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黑子按住我的头让我俯下身子,屁股撅起成厂字性,靠着高跟鞋支撑的双腿,
脚被挤的又酸又疼,棍哥:黑子把饮水桶搬过来,黑子马上去抬饮水机桶,棍哥
走进洗车场旁边的小屋里不知找什么东西,留下我一个人手被绑在吊车顺下绳子
上,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双腿站的笔直,身体前弓。

  屁股撅着,傻呆在哪里不敢动,棍哥,取回一个针筒,和一个大玻璃碗,看
到这些我已经完全明白了,这是要给我灌肠,我天天都要给小灿做的事,黑子也
把饮水机上的桶搬了过来,我马上听懂了他的意思大叫:不要,我不要灌肠,快
走开,坤哥,淫笑道懂的还挺多呢,看来你自己也常玩吧,看着我叫的不停,棍
哥一手抓住我的鸡巴,捏了一下,啊疼,我叫到,棍哥:怕疼就别叫,一会就完
事,黑子给他灌,黑子将桶水倒进碗里,刚要拿灌肠器去吸,棍哥:等等,今天
遇到这么个极品伪娘,灌肠也的玩点花样,黑子把冰箱里面的冰块拿出来,黑子
心灵神会着淫笑,迅速从冰箱取出冰块导入碗中,哗啦哗啦,棍哥:行了够了你
要把美女冻死啊,太不怜香惜玉了,我这边刚要抗议,可鸡巴还握在棍哥的手里,
棍哥:对了美女你叫什么,我怎能把真名说出,可握在棍哥手中的鸡巴感觉被慢
慢挤压,我叫辕。

  棍哥辕什么,我慌张的说到:辕媚琪。

  这是我原来早就给自己设计好的CD名字,原来都是在网上聊骚用的,没想到
今天在这个时候用上了,棍哥:名字真好听,那我看你一会媚不媚,打针黑子黑
子吸将冰冰的冷水吸满针管,来到我身后,我害怕的大喘气,黑子:辕小姐一点
都不疼我打了啊,冰凉的针头插进我菊花的刹那间,我打了个激灵:不行太凉了,
不行,黑子根本没有理会,将冷水慢慢的推入我的体内我被冻直扭屁股:不行嗯
……好冰啊不行,啊啊啊棍哥:别动老实点,我也让你下面舒服下,说着便套弄
起我的J8,我这前面立即传来酥麻的感觉:别别别撸……啊呀,黑子也不含糊连
打了5针,我大喊:够了够了。

  棍哥:笑着问我辕小姐够了吗,我点点头无力的说:请放开我,让我去卫生
间,棍哥就在这拉吧,我喜欢看美女排便的场景,说着那来一个Dv架在一边,镜
头正好对准我成厂字的酮体,怎么不拉,黑子在给她打,直到她排泄为止,我拼
命的摇头,不行别打了,肚子胀的不行了,让我去厕所上吧,这里不行,黑子拿
起针筒对准我屁股又是一针,啊……棍哥:辕大小姐的忍耐力还真强啊,黑子继
续。

  当黑子打完第8针的时候,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双腿开始发抖,我大哭起来,
肛门口的闸门也随之打开,大量了粪便随之喷出,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屁眼内不停的喷出……稀糊糊的粪便和灌肠液,。

  我下体的鸡巴也排放出金黄色的尿液,棍哥:太美了,真是太美的作品了,
辕媚琪还真是媚啊,哈哈哈,拉完尿完后,棍哥又亲自给我打了3针,此刻的我
已经麻木,不在反抗,彻底拉干净后,我高跟鞋下周围的地面,全部都是我的排
泄物,棍哥:辕媚琪小姐刚才的表演真是太美了,而且小姐的排泄物真的是非常
香,别急马上咱们就能和为一体了,黑子把吊车开到一边,因为双手像奴隶一样
的被绑着,我也只能撅着屁股跟着吊车走,来到一处干净地带,棍哥拿出一个细
细的皮囊棒,涂上润滑油,缓缓的插入我的肛门,嗯……嗯。

  我顿时感觉肚子好像排泄物往回缩一样,你干什么这是什么东西,棍哥:辕
小姐我经常肛交有经验,这个是肛门充气棒,锻炼你肛门肌肉收缩用的,一会我
的大鸡巴怕你吃不了,棒子插入后,棍哥握着手中的打气筒往我肛门里的充气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