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老大拿出了一根用丝巾编成的光滑柔软的绳子,慕凝知道这是她人生
中最后的时刻了,但她只是乖乖的伸长脖子让绳子套在上面。

  终于,我要死了么…即使早有预料,甚至抱有期待,慕凝眼泪还是忍不住流
了下来,肩膀也不住地颤抖着。

  「凝儿姑娘,还有什么要说的么?」老大问道

  「我怕疼…」慕凝小声说

  「放心啦,我轻点,不会太疼的。」

  慕凝很想感谢他们帮她完成心愿,但是最终只是轻轻说了句:「再见了…」

  「恩,永别了,凝儿姑娘」说罢老大猛地从她背后收紧绳子。

  慕凝刚要尖叫,但是气息被阻断了,喉咙里却只发出「咔咔」的声响;这次
的窒息比以往来得更彻底,脖子上绞缠的力道让她想咳嗽却咳不出来;她开始觉
得胸闷心脏也在飞快的跳动,理智也慢慢离她而去。

  慕凝本能的踢蹬着,玉雕般的双腿不时抬起有种种砸在床垫上发出一声声闷
响;手指甲也拼命抓挠着绳子。痛苦挣扎的少女总有一种别想的性感,老四首先
把持不住了,向老大征求意见,老大俯下身子对慕凝说:「姑娘,趁你还活着,
要不要最后再享受一次?」

  慕凝说不出话来,是能眨巴这楚楚可怜的大眼睛,艰难的点了一下头。

  「凝儿,这是天使啊,都这样了还要让我们几个爽一次。」猴急的老四扑到
慕凝颤抖的玉体上,直接插入了痉挛的的阴道里。

  慕凝身体一僵,随后开始了大幅度的扭动,嘴里「额~呃~」的叫着床。

  啊~~致人于死地的绞杀,真刀真枪的做爱,我以前玩的窒息游戏都算什么
啊。慕凝忘掉了无法呼吸的痛苦和即将死亡的恐怖,她现在只想品味这最完美的
快感。

  慕凝剧烈地扭动让双方体会到了几倍的快感,老四猛地抽插几下就射了出来,
慕凝也绷直了身子淫水大量涌出,她也迈入了高潮。

  老四起身离开时慕凝挣扎已经减弱了很多,她面色潮红,眉头微蹙,柔软的
双唇一张一合,丁香小舌若隐若现的。双腿在床单上一边磨蹭着一边努力夹紧,
淫水不住的从下体流出。

  好难受啊,谁来…慕凝手不受控制的伸向下体,但是突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
腕,接着她又感受到了男人力量和阴茎的热度…

  最后除了一直勒着她的老大之外,另外三人都在慕凝垂死挣扎的性感肉体上
发泄了自己的欲望,而慕凝的生命也在窒息和奸淫中逐渐流失殆尽,双腿只是偶
尔踢蹬两下,手指也只能轻轻摩挲着绳子,眼里流露着即将死亡的痛苦与哀怨。

  「凝儿,再一会儿就好了」说完老大双手交替,绕道慕凝身前准备为她最后
送行。

  在把阴茎猛地插入之时,老大双手猛的用力,慕凝嘴巴大张,双眼翻白,最
后乌黑的眼球几乎完全看不见了,她的视野开始变得鲜红,她回想起自己短短的
一生;想起自己躺在草地上吹着暖暖的春风;想起温柔成熟的韩月和机灵活泼的
韩雯;想起她们三人耳鬓厮磨嬉笑打闹,还有她们头发和面颊的触感。

  喉咙里「咔吧咔吧」的几声响打断了她的思绪,接着她的舌头失去控制软软
的伸出,她知道自己的舌骨也骨折了,她努力控制着表情不让自己看起来过于狰
狞,但是她全身冰冷皮肤也开始渐渐麻木,慕凝知道自己快要了死了。

  终于…我要解脱了…啊~~慕凝大腿猛地抽动淫水和尿液直冲到老大的阴茎
上水渍洇湿了床单;脚面绷直,银色的脚链因为颤抖在灯光下一闪一闪;她腰身
高高拱起,阴道不停痉挛,最终在老大射出精液的同时,慕凝软软的瘫在床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