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玄幻  »  [玄幻奇幻] 玉闺红
序:

  吾友东鲁落落平生,幼秉天资,才华素茂。弱冠走京师,遍交时下名士,互为唱和。而立至江南,文倾一时,遂得识荆。君为人豪放任侠,急人之急。第困于场屋,久不得售。遂弃去之曰:“所谓口口者,乃华生斤斤乎?”退而着述,所作甚多,而印行者,仅诗集两卷而已。

  今春间君以近作《玉闺红》六卷见示,一夜读竟,叹为绝响。文字之瑰奇,用语之绮丽,亘古所未之见。其描写朝廷明器,至于市井小人,口吻无不毕肖,曲尽其致。且君留京既久。又好狭游,京中教坊情景,无不若禹鼎燃犀,纤毫毕露,皆君经验之谈也。遂以之付文润山房刻梓,以广流传。

  君他作甚多,计有《金瓶梅弹词》二十卷,《梵林艳史》十卷,《兵火离合缘》四卷,《神岛记》一卷,皆未刊之作也。是书刊后,将一一付梓问世,庶不负天之钟灵于斯人耳。

  崇祯四年辛未,湘阴白眉老人序于金陵报简斋,时年六十有五。

  诗曰:

  铜雀金谷都如烟,望断江州梦难还。

  夜深豪客饮美酒,宵来娇红泪不

  衾低衷曲将何诉,枕边肠断更谁怜。

  而今暂将收拾起,归去山头且种田。

  第一回  弄奸权竖阉祸国 书奏摺狂风示兆

  诗曰:

  昨夜业台照轮回,前生旧恨频频摧。

  深悔心机空枉用,而今万般都成灰。

  话说人生在世,争名夺利,图财害命,纵欲贪色,欺寡妇,劫孤儿。在当时费尽了千般心血,万分心机,直到无常一到,报应循环,那平日费心费力谋来的,一件也带不了走,反落得到阴司去挨苦受罪,倒不如听天由命,安分守己,吃上一碗老米饭,作一个安分良民,广行善事,处处与人方便,到头来不自然恶有恶报,善有善终。如今且表一件果报昭彰的故事,看官且莫心急,待在下道来。

  话说北京乃首善之区,前元曾奠都在此,国朝永乐皇帝,因要坐镇北方,防御元胡,遂由南京迁至北京,定下了万世的基业。那北京城真个是龙蟠虎踞,帝王之都,说不尽的繁华,数不尽的笙歌,贵公大人不可胜计。

  单表天启年间,有个太监,姓魏名唤忠贤。先时本为无赖赌徒,赌得把家私都耗光了,气愤之下,自己持刀阳物割去,却得救不死,夤缘得入宫里给侍。只因他生性聪明,善于逢迎,就大得天启爷的欢心,宠幸异常,渐渐就把揽大权,干预政事。那天启爷天性忠厚,被奸臣蒙蔽,毫不知觉,反以为忠贤是个忠心的随侍。事事都交他办理,他又极会迎合上意,事事称旨,于是宠幸益专。魏监自恃不凡,便渐渐骄恣不法起来,又勾搭上了天启爷的乳母客氏,两人昼夜宣淫,秽乱宫廷,残害忠良。

  看官知道,一个已净了身子的太监,怎会还和人干那把戏?原来国朝宫里,有这么一个制度,太监宫女如果情意相投,可以奏请宫内给侍同居,名唤对食,这也是先帝怜悯内监、宫女们的孤苦,叫他们享点干情儿,解解寂寞而已。

  这魏监本非自幼净身,刀割之后,淫根并未完全除尽,进宫以来,小心伏侍皇帝,也未及其它,及至得了宠,专了权,就有些饱暖思淫。

  再说客氏,本为天启爷的乳母,给侍禁中,已受了多年独被冷枕。一旦遇见魏监这样少年英俊,而且还有半截把戏可以将就,不禁大喜。

  魏监也因客氏是皇帝的乳母,将来诸事全要靠他,也就竭力奉迎。不知不觉之间,二人早已勾搭上了。

  这日忠贤无事,想和客氏私叙,便约定三更天气,在御花园山石后边见面。到了三更时分,忠贤伺候御驾已毕,轻轻溜到御苑的山石后面。只见客氏涂着一脸怪粉,妖形媚状的在那儿等着他。

  见了忠贤,裂开黄牙作一个媚笑。说起来,真的不堪承教。忠贤处在禁中,淫根未断,欲火难熬,何况客氏还能给他好处,也只有将就对付。

  忠贤更不答话,迎上前去,自己褪下裤子,挺着只剩半截的屌,一面搂住客氏,不住的亲嘴说:“的乖乖,的宝贝,你可急煞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