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视频经历

  今天周末,守贞一大早带着女儿回乡下探亲去了,老人家听说守贞忙完了,早就催着回去看看。

  一个人百无聊赖,过往的一切像潮水般涌入脑海,痛苦,自责,无奈。只好换了套旧衣物,开始清理房间。

  守贞这一年不在家,我又整日神不守舍,屋子早就乱七八糟。心想趁着收拾屋子,也把一年的霉运和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一起清扫出去。

  卧室是我第一个目标,这里有着最不愉快的记忆,王京贵不止一次在这里占有了守贞,衣柜里塞满了王京贵买给守贞的性感内衣和高跟鞋。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终于把那些认为不应该留下来的东西清了出去。卧室门口堆满了小山一样的杂物,上百件的性感内衣,破损的丝袜,各种名贵的高跟鞋,污秽的床单,甚至还有十几个套子,看尺寸只能是王京贵的,那个口口声声代孕的男人,居然带着套子和守贞做。我有种找上门剁了他的冲动。

  看着山一样的杂物,我头疼起来,这要扔出去,不让人当成变态才怪。不得已只好分开装起来,一点点的往出扔。

  跑上跑下,一直跑到中午,开着车分别去了十几个垃圾站才算清理完。

  正准备扔最后一小袋垃圾时,一件带着学籍的白衬衫吸引了我的注意。那分明是我的衬衫,而且是新婚之夜我穿的那件。当时守贞的处子之血流在了上面,她便不舍得清洗,珍而重之的收藏起来。可如今它包裹在一件床单里面,污秽不堪,那些污渍是什么东西,傻瓜都明白。

  我心里一阵难受,连这最美好的东西都毁了,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我,我的无能!

  不觉间,我已经将它拿在手上,衬衫皱巴巴的,米黄色的污渍到处都是,床单郝然也是结婚那晚的。想起这些象征婚姻的东西上满是别人的精液和自己老婆的爱液,我再一次失落起来。

  叮!

  一个小东西从床单里面掉到了地上。是张记忆卡!我愣了一下,然后就想到了什么,我用颤抖的手捡起了那张记忆卡。

  犹豫了半天,我还是将它装入读卡器,插入电脑。很快盘符出来了,128G,而且是满的!

  点开盘符,里面一张张的视频缩略图显示了出来,我几乎一眼就能认出那个身影,守贞!

  很快我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卧室,甚至还有穿在守贞身上的衬衫,那件现在已经皱巴巴的,满是精液的衬衫。

  我一阵天旋地转,右手却鬼使神差的打开了视频。

  “好妹子,你可真是长情,这东西都还留着呢?”

  视频打开了,先传出的竟是邓慧芳的声音,充满了调侃的味道。

  接着镜头里出现了卧室的婚床,守贞赤裸着身子背对镜头,正在往腿上穿一条肉色的丝袜,王京贵赤身露体的站在床边,手里拿着那件衬衫在往守贞身上穿,守贞左右躲避,看得出很不情愿。

  “王哥,不要这样,我已经很对不起我老公了,床单用就用了吧,他不知道,衬衫真的不行!”守贞动听的声音传来,随后站了起来把丝袜拉到腰上,开档的!两瓣匀称饱满的阴唇在丝袜衬托下更显得诱人,稀疏的阴毛上面挂着水珠,大概是刚洗完澡。

  “说了,现在开始要叫我老公,至于这衬衫嘛,嘿嘿…你就说找不到不就行了。小老婆,其实你也很想穿着它让我吧,承认吧。”王京贵把衬衫披在守贞身上,然后伸出舌头舔弄守贞的耳后,不时在她耳边吹气。

  “不行的,我老公…唔…”守贞的语气仍是不容置疑,我心里略感安慰,可想到现在衬衫上那些污渍,就明白守贞最后还是屈服了。王京贵不给守贞说话的机会,双手把住守贞香肩,大嘴吻了上去,双膝弯曲,胯下的那条庞然大物,径直从守贞两腿之间穿出,硕大的龟头像枪头一般,一不小心就顶到守贞的肛门上,守贞的身子颤了一下,嘴里唔唔叫了两声。

  “傻老公,你小老婆在提点你呐,还不快多捅几下!”邓慧芳的声音又再响起,镜头也慢慢靠近守贞,很难想象那个端庄贤惠的女人会这么放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