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校园春色  »  [青春校园] 妹妹的朋友
     芹儿是妹妹朋友,是1班的班长。虽然长得一般,但是声音很嗲,而且人才16岁,再加上她走路的时候小屁股一翘一翘的,非常诱人。每天晚上我的脑海中总是出现她的身影,一边翘着小屁股一般向我抛媚眼。于是睡觉前意淫她就成了每天的功课之一。

  我日日夜夜的想念着芹儿,虽然我们的关系很好,但是我很有自知之明。她是个专一的人,肯定不会答应我的非分要求。所以得到她的唯一机会就是迷奸她!

  出发前,我为我的梦中情人做了充分的准备:迷奸粉是一定要带上的,这东西溶于水猴无色无味,可以大大提高计划的成功率;避孕药也是必不可少的,我可不想和我的芹儿欢爱的时候考虑会不会有后代的问题;最后就是数码相机,我要把芹儿的玉体完整的记录下来,供我以后慢慢回味享用,而且如果做事不小心被她发觉,还可以当做要挟她的致命武器。

  旅途的过程漫长而又难耐,芹儿显然是第一次去北京,一路上问个不踢你个,而我脑海里的画面全是晚上我们欢爱的场景……想着想着,我的小弟弟不自觉站了起来,我赶紧默念几遍毛主席语录,才防止了更尴尬的事情发生。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我们终于到达了北京。疲惫不堪的我们找到了之前预定的旅馆就一头扎进了床的怀抱(当然是暂时睡在不同的房间)。当我们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我简单洗刷了一下打电话叫醒了芹儿,然后一起出去吃午饭。由于我的迷奸计划即将实施,心理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所以总是心不在焉的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庆幸的是她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只是简单的认为我仍然没有从旅途劳顿中休息过来,还关切的叮嘱我要好好休息。我嘴上答应,心里却乐开了花:为了你,再累也不休息!

  在度过了一个无聊的下午后,晚上终于来临了!我们吃了晚饭去她的房间看电视,因为我一直在等待下手机会,所以电视节目基本没怎么看,她换什么台我就看什么,偶尔聊几句无关痛痒的话语。

  机会终于来了,她翻遍行李箱发现来时带来的矿泉水都喝光了,因此必须用旅馆的保温杯烧开水喝。我殷勤的拿过她手中的保温杯并表示我来烧水,让她继续看电视。她很高兴的答应了!哈哈,我的计划终于可以实施了!我拿着保温杯去水龙头接水,然后拿出了我珍藏已久的迷奸粉和避孕药的混合粉末,和自来水一期倒进了保温杯。由于旅馆的房间只有洗刷间才有水龙头,而洗刷间和床之间隔着一道厚厚的墙,所以我的这些动作芹儿根本没有发现。接下来又是一段难熬的时间:等水烧开,然后再等开水变成凉开水……当芹儿拿起杯子把谁一饮而尽的时候,我心里一阵狂喜,差点喊出声来。幸好我及时忍住了。然后芹儿天真的拿着杯子问我喝不喝水。开玩笑,我喝了水陪着你一起呼呼睡到天亮么?我借口不口渴婉拒了她。过了10分钟左右吧,芹儿开始哈欠连天,看来是药效发作了!哈哈,芹儿现在确定是我的胯下之物了!不过我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继续在她的房间里看电视。直到她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我才故意心疼的问她是不是想睡觉了,芹儿费劲的点了点头。于是我假惺惺的让她早点睡觉,而我则假装回自己的房间。这次她连点头的力气都没了,我把她扶上床,起身向门口走去,顺手关掉了她房间的灯,然后打开门,故意做出离开的样子。当我的身体快要出门的时候我迅速缩了回来,轻轻退回她的房间,用力关上房门。随着“蹦蹬”一声,芹儿的房间进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我紧贴着房门,心理默数“1、2、3、4……”这样做是为了再拖延一下时间,让药效更充分的发挥出来,让芹儿睡得更沉更香甜。俗话说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当我数到300的时候,我终于开始行动了,我故意弄出点声响,没有回应。然后我打开了灯,叫了一声“芹儿”,还是没有回应。我大喜,急忙向前迈了两步,呈现在我眼前的是芹儿睡得香甜的画面,我的大脑瞬间空白,下体迅速充血膨胀。我脱下裤子,不再限制我的小弟弟,也该让它满足满足了!我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芹儿床前,仔细的观察她的睡姿。男人对于已经到手的猎物是不急着立刻占有的。芹儿在床上平躺着,脸上一片安详,长发无规则的散在枕头上,杯子正好盖住一起一伏的胸部。我伸出颤抖的双手帮芹儿掀开了被子,轻轻的脱下了她的睡衣,芹儿便穿着三点呈现在我的眼前。今晚芹儿穿了一件肉色的文胸,下体覆盖着白色的小内裤,看起来非常性感。我的双手在芹儿玉体上自上到下的抚摸着,感受着她的体温,感受着她的呼吸。我的双手经过了她挺拔的胸部,经过了她柔软的大腿内侧,最后停在她的双脚上。我坐在床边,将芹儿的双脚放在我的膝盖上观察起来。芹儿的脚不算很大,但是很细嫩,脚背有点黝黑,脚心却很白皙,脚趾甲有轻微修过的痕迹。我轻轻的挠了一下芹儿的脚心,芹儿像触电般迅速把脚收回,原来芹儿害怕挠脚心。知道了这一点,我重新捉住芹儿的双脚,右手按住她的脚腕,左右不断的骚扰她的脚心。这次芹儿怎么挣扎都无法把脚收回了,虽然在睡梦中,但是挠脚心的感觉让芹儿很不舒服。她一边挣扎着试图收回小脚,一边从鼻孔里发出“嗯嗯”的不满声。殊不知,这让我更加亢奋,男人的征服欲在此刻显露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