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老师 男老师
是一个在农村家庭里长大的孩子。的亲生母亲,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和邻村的一个瓦匠跑了,爸爸觉得自己很委屈也很窝囊,一气之下喝药自了杀。

  留下可怜年幼的我和爷爷奶奶。由于老年丧子,爷爷奶奶年岁高,差一点他们也跟着去了。还好当时有亲属和村民的照顾,年老的爷爷奶奶没有倒下,肩负起了对我养育的责任,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

  等到7、8岁稍微懂事的时候起,周围的孩子经常欺负我,骂我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骂我,爹是个窝囊废,妈是个破鞋,还有很多非常难听,非常磕碜的N倚,不懂啊。虽然和他们对骂,对打,也没人帮助我,所以经常回家哭鼻子,奶奶看我可怜也跟着我哭。等我在大一些我个子也高,谁在骂我,欺负我,我就和他们架。有一次邻居家的小男孩,被我用石块砸伤了脑袋。奶奶带着我到邻居家给人赔礼道歉。从那件事起,全村的孩子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孩子就是孩子,能懂什么。全村的好心人还是很多的,知道我们很可怜对我们的家都很照顾。

  我爷爷奶奶的口碑在村子很好的。尤其是我死去的父亲口碑也相当不错。村民们都可怜我们家。知道我们家的实际情况。都愿意帮助我们。我家的地大家帮着种,帮着收割,帮助卖。一到年节了,左邻右舍的送点这送点哪的。还有村委会帮助我家向民政部门申请困难补助。现在想一想,如果没有当初村民的照顾和帮助还有国家给我们补助。也活不到今天。

  其实听到这,我想说点什么,可还是忍住了没去打搅她的讲述,我搂过她静静听着。

  哥,我是9岁才上的小学一年级,比周围的孩子都大一岁。你也知道,家里的经济来源少,家里穷啊,拿出不钱供我上学,虽然当时不用交学费啦。可还有「书本,交通,学杂」等等的费用。还有就是家里离学校远,上下学也是个问题。

  县里扶贫的干部看不下去,认为我这么「聪明漂亮的小姑娘」怎么不让接受教育呢。县里的领导让村上特意为我在教育部门申请了困难学生补助,还和学校沟通为我解决了「吃、住、行」等问题,「早,中,晚」三餐由住校老师来负责,睡觉和住校的一个女老师一起住,至于周六、日回家的问题,由村干部负责接送。

  平时我就住校。就这样,我上学的问题解决了。也开始了小学学习生活。

  我很懂事,学习也很认真,由于我没有经历过学前教育,一开始还是有些吃力,还好我够努力也就跟上大家了。老师和同学们也都很喜欢我。村子里的小学不大,有6个班级,一个年级一个班。1- 4年级都是女班主任教我们,等到了五年级的时候,原来的女老师嫁人了,老师的丈夫利用各种关系把她调回了城,学校给我们换了新老师,一个大学刚毕业的男教师教我们。也就是24,5岁的样子,个子高高的清瘦的,带着眼镜,很有书生气。我们都很喜欢他。

  那一年我13岁,由于多方面的照顾,我由原来瘦瘦弱弱的模样,也长胖了,皮肤也白了,也变得好看了,个子高了,达到了一米4多,我身子发育的很快,家里也没钱给我买新衣服,都是邻居、亲属、还有好心人送的。有大有小穿着也不是很合身。能穿上别人送的衣服我就很开心了。衣服到时是有的穿,可有些没穿几次就小了。尤其是胸前的两块肉发育的很快,也没人给我卖胸衣呀,就任由自由发育,一天比一天大,比有些十八九岁女孩的胸还要大,比和我一起住的女老师的都大。有一天洗澡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下面有了些稀稀的毛张了出了,色的,细细的,摸着很柔软。我以为我生病了,把我吓坏了,反正是挺害怕的。

  我想起了一件事情,女老师没调走之前带我去洗过澡,她的下面就有黑黑色毛发,后来发现并没有什么症状,就放心了。原来和女老师一起住的时候,有些女性的难言之隐还能和她叙说,她可以帮助我。女老师在的时候对我非常好,也很照顾我,就相似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可当时女老师返城了,没法办找人倾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