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气。

  「六个?是连环…作案么?」慕凝的语气有些晃晃悠悠的,听起来好像收到
了什么刺激,其实是因为兴奋。

  「嗯,全是十几岁的女学生,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该死的变态」警察
锤了下桌面:「因为怕引起恐慌我们一直封锁消息,如果再抓不到犯人我们都要
倒霉了。」

  「那我能看看她们的尸体么」慕凝被刚才的场面冲击的头脑都不太清醒了,
这句话居然直接脱口而出。

  「什么…」

  「我是想问,那个…这些人行动有没有什么规律?」

  「呵,小姑娘你想帮我们破案么」警察没想到这个小姑娘看到尸体之后还能
有这个心情,看来不像表面那么柔弱嘛。

  「我不是…也不会…」慕凝尴尬地笑了「我只是想有个防范。」

  「也好,告诉你一些线索,不过不要到处乱传」警察继续说「罪犯应该有4
人,他们应该有交通工具,把受害人拖上车之后,很可能直接在车上实施犯罪,
然后抛尸。从死亡时间上看应该都是发生在傍晚到午夜,瞄准的都是单身的女孩,
这几个人应该没有前科,否则不会那么放肆地留下…额『Dna』,总之小姑娘晚
上最好不要一个人外出了。」

                第五章

  安全起见慕凝被警车送回了家,冲警察局到家里的一小段路在她看来却无比
漫长,心中欲火煎熬着她,让她恨不得马上发泄一下。

  一回到家,慕凝一头扎进自己的卧室,用几乎撕扯的方式褪去自己的衣裤,
脱胸罩的时候一时心急居然扯断的肩带,但是她无暇顾及这些,内裤被淫水打湿
黏在阴阜上让她格外难受,脱下后露出她已经外翻的阴唇,稀疏的阴毛被打湿黏
在周围已经无法遮挡神秘的花蕊了。

  她拿出被打了很多孔皮带套在自己脖子上,勒住,扣好,然后躺倒在床上,
小手穿过平坦的小腹在自己的阴部揉了起来。

  「呃…呃…」窒息的感觉和来自下体的冲击让她扭动着身体,一双美腿有节
奏的踢蹬着,在完全被这种快感吞没之前,慕凝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摸索着找到
跳蛋,开到最大功率,围绕着阴唇慢慢探索着,瞬间几倍的快感袭来,新一轮的
淫水也慢慢渗出,她忍不住大声呻吟可是只发出几声嘶哑的低鸣;

  早在开始自慰之前就挺立的乳头在她的揉搓下变得更加坚挺,颜色也愈发红
润,尚未完全发育的幼嫩乳房不断地改变形状,紧握它的双手甚至能感受到自己
怦怦的心跳。

  突然,她把跳蛋死死地按在阴蒂上,猛烈的快感让她夹紧双腿,她能感受到
一股股热流在下体汇聚,此时她的头脑已经不清醒,仿佛穿越到了过去,仿佛自
己就是那个遇害的女生。

  于是她身下不再是床单而是粗糙的树皮,双手撕扯着纹丝不动的绳子,徒劳
的踢蹬着脚下的泥土也无济于事,而面前一个男人不断地侵犯着她,要给她生命
中最后一次高潮,她的意识愈发的模糊,当挣扎和性快感耗尽了肺里最后一丝氧
气时,她感到下体的温度骤然升高,一股热流一泻而下,大腿内侧的肌肉剧烈收
缩着,然后身体放松了下来意识也陷入了空白…

                第六章

  「好险…」慕凝一边呛咳着,一边拿掉搭在脖子上的皮带,刚才手淫中一时
激动勒得太紧,自己差点当场死在床上,自慰时意外窒息身亡的话,这种死法真
是太尴尬了。

  「如果这么自杀的话,也会被当做自慰时意外身亡吧…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大概收拾了一下散落的衣服,看着床单上的一小块水渍叹息的摇了摇头,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