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打开房门走了出,我刚出楼门,还偷偷左顾右盼,跟做贼似的,这样更容易引
起怀疑,我定了定神,然后挺起胸,迈着模特步,向小区外走去。

  果不其然,我走到小区门市房,闹市区,我经过的地方,所有男人的目光就
聚焦在我的身体上,我既兴奋又害怕,还有几个小流氓混混冲我吹口哨,我紧张
的同时,下面的小棒棒确性奋的很,JJ从丁字裤内顶了出来,尿道流出的大量分
泌液,把丁字裤打湿了一小块,因为裙摆非常底,我真怕被路人看到我的小内内,
走着走着我感觉到有俩个高中生模样的小同学,一直跟在我后面,跟了好几条街,
我内心感觉非常满足,原来当美女是这么幸福的事啊,我暗暗窃喜,一阵微风吹
过,将我的裙摆吹了起来,我赶紧用双手前后压低裙摆,不让JJ和Pp暴漏出来,
在回头看看高中生,俩人都看傻了,周围店老板和农民看也都看的流口水,我紧
张的压低裙摆,是该回家的时候了,快速的穿过几条街往家走,过了大概15分钟,
穿过这条路就进小区了,奇怪路灯怎么坏了,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看看前面还
一个人都没有,好在后面有一台吉普车给我照明,吉普车越开越近感觉灯光马上
就要穿了过去,车突然停了,驾驶室探出来一个脑袋:小姐这么晚了自己走路多
不安全要不要我送你回家,我没好气的看着他,不用,前面就是我家,我快走两
步吉普车又跟了上来,美女一起玩玩怎么样,我这才仔细看了看这个人,秃顶,
长相属于短粗胖,一看就不是好人,我继续快走不在理他,吉普车快速开到我的
面前停了下来,我:你干什么,在烦我我喊人了啊,但我却心虚的很,这要喊人
不是光屁股打灯笼吗,自己暴漏自己吗,这会隐约感觉后面上来一个人,没等我
反应过来,一条毛巾堵住了我嘴,我慢慢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大洗车场里面,但由于是深夜了,只能看
见外面黑色的天空,这时走过来俩人一个是刚才那个短粗胖,一个是个子有180
高略壮点的男子,我猜到他就是在后面袭击我的男子,另人更恐怖的是他俩都一
丝不挂的光着身子,我马上双臂抱紧护住胸前:你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是谁啊,
短粗胖:呵呵妹妹我是叫棍哥,这位是我手下黑子,今天就是找你过来聊会天,
放松点,我靠你们骗谁,我惊恐的喊道:你们别过来,啊救命救命,棍哥呵呵笑
道到没用的这片是我开的汽车美容中心,离居民楼很远,根本没人能听到,说完
黑子迅速跑到我的身后,扶住我的细腰,我批命的挣脱,看见棍哥淫笑的走了过
来,我穿着尖头高跟鞋的对准短粗胖的裆部就是一脚,啊呀妈呀,短粗胖捂着裆
部哭天的叫喊,但我身后的黑子死死拽住我的手臂,让我没法挣脱,短粗胖起身,
就是给我一巴掌,我顿时感觉脸火辣辣的疼,然后短粗胖拿出一把短刀,抵住我
的脸颊,美女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乖乖的听话,玩完了就放你回去,不听话的话
你美丽的脸蛋,可的留下伤疤,我吓的不敢说话,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短粗
胖:呦还哭了啊妹妹,哥哥不打了你,听话就好,听话吗,我点点头,短粗胖:
叫我棍哥,我抽了抽鼻子:棍哥……短粗胖:恩乖,说完就开始用刀划开我的吊
带短裙,我哭着叫喊着:不要啊,但无济于事,黑子在我身后反扣住我的双手另
我无法动弹,当吊带脱落我身体后,俩人全惊呆了,黑子答道,棍哥原来是一个
女装人妖,棍哥缓了一会,哈哈大笑起来:好好这些乐子可大了,咱们玩她后面
和嘴巴,棍哥把我胸罩义乳和丁字裤全部拔掉,只剩下开裆丝袜,我吓的软软的
阴茎也露了出来。

  他开动了天花板上的小吊车,到我的头顶,顺下一根绳子,将我双手邦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