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高潮来临了,马眼大开,大量的浓精和尿液,从尿道口一并喷出,精液从马眼
口喷出1米多高,然后落到我和李棍的脸上,这次高潮我持续了整整一分钟,高
射喷精30多次,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我在这种疼痛的高潮中昏了过。

  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尿道口处穿着一个银色小阴环,看看窗
外这已经是第2天了,李棍走进屋,宝贝,恢复的怎么样了,说来奇怪,我下体
的整根阴茎一点感觉不到疼痛,而且还亢奋的很,醒来后没有任何刺激下居然是
挺硬状态,在看看李棍,一直站在哪摆弄手中的金色圆环,我在仔细一看好像是
一个金戒子,李棍发现出我的疑惑,然后将金戒子戴在手上,手指轻轻一拉,从
我下体的鸡巴传来撕裂的痛感,我立即叫出声来:啊……顿时大豆的眼泪从眼角
里流了出来,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我鸡巴的阴环上还穿着一个丝线,丝线的一
头连在李棍手指的戒指上,李棍:以后你完全听我支配,要是不听话我就拉下这
个,赶快换衣服洗吃饭,今天还的继续调教你呢,想想以后的日子里,我美丽的
JJ上穿着这个变态的阴环,而且还要被一根丝线控制这,简直太残酷了,因为怕
疼,我马上从床上蹦起来,走到床下,李棍摸摸我的脑袋:还真乖啊,我单手拖
着绑在我阴环下的丝线,走进浴室进行冲洗,李棍还不让我关门,说要亲眼看着
我洗,并不时轻拉手中的丝线,每拉一下我眉头紧锁,脸色霞红,显得更加的妩
媚动人,我擦干身体后,来到试衣间,李棍说让我自己选衣服,我也不知道他们
喜欢哪件,反正我是都很喜欢,但想想阴茎穿着阴环,穿啥衣服都不方便,索性
穿戴点点缀性的东西,裸体出去也应该很美,恩就这样,我双腿穿上蕾丝肉色长
筒袜,袜口紧紧的吸住我的大腿中央部分,我的美足穿上一双金色尖头高跟鞋,
双手带上浅粉色露指手套,在脖子系上布满一圈钢尖的皮革项圈,在首饰盒里我
挑选一对吊坠式珍珠耳夹,带上沙宣广告女带的黑色短假发,看着镜中的自己,
感觉浪骚的很,我下体也因为镜中的浪美人亢奋的流出润滑液体,想想既然都这
身打扮不如装也滑的更妖点,我在将眼线画的很深,带上长假睫毛,途了淡粉桃
色唇彩,在对着镜子中的我臭美,李棍等的不耐烦了:黑子你进去看看,怎么还
没玩,黑子进来看着我的装备,楞了一下,然后问:就穿这些,我没有看他这个
死奴才,只是对着镜子点点头,黑子看我肯定后对我说:把这个穿上吧,我以为
他会让我穿上什么衣服,结果看他递过来一个狐狸长尾巴,我好奇的看着这条黑
白相间毛茸茸的大尾巴,正要问怎么穿,发现尾巴末端是一个肛门塞,我一下明
白了,我抬起头瞪了黑子一眼,黑子只是傻笑没有说话,在我看来黑子就是一只
狗奴才,我没好气的对他说:你先拿去顺滑,我屁眼要先做下准备运动,黑子拿
起尾巴走到我背后,辕小姐你屁眼虽然很紧,但这个肛门塞也不大,而且昨天你
肚子里的灌肠液还没有散去,里面还是很润滑的,说着拿起狐狸尾巴肛门塞,对
着我屁眼顶了进去,有异物进入,别。

  嗯。

  我发出了娇媚的呻吟声,肛门塞果然非常顺利的进入我的体内,这嘴上虽然
说不情愿,但戴上后我马上对镜子照了一下,非常漂亮,我扭扭屁股,很是俏皮
可爱,黑子喊了下:棍哥好了,我刚要往出走,黑子说到:快趴下,我说不是要
让我出去吗,黑子说:你现在是一条母狗,你的爬着出去,我看着脖子上的项圈,
想想自己确实是奴隶打扮,应该入戏,就听话的趴到地上,李棍一拽手中的丝线,
我下面的鸡巴又传来了撕裂的疼痛,我知道这是让我出去,我顺从的一步一步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