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变得平静,翻白的双眼也渐渐复位,但是瞳孔慢慢放大失去了光泽,脸上留
下两道亮晶晶的泪痕。最后在一阵轻微但持续的抖动中,慕凝那惹人怜爱的脸蛋
歪倒了一边,这个美丽清纯的少女就这样走完了自己16岁的人生。

  老大解开绳子,揉了揉慕凝脖子上泛紫的勒痕,仿佛在安慰她一般,然后无
比留恋的抚摸着她柔滑的皮肤,另外三人也凑上来,用慕凝绸缎般的双手自慰;
啃咬吮吸着娇嫩的乳房,把阴茎插入张开的小嘴和渐渐变冷的阴道…

  等到四人终于满足地放开慕凝的尸体,被奸尸的慕凝浑身精液,空洞的眼神
显得凄婉幽怨有一种悲剧独特的美感。

  「来,咱们也不能亏待凝儿姑娘,把她弄干净吧」随后几个人用毛巾仔细擦
拭着慕凝的身体。甚至把毛巾卷起来插入阴道把里面的精液弄出来,擦洗完后老
大又从慕凝的小挎包里翻出一把精致的小木梳仔细的梳理着她凌乱的头发,一切
收拾停当之后,老大为慕凝裹上了崭新的浴巾,随后面包车停在一片开着小白花
的杂草丛边上,老大老二抬着少女娇小的身体放进了草走中。

  临走前老大怜惜的看着慕凝的尸体,晨曦朦胧的阳光洒在慕凝乌黑的秀发上。

  「凝儿,抱歉了,你的衣服我们想留个纪念,这样你也能够遮羞的吧,反正
到时被人发现也要光着身子被验尸的。」说罢几人陆续走上面包车,车轮带起一
阵细微的灰尘,渐渐远离,只剩下一具少女的艳尸孤独地躺在花丛中。

               第十二章

  韩雯和姐姐韩月站在苍翠树荫下一座新坟前面,怀里抱着一个玻璃罐,墓碑
上仍然是慕凝那琢磨不透的微笑。

  「大才女,我们看你来了,你在那边还好么,没有我们在身边你照顾好自己」
韩雯突然泣不成声,眼泪簌簌落在玻璃罐上:「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好想你…真
的,说好我们三人做一辈子的姐妹…」

  韩月哭红了眼睛搂着妹妹的肩膀,韩雯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说:「对了,你
不是最喜欢樱花么」她摇了摇玻璃罐「看,我收集了这么多呢!」

  说罢,韩雯抓出一把花瓣散向天空:「你看,很美吧…」

  一片花瓣在风中打着旋,轻轻贴在了韩雯脸上的泪痕上。

  「姐姐,我不会原谅他们的,警察抓不到我就亲自动手,我要为慕凝报仇」
韩雯把罐里的花瓣猛地一扬,刹那间风中飘舞着粉色的雪片,韩雯攥紧拳头,一
言不发地离开了,韩月看了看慕凝的坟墓,又看看妹妹远去的背影,轻叹了一口
气…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