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激情小说  »  我的偷情史(6)


  侧身从后面进去,感觉很紧,而且进入不深。我不断地耸动,她也极力配合,有时力气很大的往后抵我。还拼命对我说不要停。好舒服好舒服,她不停的嗫嚅。这样的确很舒服,但是很显然,让我高-潮好象不可能。我拉过她来,翻身趴了上去。这样的进入,让我们都长长的啊了一声。这个传教士的姿势,多么的老土,又多么的实用啊。插入的很深,湿润的私处包裹着,每次抽动象是滑过长长的刺激的隧道,引来下体一阵阵的快感。她也每次都用力的往上挺,迎合着我。我的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她的嘴,她吻着我的手,最后轻缓的吞进我的一根手指,口水湿润了,然后慢慢由上到下的吸吮。哦。好温暖的感觉。那个夜晚。在列车上。我们做一阵爱,然后又怕人发觉的分开铺位来睡。过了一会,两个人又粘在了一起。直到天色微明的时候,才疲惫地休息。我怕睡过了头,让她睡,等到她醒来,已经快要到省城了。

  出来火车站,我们找了个药点,买了毓婷,用随身带的矿泉水喝了下去,我的一颗始终悬着的心才落了地。要暂时分手了,我问她,“总共有多少次高-潮。”她说,“13次。”又说,“可能好久没做的原因,很容易就达到了。”以前我不相信一个人会来那么多次,而且不相信来了那么多次还会记得住。没想到,这一切都是真的。女人,无所不能。 要回家了。我们约好一起回培训班的时间,就依依告别了。 再回到培训班,大家好象久别重逢的老朋友,热情的不得了。也可能感觉到相见时难别亦难吧,彼此之间都会毫无顾忌的开一些玩笑。我把第一天碰到的几个女同学都几乎拥抱了一遍。他们也几乎都会问起兰来了没有。我只回答,不知道。我没有和她联系过。

  快要返校的时候,我打过兰的电话,没有人接。后来她回了信息,说是不和我同路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方便问原因。郁郁寡欢的一个人独自返校了。开学两天以后,她才回来。上课的时候,我写了纸条问她怎么啦。她回答,“我有了。”我当时一下子竟然有点懵了。看她的表情一本正经,好象不是说笑话。 晚上打电话约她出来,两人又在寒冷的街头漫步。我问,“真的怀上了吗。”她反问我,“要是真的怀上了,你说该怎么办。”我语塞。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虽说当然是打掉,可是这样的话比冬夜更让人寒冷。“就知道你是个没胆的男人,怕负责任。”她假装生气。“如果怀上了,那就嫁给我吧。”我也假装很男人的说。“得了吧,那我们两个人以后还有脸面见人吗。”她说。

  是啊。我们两个人的家庭,拆散了,然后组合在一起,会让别人说什么呢。欢娱是快乐的可是总有这样一些烦人的事情等着你去收拾。 走在无人的风里,我拉她的手,她甩开,我再拉,她又甩开。我双手环抱住她,看她在我的怀里挣扎,去吻她,她头不停的摆动,最后还是被我吻住。她突然发疯了似的,反过来吻我,两手把我搂得紧紧的。用力的,深深的,吻我的嘴唇,我的眼睛,我的脖子。然后趴在我的怀里,小声的抽泣。 我只好轻拍她的背,小声问她怎么了。安慰她不要紧的,什么事都可以解决。最后,她说,“我只是怀疑怀上了。现在还不知道。要再等一个星期才知道。”我紧紧地抱着她,是我粗心,让她担惊受怕。“真的怀上了,陪我去做人流好吗。”她仰起头来问。我坚定地点了点头。兰问,“你有没有想过我。”我说有啊,几乎天天想。她也笑着说,“我也是。和老公做爱的时候也想起了你。”过了一会,她问,“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上你了。”我有些不知所措,在没有做爱的时候,谈这样的话题,是不是太过沉重了。我们都只想在这个俗世寻得一些欢娱,我们的心灵却要经受折磨。你只是想和我做-爱,是吗。“兰问。”不是的,我也喜欢你。“我有点吞吞吐吐。”傻瓜,别害怕。“她笑,”我就是怕爱上了你,所以回来的时候没有和你同路。也是舍不得老公,我很爱他。“到了宿舍门前,为了让别人看见,我们分手,打算一前一后的进去。她对我说,”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两个人吗。“我沉默。她又说,”不过我知道,我不应该爱上你。“说完就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