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少女那寄宿着星星之力的包茎小鸡鸡是水火不容的存在。

  「你到底是谁……快把我善良的妈妈还来!」

  少女勇敢地挺起星星之根。

  「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啰!」

  母亲邪笑着挺起怪物之根。

  经过六杯苦茶的时间──无法掌握小鸡鸡之力的少女完全败北。

  「咕呜……!不要……不要啊!快住手……妈妈……!」

  本来想用小鸡鸡取悦母亲的少女,却反过来被母亲的大鸡鸡干得落花流水。

  而且还丧失了宝贵的处女……虽然她本来就打算把第一次献给母亲。

  可是,她所期望的母亲才不是这种邪恶的乳胶女。

  为了拯救失心疯的母亲,少女在被踢出家门后踏上了修炼之旅。

  在龙蛇杂处的妓院,她的小鸡鸡练就能够抗衡痴女姊姊大轮奸的钢铁之身。

  在阴森静谧的废寺,她的小鸡鸡撑过了一万次射精的考验而变得强壮无比。

  在高耸入云的深山,她的小鸡鸡打败了成群的上古飞龙。

  在内战不休的南非,她的小鸡鸡成为最强大的军阀。

  漫长的旅程中,她结识了形形色色的人们。

  「北鼻!人家好想你唷!快点过来把人家干到啊嘿啊嘿嘛!」

  有在妓院时期非常照顾她的姊姊,以及那根白白净净却相当威猛的小鸡鸡。

  「喂喂喂!你最近都不来踩点是怎样!小心老娘冲过去奸爆你唷!」

  有经常到废寺找她麻烦的不良女,以及那根又翘又穿环的可口小鸡鸡。

  「早安安!今天要一起去刷素材吗?」

  有一起打飞龙练功的肌肉女,以及那根黝黑又割过包皮的强壮小鸡鸡。

  「SIR!军队已待命!SIR!」

  有臣服在她跨下的女上校,以及那根黑到发亮的阿芙莉卡大鸡鸡。

  回顾这一切的少女,如今已是个亭亭玉立的美丽女性了。

  时机成熟,她不再眷恋世界各地的炮友们,毅然回到她的故乡。

  曾经的蕃薯国不见了,她从小生长的这块土地正处於邪恶的乳胶国统治下。

  君临全岛的乳胶女王正是她的母亲。

  「呜嘻嘻嘻!竟然敢只身前来,你一定是疯了对吧!」

  她一棒干翻了前来阻挡她的乳胶女警。

  「到此为止!有我们乳胶四天王镇守噗痾痾痾痾……!」

  她一棒干翻了排列整齐的乳胶四天王。

  「通通退下!这个女人就由我呜痾痾痾啊啊啊……!」

  她一棒干翻了奶子大到不像话的乳胶大元帅。

  「等等我是卖肉粽痾痾啊痾痾啊啊……!」

  凡是挡在她面前的,通通被她的小鸡鸡一棒干翻。

  没有人可以阻止她踏上返家之路。

  「终於有勇气回到这里来啦!一决胜负吧──姆苏咩唷!」

  就连坐镇於当年那间房的乳胶女王,也不敌她那身经百战的小鸡鸡。

  「不可能……不可能这么爽的……!啊……啊嘿!啊嘿欸欸……!」

  她强忍悲痛,把浪叫不止的乳胶女王干到连射三天三夜,终於──

  两根鸡鸡都因为射尽毕生的精液,枯萎并消失了。

  相拥而泣的两人变回当年那对只能依赖彼此的贫穷母女。

  和以前不同的是,这次母亲脸上浮现出非常幸福的笑容。

  女儿的爱感动了身为人母的她,於是她给了少女世上最深情的一吻。

  「啾!」

  据说这就是母亲节的由来。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