我决定将医生给我药量加大两倍,我要迅速从女
性化的阴影里走出来,我是爷们。

  终于到了见岳父岳母的那天。

  小雯和我都不是本地人,动车坐了3个多小时又换乘了出租车才到小雯家。

  我提着早就准备好彩礼,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扶着小雯进了家门。

  此时的小雯肚子已经很大了,走路有些吃力,我一人拎着大包小包,还要搀
扶着小雯,累得我吁吁直喘气。我有些恨自己平时不锻炼,以前轻而易举办到的
事情,现在都会感觉疲累。

  小雯的父母早就在门口等着了。看到我们过来,立马跑过来迎接我们,帮我
拎行李。

  「这是我爸妈。」小雯向我介绍道。

  「爸爸,妈妈。」我亲切的叫到。

  「诶。」小雯的父母乐开了花。

  小雯的母亲忽然感觉了异样,轻声问小雯:「雯雯呐,你家小叶呢?你怎么
叫了个女同学陪你过来啊?」

  小雯看看我,噗嗤一笑:「这就是小叶啊,别问了,进屋去我和你慢慢说。」

  「你真是小叶?」丈人端了端眼睛,仔细打量了我一边又一边。

  「爸,我真的小叶啊,您看,我也真不好意思,小雯都怀孕那么就了都没来
拜访过您。」我满脸陪笑。

  「可是你怎么看都是个女孩子啊。」

  「爸,您看,女孩子和女孩子能怀上孩子嘛?您就别嘲笑我的长相了,我真
的是男的。」

  「噢,噢。」岳父大人若有所思的端起了茶杯。

  另一方面。

  小雯对母亲也是费尽了口舌。

  「雯雯呐,小叶怎么看都是个女孩子啊,你和妈妈老实说,你是不是电视里
说的那个同性恋啊?」

  「妈~你想得太多啦,小叶真的是男孩,您看我着肚子,女孩怎么可能让我
怀孕是吧?」

  「可是妈还是不相信。」

  「要不让她把衣服脱了给您看看?」

  小雯呵呵得笑了起来。

  傍晚时分,亲戚们都赶了过来,我们不得不再次得向亲戚解释。小雯最终只
能自己担下罪责:「我过年前逼着小叶玩扮女生的游戏,可是玩过火了,发型,
眉毛什么的都来不及修正过来了,都是我不好。」

  亲戚们也只能将信将疑,不能多问些什么。

  倒是两个亲戚家的熊孩子真的把我给弄懵了,起初我只是为了逃避亲戚的目
光与质疑去陪两个熊孩子玩,没想到那两个孩子竟然满屋子的乱跑,边跑还边喊
着:「叶儿姐姐,来追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