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大军哥的女人

??????早晨到了上学时间,就去大军家,大军父母在新区买了房子,乡里的老房子也还留着,这个老房子很大,一个两层的红砖楼房,他父母都去南方做生意,留下大军和他的弟弟二民在北方,所以这里也成了们这些小弟兄的栖身之所。也没有锁门,我去了就找房间继续睡觉,真的,真是太困了,那时候每天早晨都特困,楼里房间很多个,我找一个房间就睡觉。大概10点左右能听到他们都起床了,有大军和前一天在这里玩的朋友,我经常能看到陌生面孔,因为大军确实是路子真野,那些人基本都是20-30岁之间的年龄,对大军都很尊重,因为大军虽然只有23岁,但是确实是个狠人,他几年前曾经在台球社一刀砍下一个老混子的手指头,一根手指头应该说是幸运了。

听说事情的经过基本是这样的,大军在打台球赌钱,老混子也带个亲属来打台球。等了很久,大军也赢了不少钱,对手想捞本,大军想继续赢,所以几乎忘记了那个老混子。结果那老混子让大军先停停吧,产生了争执,老混子挂不住面,打了大军一个嘴巴,于是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大军立刻说:“叔,对不起,你先玩”,老混子带着亲属打台球,一会见大军回来了,走近的时候老混子正在要打球,忽然大军拿出菜刀,对,就是平日里家里切菜的菜刀,一刀下去,老混子小手指头就掉了(知道打台球时候的样子吧),然后大军就站在一边看着,老混子“”的大叫,然后拿起手指头就走了,然后大军也走了。就这样,这件事就结束了,我靠,很多人都没搞明白什么情况,就结束了。后来听说老混子把手指头接上了,有高人在中间调解,大军认错,这事就过去了,我靠,就过去了。不过我坚信,如果事态发展下去,大军敢砍老混子一只手,因为,这就是他职业混子的必经道路,是他愿意为之努力的。小小的总结一下,出来玩就怕遇到对手是职业的,别拿自己的业余爱好与人家职业的做比较,没配。

大军他们醒了之后,大军要去他的饭店看看,没啥事情人的就打牌,然后就都出去玩了,我原以为他们都是胡混,后来发现他们基本还都是有自己的智慧的,经济上还真都是比较宽裕那种,有的是家里有钱的,有的有自己的来钱道,城乡结合部很浑浊。大军那时候开了一个小饭店,饭店由他一个远房亲戚管理,就在国道附近,很多运输的大货车在那里吃饭,大军的优势是有一片停车场,其实就是饭店门前的一空地,他就说是他的,只有在他家吃饭的人才能把车停在那里,我觉得那位置的饭店应该很赚钱。那时候我经常去饭店帮忙,还觉得挺有面子的。大军中午会去饭店看看,下午开着摩托车去城里,有时候带上我一起过去,玩扑克机,大军还真是赢过输少,然后回家,有时候会有朋友过来,有时候可能喝点小酒,就聊聊天,看看录像带。我那时候很混沌,现在想一想应该就是有点心理问题,严重的需要心理辅导,可那时候没人懂这些,我就经常跟着他们混,不过我晚上时间基本都是要回家的,第二天可能再过去。

当时的环境基本就是这样,原本应该在学校好好学习的时光,就这样混沌的过去,大军有他的职业目标,可我是最傻的,我的目标是什么呢,现在想一想我那时就是混沌时间。不过混沌时间也不是停滞的,也一样会有故事发生,故事就是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从陌生一个女人的到来开始。

一天,还与之前一样在大军家休息,醒来后发现一个陌生女人,大概27-28岁的样子吧,琳姐,吉林四平人,据说在吉林做服装生意的,来这里是要去看看市场,做调查,有时候我睡醒的时候看她也刚刚醒来,有时候我睡醒的时候看她是刚刚回来,那就应该是早起去服装批发市场了。有时候下午也会出去走走,有几次还是大军让我跟着一起去看看,我也不懂啊,就跟在她周围,不过看上去她是有一定的服装行业经验的,具体我就不知道了。后来与她聊的多了,得知她很多信息,她的名字叫做张琳,从小也是生活在一个城乡结合部,很早就辍学了,在社会上混,后来认识了一个做服装生意的老板,他们好在一起了,当然是因为琳姐够漂亮了,他们在一起好了很久一段时间,被那老板的老婆发现了,那老板很是怕老婆,就只能与琳姐断了来往,这段时间里琳姐有了一点的积蓄(基本都是服装老板給的,没少给,也没少睡),并且在他身边学会了服装生意,有了自己的服装渠道,由于琳姐性格好、头脑聪慧,就这样生意把做起来了。现在把吉林的生意交给亲妹妹管理,自己出来找新的拓展空间,我了解到她是想做自己的服装品牌。90年代里她这个年龄还没结婚的已经算是大龄剩女了,不过人家有自己的事业,一方面忙事业,一方面对男方要求也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