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与老师妈妈赛前练习

??????一大早起来破事就这么多,心烦的披上真丝睡衣睡眼朦胧的晃悠到客厅里。

  “嘛呢,一大早不让人安生”

  “哥,妈昨天不是说了吗,就那个事”弟弟支支吾吾的说道。

  靠,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原来老妈还真打算干这事,想起来我就头疼。

  不为别的,昨天我和弟弟一散晚自习回家就被老妈抓了壮丁,原因吗?就是一年一度的母子性交大赛要拉开序幕了,这不别人没急老妈先急了,于是说好趁着今天早上吃饭的功夫培训一下我和弟弟,这事闹的唉。

  低头看看自己软塌塌的鸡巴,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这个妈妈呦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得嘞作为您的亲生儿子我就舍命陪美母了。

  我妈郑雨柔,安城国际中学男子高中部的年级主任兼高二(一)班的班导和语文老师,也就是我和弟弟所在的那个班。年纪仅三十六的妈妈不仅年轻貌美体态妖娆,更是整个男子高中部男老师男学生心目中的女神,要知道我妈可是整个年级唯一的女老师。

  单独所谓的美貌才华是不足以支撑妈妈做到现在的这个位置的,真正令大家佩服喜欢以及校董们支持的原因是,我妈曾经拿过国家一级女子性奴大赛金奖,并在之后的多人女子花式性交大赛中以传说中的房事七十二式征服了在场的所有评委,包括场上数万观众和屏幕前不计其数惊讶的脸。

  娥眉臻首步步生莲,从记忆起妈妈身边就没缺少过各式各样的追求者,所以我记事起学会的头两个成语就是源自妈妈本身。

  美,美的妖娆,骚,骚的入骨。这也是妈妈日常在学校中的行为准则。只要你学习足够优秀,无论你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你都能把我妈按在身下狠狠的蹂躏她草她,这也是学校学习氛围浓重的原因,毕竟只要下点苦心就能草到貌美如花前凸后翘的冰山美女主任,那是多么合算的一件事啊。

  “阿飞,阿飞”回过神来的我看着面前不沾一丝风尘的姣好身影,我不禁微微一笑,如此美妇人居然是生我爱我疼我的妈妈,我何其庆幸。

  “小飞,妈妈也没别的事,就是昨天和你说过的,妈妈想拿第一的”说完从来不苟言笑的妈妈居然羞涩的点着指尖不知所措“原谅妈妈好吗”

  弟弟也在一旁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我能说什么,其实我可爱的妈妈啊我早原谅你了,我心里暗暗想到。

  “首先是这样…”

  见我没反对,妈妈差点兴奋的跳了起来,我和弟弟目光触及到一块,无奈的摇了摇头任凭妈妈摆弄。

  “然后在这样…”

  “嗯?就这样就可以了”

  我和弟弟分别被妈妈按坐在两个早已摆好的椅子上,彼此微微呈一条直线,接着妈妈脱下我和弟弟的内裤,同时露出我们的鸡巴开始舔弄。

  “嗯,滋滋,小飞的鸡巴,滋滋,还是那么好吃,嗯嗯”

  妈妈一边撸着弟弟的鸡巴一边吸溜着吮吸着我的阴茎,口水直接打湿了我的睡衣。

  “嗯啊,滋滋,轻,轻点,滋滋,好香的嗯哼,大,大肉棒嗯”

  “柔,柔儿一辈子,都吃不腻,两位嗯哼,两位爸爸的,滋滋,大鸡巴,啊嗯”

  妈妈一会舔舔我的肉带,舌尖不时略过我的龟头带走上面的分泌物,一会儿又使劲嘬弟弟的大长屌。本来不大的殷桃小嘴被撑得慢慢的,就差捅到嗓子眼了,我和弟弟一阵心疼忍不住停下手中不断在妈妈胸口摸索的大手,终止了妈妈的口交。

  弟弟的鸡巴从妈妈嘴中抽出的一刹那,我分明看到妈妈眼角渗出的泪水,眼圈中淡淡的缕缕红丝瞬间让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妈妈泪如雨下扑在一旁的椅子上呜咽着不能自已,“我苦苦练了那么久,为什么没有用”说完葱段般的手指紧紧捏在一起捣在地上。

  “妈妈”

  “妈咪”

  看到这里,我和弟弟再也坐不下去了,我们起身一左一右把妈妈扶了起来抬到卧室的床上。看今天这情形,我对弟弟点了点头,弟弟会意的拿起手机走了出去,上学是不行了但假必须请,我们兄弟俩实在放心不下我们的宝贝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