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鸡巴进入我的体内,我的前后两口再次被两条肉棒凌辱起来,他俩第2次射精
的同时我早就已经偷偷射了三次。

  这一晚上他俩一共干了我6次,我下体的玻璃瓶早就已经接的满满的,我无
力的趴在桌子上,任人宰割,大概玩我玩到凌晨3点两人累一个爬在我白嫩的美
臀上,一个爬在我的美背上,黑子:棍哥,这人妖这么好完,还是留着别吧,以
后咱们可以天天玩,棍哥: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的头被棍哥的胸膛压在低下,
听到这些我马上抗议道,不行放我回家,放我回家救命啊。

  棍哥亲吻了一下我的腰部,起身来到桌子低下:哈哈我说的把骚货,一瓶都
射满了,还说自己不骚,棍哥解开我鸡鸡下的精液瓶,在我面前晃,小骚货你看
看射了满满一瓶,我羞的不说话,心想射的确实不少,棍哥将精液瓶拿到嘴边闻
了闻,恩好香好纯啊,一饮而尽,那边黑子着急到,棍哥给我留点啊,棍哥:啊
呀不好意思下次吧,都喝完了,这人妖是我们的了,以后喝牛奶的机会有的是。

  突然就听到厂房外传来的汽车的声音,我隔着窗户看见一辆白色路虎开了过
来,棍哥惊恐到:靠我哥怎么来了快快把她解开,他俩手忙脚乱去解开我四肢的
扣环,可老半天才解开我一个腿环,这会外面的人已经走了进来,是一个30多岁
的男子,此人身高1米八多,西服革履,很阳刚的一位男子,他看看趴在桌上的
我,生气的骂道:棍子你妈的还想进去啊,又强奸女子,混哥:我这不是想换换
新鲜的吗,西服男:给你俩个还不够啊,你这是强奸这下可怎么收场,黑子站在
一边不敢说话,最惨的是我,浑身一丝不挂,屁股翘的老高,像狗一样的爬趴在
哪,西服男走了过来,小姐让你受惊了,棍哥:哥她是人妖小姐,非常极品的哦,
西服男俯身看了看桌子下,我感觉这么直接被陌生人看下体真是太羞人了,先是
被俩个流氓奸淫了5个小时,然后又被一个阳刚男在我完全束缚的状体下查看下
体,简直羞死了,西服男看见我JJ时楞了半天,然后脱掉西服盖在我身上,帮我
解开束缚的铁环后将裸体的我抱入怀中,这一刻我顿时感觉有了极大的安全感,
西服男将我抱紧她的路虎车,这时就听见,西服男冲外面喊了一嗓子,把他俩给
我关起来,没我命令不许放他俩出来,我发现路虎车旁边还来了台面包车,几个
黑影穿进屋去,然后就是噼噼啪啪的打斗叫骂声,我静静的躺在后排座椅上,身
上盖着西服,我也不知道车要开到哪,只感觉这下安全了,身体放松下来,慢慢
的睡着了,第2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栋别墅里,时间已经是9点了,有
人敲门,我看着被窝里的自己还是什么都没穿,马上拿杯子挡住自己的身体,外
面传来的西服男的声音:辕小姐我进来了啊,咔……门开了,西服男:辕小姐昨
天让你受惊了,你先洗下澡,一会到楼下吃饭,我有事跟你谈,谈完就送你回家,
这是我早上买给你的女装,昨天你的衣服都破了,你先酬和穿这个,我看着这件
漂亮的职业女性OL套装,知道价格一定不菲,迟疑了下说到:我穿男装回家,西
服男楞了一下好穿我的吧,然后拿给我一套西服和一套新衬衫,我走进浴室,开
始冲洗,我打了N便肥皂希望能冲洗掉昨天的耻辱和俩个混蛋的体液味,走出浴
室换上西服,来到楼下餐厅,西服男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西服男:辕小,……
哦不辕先生先吃饭吧,我拿起了刀叉开始吃桌上的牛排,西服男:我叫李琛,昨
天那俩个人一个是我弟弟李棍和他的小弟黑子,昨天的事我只能说非常抱歉,我
就这么一个弟弟我不想让他进监狱,我们可不可以私了下,这是10W块,求你别
报警,我心想:昨天的事是我奇耻大辱,必须将那个流氓送进监狱,但想想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