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玄幻  »  [玄幻奇幻] 清营别传之副将曾明亮的故事─颜暮雪篇
十步开外,山坡上,一棵几乎要两人环抱的老松树下,一个女子.

  那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年青太平军女将,在山谷内的风,吹起她额前丝丝秀发时,仍可见她栩栩如生的美丽.

  她眉淡如烟,尖巧的下颔,雪意苍白的容颜,清秀楚致中有种如雾的郁恨,久久无法散去.

  她肌肤胜雪,身无寸缕,洁白饱满的乳房上,嫣红而怒挺的乳蕾,如傲放的红梅,有一种让人过目不忘的不屈不挠的惊艳.

  她身上,至少有十几处伤口,其中在胁下,有一处致命的刀伤,可以判断,在她被俘的时候,已经在战斗中身负重伤,奄奄一息.

  而从她下体处的撕裂情况与浑身上下的精斑与青淤的伤痕来看,她至少经受了四五十人陨系轮奸,以她的伤势,不可能承受超过十人的奸淫.那么,接下来恐怕就是对于一个美丽女死者的蹂躏了.

  最后,这个女太平军的裸尸被一杆长枪自那怒挺的双峰间贯穿而入,钉在了这棵百年老松树的树上,而她的小腹还给一刀剖开了,肠胰被掏空了,空空的腹腔内,凝结着大块大块的血块,血已经流了,树下的女体苍白得令人目眩.

  她的裸尸就这样挂在那里,大概是才死不久之故吧,躯体依然柔软、美丽,具有弹性.而失去了血的胴体,在树影波娑里看过去,连钉在那里的姿势都那么悲凉凄清,有种幽暗深沉的艳丽.

  她叫萧小妹,是长毛女军师帅高胜雪的部下两司马,也是湘水一带有名的长毛女将.高胜雪、颜慕雪、丁洁梅、钟诗雨、萧小妹,这一个个名字,曾是我湘水边,勇字营将士的噩梦.

  湘军勇字营总兵程秉章联手烈字营总兵慕长胜,集结了三万湘军,将河州女营的长毛女军师帅高胜雪和数千女兵围困在河州城达三个月,河州终告城破,高胜雪却率残余女营将士数百人,趁我大部湘军冲入城中大肆奸杀抢掠之机,自兵力最弱的西门突出城外.

  河州城外十里,南山的青溪谷,是通往连州的唯一出口,连州是长毛的根据地之一,只要冲过青溪谷,高胜雪就可以前往连州,与那里的长毛守将高天宇汇合,重整旗鼓.

  我,总兵大人程秉章的心腹爱将曾明亮,率两千精兵守在这青溪谷口,一为防高天宇来援,二为阻止高胜雪出逃,已经守在这里三个月之久.

  围城三月,高天宇竟未发一兵一卒来救,这让我疑惑不已,就在破城的最后一晚,程总兵抽调我一千二百精兵参与攻城的最后一战,而我仍然守在这里,因为我相信,我终将会在这里见到高胜雪.

  半个时辰前,终于开始了血战.高胜雪突围的前军,两司马萧小妹,率近五十名女营骑兵冲击青溪谷口,一场血战,女骑兵几乎全部战死,萧小妹也重伤被俘,奄奄一息.战死的女兵被砍首悬于阵前,无头裸尸被丢弃在谷内青溪之中,把清清的溪水染得血红血红.萧小妹被擒住她的小高与部下轮奸致死,裸尸就钉在了这棵谷口的大松树上.

  守在这青溪谷口,此时此刻的我,心中满是复仇的欲望与一种莫名的感觉,为的就是高胜雪这个名字.三年了,这三年中的每一个日日夜夜,我无不咬牙切齿地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这个名字.

  我叫曾明亮,三年前,我才十六岁,住在湘水边上的一个平静小县城内,县令高昌河是个清官,百姓们也安居乐业,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而祥和,我们那里在湘水一带也可以说是少有的富饶之地.有点像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父亲大人是县城内数一数二的大财主,和高县令是至交,也是县城内出了名的大善人.在整个县城内,可谓德高望重,无出其右.我自然也是一个人人羡慕的贵公子,而且刚刚中了举人,更被大家视为县城内的骄傲.

  这一切都因高胜雪而改变.

  那一年,高胜雪还是女营旅帅,她奉忠王李秀成之命,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带领两千女兵围住了我们的县城.高县令的县衙衙役和县城魏守备的官兵,合起来也就两百来号人,在短暂的抵抗之后,就打开城门投降了.

  记得高胜雪入城的时候,我与小高,高县令的独子,一起到大街上看女兵入城.在我们那一带,长毛一向是我们大家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何况这次入城的是女长毛,怎么可以放过这个大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