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我的偷情史(4)


  去敲兰的门,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我说,“你坐飞机走啊。我单位只能报销火车票。”兰微微一笑,说,“那我也订火车票吧。”我说好吧。我们一同去找老沈,让他改订火车票。老沈走了,兰留下来和我商量几时出发,要带些什么东西走。要不要买些干粮和水。我说,睡一晚上就到了,你以为搬家啊。她笑了。第二天下午5点多,我们一起上了南下的火车。这时候既不是年终,也不是节日,卧铺车厢空空的,没有什么人。一节车厢只有不到10个人。车头车尾的卧铺各有几个人,似乎都是一起的。车中间的铺位只有我们两个,都是下铺。我说,“怎么样,比坐飞机舒服吧。飞机上连上厕所都麻烦。这里想躺着就躺着。”兰也连忙说是啊。“老是以为火车很挤,没想到平时还真空啊。”在车上买了两个盒饭,我又要了两瓶啤酒,和一些小吃零食。吃饱了饭两个人就慢慢喝酒,吃东西。天很快黑下来了。车外一片模糊,车厢内白芷灯很晃眼。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喝到后来她有些迷糊了。问我,“你怎么后来一直不找我啊。”我说“我怕你生气啊。”她说:“你嫌我是个坏女人吧。”我说不是。真的是怕再次伤害到她。然后坐到她那边铺位去,让她靠着我。她说,“人到了外地,真的好象放松了。总有一种放纵的感觉。我发现自己是个坏女人。”我说,“不是的。大家都一样的。主要是太寂寞了吧。”她笑了笑,说,“那你不喜欢我啊。只是因为寂寞?”我连忙说,“如果不喜欢你,我再寂寞也不找你啊。”她扑哧笑了,喝完最后一杯酒,就和衣倒在床上了。乘务员换了车票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许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吧。大家都懒得动弹。不过火车上有暖气,车开了一段时间,就开始觉得燥热了。兰睡在铺位上,我坐在那里和她聊天。她说觉得热了,就脱去了外套,然后又脱了红毛衣,丰满的胸部弹跳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她接着又去脱下裤子。“不脱衣服我睡不着。”她边说边钻进被子里。隔着被子,我知道她只穿了一套薄的内衣。竟然在这火车上就有点心猿意马了。

  我试探着去握她的手。她也没有反抗。她睡在枕头上,头发有些乱。我用手去理。顺手抚摸她的脸,她的耳朵,她的眼睛鼻子。她静静的躺着,一动也不动。我俯下身,去吻她。她也回吻了我一下,然后说,“小心有人。”我说,“人家以为我们是夫妻啊。”她笑了,大胆地主动地仰起头来吻我。一下一下的,象鸡啄米粒。我内心的情绪一下子跳动起来。狠狠地吻了下去。舌头又伸进她的嘴,缠绕和吸吮。 我的手伸进被子里。准确地摸到了她的胸部。我只在上面轻轻地扫过,就掀起她的内衣,推开她的胸罩,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我的大手覆盖了上去。她自己挺起一点身体,伸手从下面解开了胸罩。我的右手,轻松的毫无约束地开始抚摸她的双乳了。先是用力捏了捏,然后用掌心在乳头上轻轻摩擦,继而用指尖轻轻的拨弄乳头,用指甲轻轻刮擦乳头的周围。她是呻吟马上就蔓延开来了。“好舒服。”她说。我放开乳房,手缓缓向下,摸到她的大腿,隔着衣服慢慢摸上去,在中间地带略作停留就到了另一条大腿上。来回摸了几次,趁她不备,手从橡皮裤带下伸了进去,挑起三角内裤,手滑向了她的似处。她本来想阻挡,可是好象突然又放弃了。上面,我吻着她的脖子,耳朵。让她透不过气来。“你也睡进来吧。”她拉了一下我说。这时候还没有熄灯。说真的,我还是有些害怕。两个人睡在一起也不会有人理会。可是我还是放弃了。我说,“等熄了灯吧。”她笑,“胆小鬼。”我在她大-腿之间的手一下子探了下去,一片凸起的肉-阜,一层滑滑的毛,然后就探到了柔软的地方。用手掌覆盖着慢慢摩挲,感觉到她她的下身向上挺了挺,似乎在呼应着我。我慢慢摸索着分开她的私-处,分别将两边拉了拉,然后手指在浅浅的地方滑动,直到整个四周都湿润了。她的下-体起伏的更厉害了。整个臀-部在不断的扭动,嘴里发出低低的含混不清的声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说真的,我还从来没有为女人用手做过。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和m-l一样。突然听到她说,“我要。”我的血涌了上来,不管不顾,拨开被子,掀起她的内-衣,一口含住了她的-房。她啊的一声,吓了我一跳,因为太大声了。我暂时停止了一切动作,给她迅速盖上了被子,听车厢里的动静。有几个人在用方言聊天,有人在哄孩子睡觉,一切都那么平静。我们相视一笑。我小声说,“别太大声了。”她说,“我不是故意的。”我说,“你平时都叫-床吗。”她捶了我一拳。我抓住她的手,让她慢慢往下,她心领神会地奔着我那里去了。隔着衣服抚摸着我。“好大啊”,她说。“喜欢吗。”“喜欢,我现在就想要。”她的手就要去解我的皮带,我止住了她,“不行,等熄灯吧。” 她拉开了我的裤链,手伸进去寻觅。我那里早已涨-硬多时了。她先是抓住,狠狠地一握。然后上上上下下的摸,仿佛是感觉大小。然后手握成拳,不太熟练的套弄着。我好久没有做过,很敏感。知道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没有了,便想阻止她。她说,“是不是很想-射啊。”我说,“是啊。好久没有做了。”她说,“那我先帮你弄出来吧。”我有点狐疑地看着她,打量着我们的环境。好象这不可能啊。她说,“你坐上来点。” 我只得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往上坐了坐。她说,“坐到这里来。”她拍着枕头。我明白了。脱了鞋子,侧身向里,靠着她的头部坐着。我的身上批着她脱下来的外套。如果有人看到,只要不动作,也没人知道有情况。她的头大半埋在被子里,在外套的掩护下,她把我的小d-d掏了出来。先是翻弄了一下,然后放在鼻子上嗅了嗅了,我暗自庆幸,幸亏从培训班出来的前一个小时已经洗澡了。肯定一点异味也没有。她抬着头,小嘴凑上来亲了亲,然后伸出舌头来舔,在龟-头周围画圈圈。还有系带,顶头的口,都用舌-头抵-舐。我以为碰到了高手,可是当她整根吞进嘴中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她不太熟练,牙齿老是刮到我。我小声说,“别用牙齿。”她抬起头来说,“没有啊。我用嘴唇包住了牙齿。”我明白了,但是一时又跟她说不清楚。女人为了避免牙齿刮到,就用嘴唇包住牙齿,可是却是用嘴唇外侧来接触男人,这样其实还是会让男人感觉到牙齿的坚硬和刺痛。实际上应该让嘴唇扬起,用湿润柔软的嘴唇内侧含住男人,轻松自然的滑动,这样才舒服。过了一会,我还是忍受不了,就说,“算了,这样很难达到。”她也累了,也就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