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太好了,乖女孩才可爱,呵呵」老大笑得很邪恶:「你叫什么名字啊」
「慕…慕凝」少女清澈的目光时刻撩动着男人心里的欲火

  「名字和人一样美哦,那叫你凝儿怎么样。」

  「随便啦…我是说,可以的。」

  「那么凝儿,咱们进入正题吧。」说完老大伸手要解开她的衣扣。

  「啊!~」本来一直期盼快点开始,但是真的要被凌辱的时候慕凝还是惊慌
失措地躲避男人伸过来的手。

  「不乖哦~」老大看出她只是本能反应而已,并没有生气。

  慕凝把被捆住的的双手伸到他面前,白衬衫的袖子很长,绳子直接捆在了袖
子上:「这样脱不掉的,帮我解开吧,我自己脱可以么。」

  没想到这个女孩这么配合,老大一下子笑开了花:「小美女主动脱衣表演我
怎么能拒绝呢?」

  「不过」旁边另一个一直不说话的男人突然开口了,吓了慕凝一跳:「你要
是敢耍花招…」

  匕首的寒光让她心里一紧:看来必须要小心了,要是激怒他们很可能死的就
没那么好看了。

  「老二,说说就得了,别掏家伙吓唬人家小姑娘嘛~」

  「到时候杀了你再划烂你漂亮的脸蛋,叫你做鬼也没法见人。」

  「不会的…我知道该怎么做」慕凝甚至挤出一丝乖顺的微笑:「再说,你们
四个男人害怕我一个女孩子么。」

  「当然不会,叔相信你的」说完老大解开了她手脚上的绳子。

  啊~我的凉鞋…慕凝这才发现自己的白凉鞋在刚才挣扎的时候掉了一只,脚
底还沾了不少黑灰。但是她没工夫去悼念她那只昂贵的凉鞋,即使在这种情况下
她仍然没失去淑女的风度,先是从容不迫地理了理被弄乱的长发,然后轻轻解开
了自己衬衫的衣扣。一颗、两颗…终于,原本在衬衫下或隐若现的文胸羞涩的从
敞开的衣襟里露了出来。

  双手往两侧一掀,丝滑的布料从雪白的香肩上滑落,然后从袖管里抽出手臂,
衬衫彻底离开了她的身体。

  把衬衫简单的叠了一下放在一边。慕凝手有些颤抖,毕竟是女孩子,在男人
面前裸露身体对她来说还是一件极为害羞的事情。但是她没有停下来,继续脱下
了文胸用一只手小心遮掩着裸露的椒乳,细腻的皮肤让人忍不住咬一口。表演继
续着,她用另一只手费力地解开了短裤的扣子并拉下了拉链,然后小心翼翼的把
腿曲起来挡住胸部脱了下来,现在她全身唯一遮羞的衣物就只剩一件带粉色波点
的棉质小内裤了。

  尽管发生的这一切都如她所愿,但她仍然放不下身为女孩子的矜持,她突然
很想请求他们至少让她留下一条内裤,但是立刻放弃了这个可笑的想法。

  穿着内裤怎么强奸我啊,哎~死前至少体会一下做女人的感觉吧…

  她依然蜷着双腿,小心翼翼的把内裤褪到膝盖处,让它沿着小腿自然滑到脚
踝处。突然老大扑了上来,直接抢走了还挂在脚踝上饱吸着少女体温与芬芳的柔
软布料。

  啊…这个…在男人们猥亵的目光下慕凝感到一种无助,她浑身紧张冰冷,脸
上却似灼烧般的刺痛,她有点想起身跑掉,但是她明白,被拉上车的那一刻起她
的命运已经决定了。

  少女的裸体在男人们的包围下蜷缩成一团,掩盖着种种诱惑,但是在昏暗的
车灯下泛着柔光的白皙皮肤也让人垂涎三尺,脚踝处的银色饰品调皮的闪烁着,
显得一双小脚更加玲珑剔透。

  可此时的慕凝却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兴奋,虽然谈不上恐惧,但是女生的矜持
让正在被视奸的她透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