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家庭母子造人运动
实在不想做出这种事!即使这算不上的错。是她挑逗我的。

  她……我的母亲,怀胎十月把我带到这个世界的生身之母,她年纪不少了,差不多三十多岁。

  不过她保养得好,表面看来只有二十八!九!岁,身裁也没有走样,走在尖沙咀、中环街头,同样引来不少男人的注目礼。

  有着一个风韵犹存的母亲,我竟然会有被她电到的感觉!不要怪我!这只怪我的美丽母亲实在有吸引力,而且最要命的是她不只漂亮、而且风骚!对於正值年轻力壮的我,那有能力抗拒那种诱惑,虽说她是我的母亲。

  平时在家,我会有一种被她引诱的感觉,最初还没有实际行动,只是偶然拍拍我的腰,或用身体(有时是胸)贴住我的背,直至……那个星期五晚,当家中只剩下我和母亲,她忽然对我说:「阿豪,你爸都有心无力喇,『晚上…跟我做爱时候,居然一路都软……」一面委屈。

  我还没弄明她的用意,母亲已经接着道:「只生你这一个儿子,後面就不行了…,几年过後…要我想再多生个孩子。我这个年纪都差不多都要停(经)了喇,如果不趁这两年,以後哪知有还有机会吗……」母亲皱起两条幼眉,慢慢靠近我,轻声道:「我都系为你阿爸好……」!我以为自己听错,母亲摆明要搞我!我想拒绝,但她已经在我面前宽衣解带,平时一家人吃饭的大厅上……母亲秀出一副傲人胸围,及半透明贴身色内衣裤。

  只望了一眼,我的下体已经充血勃起来了,这家夥,竟然在这时候表态!

  怎料母亲的手比我更快,她轻轻摸到我的下阴,口里像呻吟:「噢,你硬起来啦!你…!」真可恶!那家夥给她一抓…越弄越硬!我想推开母亲,不过,双手一伸,触及她左边的乳房。

  母亲抬头朝我一笑……两只手便绕到自己身後,解着胸围扣。一双尖荀型的乳房衬着嫣红色的乳头,而且还左右摆动着,实在惹火得不行,母亲凑前,一把就坐上我的大腿……我嗅到一股洗发水的气味……她一边以屁股压住我的阳具,一边将半个乳房贴着我的脸颊……热呼呼的大乳房。

  母亲主动替我褪下牛仔裤、内裤,五根手指还来回轻抚着我胀得要爆的阴囊……她轻把起两鬓秀发?……母亲的口已吸吮起我勃起青筋尽现的阳具。

  两条『软熟』的嘴唇吮着我的阳具,而舌尖更轻舐我龟头的顶端……转眼间,我的阳具已布满了母亲的口水,甚至多得滴下来。

  我轻轻扶起母亲,再拨开她的半透明内裤,弯腰用鼻子往她黑丛丛的阴阜一探,唔……很强烈的熟妇气味……我先以舌尖拭抹她两侧裂缝,然後前後伸缩舔着她的阴道口。再用两根手指扳开那两片嫩红色的湿滑阴唇,曾几何时,意会到自己就是由这个地方出来的,现在……我将要重返自己的出生地。

  我用舌尖深探入母亲的阴道内,舔之外,我更吸吮她那汹涌而出的阴水。

  母亲这时已忍受不住,轻轻的低吟:「我……我……」我当然明白母亲的用意,我轻轻拉下她那件薄薄的内裤,分开她的两条腿,靠住梳装台,我们就站着干了起来。

  阳具很顺利地滑进母亲的阴道,母亲『喔嗯!』的吟叫了一声,然後深深呼出一口气。那一刻间,我真正意会到自己正征服着自己的母亲!自己的生殖器官正和自己亲生母亲的生殖器官紧紧结合。母亲没有即时抖动,像在享受那愉快的充实感。过了一会,她才轻轻的上下摆动。

  动了十多下,我才扶着母亲的腰继续抽插,见她侧着脸,用右手撑着墙,我有点儿不忍……毕竟她气力是差了点,於是我转换姿势轻轻将母亲放在梳装台上,接着便全力……将我充满生殖慾望的勃起阳巨插到母亲子宫深处。

  「呀!——啊啊——啊——」母亲连声呻吟,忽然按着我的肩,喘着气道:「别摇太快,你会很快射的……」我「唔」了一声应着,便施展『九浅一深』之法,节奏规律的慢慢地享受母亲的美丽肉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