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激情小说  »  我和姐姐的故事(2)


  两人离得这么近,彼此听得到互相的呼吸,看着她嗔怪发怒时,令人窒息般的迷人模样,再加上她的双手都被我握着,我情不自禁地吻了她,这次姐姐虽然双手也在挣扎但没有上次那样的力气,我的手紧紧的扣住她的手臂,姐姐的嘴唇好温润啊,虽然她左右的摇晃着头,但我依然开始深吻她,将我的舌头也试探着向她嘴巴深处伸去,姐姐说,放开我,我们是姐弟,不可以的。但我此时已经是欲火中烧,一刻不停,手也开始紧紧的抱着姐姐光洁的背部,渐渐地姐姐不再反抗了,意识中我们都不再想别的了。

  我们紧紧的搂抱住对方,我的阴茎十二分的勃起,已经坚如钢铁,姐姐肯定感受到了这个力度,我一跃而起把姐姐抱起就往卧室的床上,姐姐好像意识到再这么发展下去的严重性,声音提高了点说,不行,不行,小弟,快把我放下,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蛮力,把姐姐放在床上就将身子压了上去,继续狂暴的吻她,双手有力的上下的抚摸她的脸庞,隔着乳罩摸她的乳房,手渐渐地往下面游走,姐姐拉住我的手不想我再往下面摸去,我哪里能挡得住,说,姐姐,好姐姐,给我一次吧。僵持几次之后,姐姐唉了口气,不再反抗,说我们这是在乱伦啊,我说,我不管,我只想要你,姐姐。姐姐被我压在身下,也不再说什么了,无奈地闭上了她美丽的眼睛,我说,就一次好吗?姐姐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好吧,就一次。

  我得到这默许,胆子变得愈加大了起来,疯狂的亲着姐姐的嘴唇,面颊,额头,手也不停的用力的揉捏着姐姐美丽高耸的乳房,仿佛我面对的不是我的姐姐,而是歹徒在蹂躏一个花季的少女,很快姐姐也开始呻吟起来,毕竟她也不是第一次做爱,我脱掉了姐姐的乳罩,顿时姐姐美丽的乳房在我的面前一览无余,那是什么样的乳房啊,白皙高耸,两颗处女般红润的乳头挺立着,像两颗小巧可人的红宝石,淡淡的乳晕,我的嘴巴风疯狂的吮吸着,轻啜着她的乳头,姐姐的呻吟声已经不能自己了,我先是迅速地脱掉了我的内裤,接着就去脱姐姐的蕾丝三点式,姐姐有些感应地将自己的臀部向上抬起,我将这最后的一小块性感的遮盖褪去,褪的时候我的双手从姐姐的浑圆结实的臀部一直滑到姐姐修长的大腿,直到脚跟,慢慢地先抬起她的左脚将内裤完全褪去,捏着她的脚,我才发现姐姐连脚都那么耐看,但我不像三级片中的主角一样喜欢抱着女优的双脚吻。

  这时姐姐的身体终于在我面前一览无余了,淡淡的阴毛,柔软而细腻,身上女性青春的气息在闪跃,没有一丝的赘肉,乳房因为平躺的缘故有点胀大,但一点也没有下垂,更加的让人窒息,姐姐半睁着美丽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目光充满柔情,头发蓬松而散发出洗发后的清香,半是妩媚半是娇柔,再看看我自己全身赤裸,下体膨大,阴茎就如同重机枪长长的枪管,坚硬挺立,龟头因为极度地暴涨而显露出吓人的暗红色,阴毛浓黑,一瞬间我就俯下身去,贴紧了姐姐的诱人的酮体,两个人忘记了世间的规则和禁忌,如同两条饥渴的游龙一般在床上翻滚,抚摸,亲吻,用腿夹,用牙咬,大力的呻吟,我的手触碰到姐姐的鲍鱼,已经开始有少许闪亮的淫水流出,姐姐身体有些颤抖,我分开她的双腿,双手轻轻地拨弄着姐姐的阴毛,姐姐的呻吟声简直不可抑制,好在有电视声音做掩护,我的嘴巴贴上姐姐的会阴,舌头开始由上向下开始刮添,姐姐的两条腿不停的在床上划动显然是已经承受不住在极度的刺激,我的舌头已经触到了姐姐的阴道口,我吸取和舔拭了她淡淡的淫汁,猛然地将自己的舌头向她的阴道内尽力的伸去,边伸边四处晃动,此时姐姐猛力的晃动着自己的头颈,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身体开始扭曲,说着,好弟弟,快点插姐姐,姐姐受不了啦,快插我。

  此时我也有点经受不住了,甚至连龟头上也出现了点粘液,我分开姐姐的大腿,用手扶着自己大大的鸡巴,对准了姐姐的淫水泛滥的小穴,闭上眼睛,身子向前一挺,姐姐,啊了一声,我的超长的大鸡巴没根而入姐姐的小穴,姐姐的穴好紧好热啊,我不由自主的开始了狂野的活塞式的抽插,姐姐的呻吟声似乎超过电视节目的声音,但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狠狠地抽插了姐姐百十来下,姐姐下面是淫水泛滥,两只手在抽插的同时蹂躏着姐姐的诱人的波,姐姐的乳头直立着,脸色出现潮红,和书上介绍的女人高潮时的样子一样,姐姐闭上眼睛很享受的样子,但也是极度的淫荡,急促地说,弟弟快点,再快点,我在她的催促下,吸了口气,雄狮一般更加快速的深深的来回抽插了四五十下,突然感到一股热流-不是来自我的体内而是来自姐姐的体内,姐姐竟然先射了,突突的几下,我的龟头在这种刺激之下终于挺不住了,淫根深处一热,龟头顶住姐姐的子宫颈,身体暂时停住,浓浓的精液如同黄河泛滥以不可阻挡之势,一股一股狂泻而出,全部射进了姐姐的子宫内部,姐姐在这热流的刺激下几乎要昏厥过去。我的鸡巴还停留在姐姐的淫穴内,但也在慢慢地收缩疲软,终于风平浪静了,这是我与我的姐姐的第一次,真没有想到我们第一次竟然双方都同时到达了高潮,不可思议啊,但我们不经意间做到了。姐姐已经完全被我臣服,还陶醉在刚才的高潮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