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二,你也太狠了,姑娘都被你玩坏了。」老大说吧轻轻拍了下慕凝柔软
的屁股:「凝儿姑娘,你还好吧。」

  「唔…好多了」慕凝恢复了力气慢慢撑起身体抬起挂着泪痕的脸蛋,楚楚可
怜的大眼睛扫视着众人:「我刚才表现的还满意么。」

  「那当然了,凝儿的样子简直美呆了。」

  「那…谁还要…和我…」

  老大笑了笑,眼角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是我啦,凝儿。不过别怕,我比
老二温柔多了,嘿嘿…来趴起来,把屁股抬高。」

  慕凝知道他想要「狗爬式」的性交,她翻过身来撑起自己的身体腰部塌下屁
股上翘,从车玻璃的反射中看到了自己淫荡的身姿,她感到羞赧的同时,阴道也
开始发热了。

  「是这样么」她当然知道自己姿势正确,但还是要装作单纯的傻傻问一句。
从这个位置一低头正好可以看见床单上如鲜红梅花般的血迹,她还注意到还有其
他几处已经变为褐色的陈旧血迹,看来前几个女孩也在这里失身的啊,她感到一
阵哀伤。

  「凝儿好聪明啊,一点就通,那我不客气了。」

  慕凝双腿微微颤抖,虽然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有高潮,但是也承受了可怕
的剧痛,她既紧张又害怕。

  「啊!」随着男人的下体「噗嗤」一声插入,慕凝发出了一身短促的尖叫,
但与上次不同,插入时火辣辣的痛感转瞬即逝,而快感一浪高过一浪的袭来。

  身体居然这么快适应了,好神奇。慕凝惊奇于自己这么快就适应了真正的做
爱,比只用跳蛋和手自慰来说,真刀真枪的做爱刺激要强上十倍不止。

  「啊~~好涨~~要涨破了,啊~~啊~~」慕凝浪叫着扭动着屁股迎合着
性交。

  「凝儿姑娘…啊…好爽…你爽不爽啊」

  「我也…很舒服…」

  刚才还在哭爹喊娘的少女此时却变为了床上老手,大家都有些惊奇。其实外
表如一捧泉水般清澈单纯的慕凝,内心对于性有着深刻的认识和渴望,破处时的
痛苦已经一扫而空,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尽情品尝性爱的甜美。

  「啊~~哦~~」慕凝身上早已香汗淋漓,几缕秀发粘在如羊脂玉般的脊背
上,格外撩人。

  「凝儿姑娘,这样舒服么」老大扶着慕凝的纤腰,一边欣赏着少女柔美的曲
线,一边奋力的抽插着。

  「嗯…轻点好不好…好痒的」慕凝把手伸到背后想阻止这种凶狠的蹂躏,但
只换来了更凶残的攻击。

  慕凝双臂酸麻,已无力支撑身体,上半身完全趴在了床垫上,而高高撅起样
子格外淫靡,叫床的声音也渐渐嘶哑了,最后只剩下樱红的双唇一张一合的。

  头脑已经不怎么清醒的慕凝突然感到有人扳着自己的双肩强迫她抬起上半身,
好像是老四还是谁来着,慕凝只注意到一根膨胀的阴茎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这难道是要…不容她多想,阴茎猛地插入了她微张的小嘴里。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侵犯,慕凝本能的摇着头想要把这个腥臭的家伙吐出去,
可是每当她用舌头抵住它的时候,它又猛地插入,弄得慕凝几乎呕吐。如此几个
回合以后慕凝终于屈服了,乖乖地用小嘴服侍着。

  口交就是这样么…这感觉还真是…虽然气味令人作呕,但是伴随着下体渐入
佳境,似乎口交也变得快乐起来。

  我淫荡样子么…还真是美丽呢,啊,又是这种…

  慕凝再次感到了那种刚才那次性交中微妙的感觉,不过这次更加强烈,她阴
道开始剧烈收缩,相应的嘴巴也加大了力度,老四一时没有准备差点射出来,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