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激情小说  »  不知道干了谁

??? 转眼已是立秋时节,夜露如期而至为庄稼的成长带来了催生剂。成熟的五谷杂粮为大家伙带来了财富和希望。大豆、高粱、谷子、玉米一天一个样,都变得沉甸甸饱盈盈的。有人种就有人偷,从古至今都有想不劳而获的人。这时大队里就得安排男人夜间下地看秋。男人们都愿意看秋,看一次可有好几个工分呢,往地边一睡,翘着二郎腿,凉快的秋风吹着,舒舒服服的就把工分挣到了。看秋还有些别的好处,那些好处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谁都不肯说破而已。

? ? 我们这村子“幅员辽阔”、物产丰富,四面八方都有庄稼播种,每块地的庄稼都得有人看守。看秋是祖上就传下来的规矩。大家伙各自为阵,不准拉帮结伙瞎聊天更不能掌灯打牌。张三去东南地看玉米,李四就去西南地看红薯,一切听从村长吩咐。吃过晚饭,不等家里的娘们唠叨,男人们就卷根草烟放在嘴上吸着出发了。他们肩上扛着一条棉被,新旧不一,胳膊下夹着一卷谷草苫子,或手里抓着一卷筒状席子,摸黑往村外田里走。

? ?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要在露水“泛滥”的地里睡一整夜,这些铺盖是必不可少的。相对的他们都不带武器,什么菜刀、长矛全都在家里窝着,用不着。我们这的人都有一双铁拳,把手一握就象两柄肉色的铁锤,这就是我们的武器。出发前,男人们都不忘跟老婆打声招呼,让贤内助们睡觉时关好门。有些调皮一些的娘们,听出男人让她关门是啥意思,却故意说不关门,谁要进来就进来,反正也不会少块肉。老婆说不关门,男人并不当回事,往往只是笑笑就走了。他们知道越是说不关门的老婆,会把门关得好好的,而正经八百答应关门的老婆,才需要晚上看秋的男人多长点心眼。

? ? 今天我分到了东南地里看玉米,知道了准信之后老婆就吵着要跟我来。“我跟你一块儿去。”

? ? 我知道她也就是嘴上说说当不得真,说:“走吧,正好给我当褥子舒服着呢!”说完朝她眨巴眨巴眼睛。

? ? 老婆噘起嘴说:“谁给你当褥子,我才不干呢,我是怕你出事,那块地里有鬼。”老婆说的也算煞有其事,前年有个姑娘就因车祸死在那附近,她的坟就在那块地里。老婆要我睡觉时注意把被子掖紧点,别让女鬼钻进我的被窝里吸走阳气。

? ? 我是唯物主义者从来不信鬼,就算有鬼钻进我的被窝里,我还要跟她好好扯扯呢!最好是一艳鬼。

? ? 从家里出来,带上了“装备”,我准备去看秋。走在路上,我习惯性地抬头往天上瞧了瞧。今晚是个阴天,天上尽是云没有月亮,星星也害羞得躲了起来,只在东北的天际,偶尔露一下脸。我们这里俗称为“露水闪”。说它是露水闪,因为一点雷声都听不到,好像跟下雨扯不上任何关系。露水闪速度极快,没什么遮遮掩掩的,倏然一闪就过去了。有老人就说不象露水闪,象是鬼眨眼,只有鬼的眼皮才眨得这么快。我好歹念过点书知道鬼是骗人的,它说是给人照亮眼前的道路,其实照比不照还糟糕,它照一下,亮一下,只能扰乱我们的视线,使黑夜显得更黑,更暗,更难以捉摸,前面跟塑了一道道土墙差不多。

? ? 不过这对我来说无所谓,村里的大路小路我走过千遍万遍。哪里有个石墩子,哪里有棵弯脖子树,我都熟得不能再熟,就算在这样的黑夜再用布条蒙上我的双眼,我也不会跌倒,不会撞墙,脚丫子也不会迈进村头的水塘里去。

? ? 我迈着大步向前走,过了村子西南角的一座小砖桥,我就到了生产队的地里,一边是豆子地,一边是玉米地,中间是一条泥路。在这里我就更不会走错,因为两边的地里都有无数的虫子在鸣叫,叫声都很好听,它们的叫声好像设置了有声的路标,又仿佛为我指引了一条道,我只管挑没有声响的地方走就行了。豆子地那边是队里的果园,我看见果园里浮起一片明亮的火焰,知道那是种瓜的老人在摇动火麻秆点烟袋。挑选好的麻秆剥皮,用草木灰喂过,就成了火麻秆。火麻秆一点着,就如同青春的火焰一样,不会熄灭。不用时火麻秆就和平常的麻秆一样,用时摇一摇或使劲一吹,火麻秆就能升起蓝莹莹的明火。待明火消失,变成暗火,我才继续往庄稼地深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