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还是让她难以忘怀,起初她并不了解那种冲动是什么,她也再也没有尝试过
上吊。

  14岁那年,当她得知噩耗之时曾一度想过自杀,缺乏勇气想找别人帮助却无
意中接触了冰恋。从那时起,她确定了自己内心的冲动,她开始不断品尝性窒息
带来的快感;不仅如此,凭借着过人的文笔,她投身于冰文的创作并很快成为了
圈内数一数二人气作者,而她也悄悄地修改了自己的愿望:不但要死的很美丽,
也要死得很性感,想要在窒息的快感中死去。

  时间就定在十六岁那年。

  本想把自己的身体奉献给某个幸运的同好,可是又害怕没死成反而被人白白
骗去了贞操。

  「要是我能像我笔下的女主角一般遇到那种变态的奸杀犯就好了…」慕凝这
样想着,但是一转念她想到她知道的现实中的一些奸杀案件中,被奸杀的少女往
往下场凄惨,被肢解,开膛甚至被毁容,鲜血淋漓面目全非,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这种机会果然可遇不可求啊…」慕凝有点哀愁,不过她也决心把自己的生
命永远定格在16岁,谁也阻止不了她。

  「万一不行的话…自己来吧」慕凝有些无奈。

                第三章

  夏天一个难得凉爽的夜晚,慕凝同往常一样出来散步,她避开人群走在一条
僻静没有路灯的小路上,细软的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在月色下微微泛光的皮
肤和映着星辰的双眸让她好像某位神秘的仙女一般。

  突然她好像觉得道两旁的树后有个人影,顿时紧张起来,虽然她渴望着被奸
杀,可是单纯的抢劫或者强奸却不是她期望的,况且她今天出来散步时穿得非常
随便,只套了一件运动服,而且今天还没洗澡,就这样死去可不符合她的审美。

  「谁?」慕凝壮着胆子轻声问了一句,但是没人回应。她一秒也不想多呆转
身就跑,可跑了一段距离也没有看到人出来追她。看花眼了?慕凝暗自思量又回
到原地,借着月光,她发现树后真的有一只小手,似乎是一个女孩子站在那里,
但是有一动不动的,于是慕凝打开手机的闪光灯想看个究竟。

  「你…没事吧…啊!」

  那个女孩子,确切的说是一具娇小赤裸的尸体,一条粗绳子把她的粉颈和树
干勒到了一起,让她看起来好像背靠着大树站着一般,女孩的眼神空洞的望着星
空,青白的脸色和伸出嘴角鲜红的舌头形成鲜明地对比;脚趾上血液和泥土混在
了一起,看来她死前曾拼命蹬着地面徒劳的想挣脱绳索,以至于脚趾甲都剥落了;
双臂无力的垂在身体两侧,染着红指甲的手指微微扭曲,指甲有些崩裂,看来她
是经过了痛苦的挣扎才死去的;两腿之间的树干上还粘着失禁留下的水渍和秽物,
而大腿的内侧斑斑落红和浑身上下随处可见的精斑无声的诉说的她生前遭受着怎
样的痛苦和蹂躏。

  任何正常的女孩子看到这样一具尸体大多会魂飞魄散的,但是慕凝震惊过后
却感到自己下体猛地一热,好像某种柔软滚烫的东西直击心脏——这不是正是她
梦寐以求的奸杀么,尸体除了挣扎留下的伤口外并没有损坏,死前遭受了猛烈的
强奸。她甚至恨不得自己马上遭到同样的命运,粘湿的液体不断从阴道口溢出,
甚至打湿了内裤。

  「不行不行…穿着这身去死太寒酸了。」慕凝深深地吸了口气想平抑激动的
心绪,但是情欲还是让她不住的颤抖,她就这样注视着面前的裸尸,强迫自己的
手指播了报警电话…

                第四章

  「哎…已经是第六个了」警察只是简单的问了几句,做完笔录后轻轻地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