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乱伦] 在老师家里性骚扰师母
我堂姊,是个怪人,看到亲戚不会打招呼,他们一家,因为我大伯(就是她老爸)很爱赌博,所以家都败掉了,他们现在跟我阿嬷住一起,除了婶婶比较热情,大伯就只会赌博,说话都说一些五四三,还有个堂哥,很少话,但最怪的还是我堂姊,有亲戚来都不会说声阿姨好还是什么的,就自己在那边看电视,还会自言自语,不然就是看到我,就说越来越高了喔!然后就走了,每天都待在自己的房间,常常跟我堂哥打架,现在堂哥搬出去了,比较少回来,所以也没了,堂姊高职毕业后,就没念书了,也没去工作,不然就是做没多久就没做了,她的脾气很不好,常常在骂三字经,我弟有一次不小心踩到她的脚,她就骂三字经,骂的很难听,

  她智商绝对没有问题,但个性就是怪,可能以前小时候常被我大伯打吧!她看到我大伯都会很听话,不然就又要被打了,神奇的是前两年她结婚了,任谁都不敢相信,而且对方是小开耶!两人还说什么天注定两人会在一起的,我去吃喜酒的时候,也很惊讶,对方长的很帅,后来没多久就离婚了,听说是我堂姊不习惯那边的住所,什么她都不习惯就对了,她宁愿回来窝在她自己的房间,我们这些亲戚听了后,直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大家都说怪人一个,我堂姊长得也还好,算普通,身材以前比较肉肉,现在也比较瘦了,外表看起来是正常人,其实个性怪的要命,不过她对我还不错,因为我小时候是给我阿嬷带的,妈妈说要省保姆钱,所以有比较长时间相处,我知道只要不要说到什么话刺激到她就好相处,有一次我和爸妈一起回来看阿嬷,我们就在客厅聊天,妈就说:「你没去看一下你堂姊,你们不是很久没见面了」我

  家族都用台语讲话,接下来请各位切换一下语言,我还是去看我堂姊了,她房间在二楼,她房间是那种用木板隔出的一个空间,不知道大大有没有看过,有门,但是为了怕不透风,所以没有全部封起来,就是说大块木板把它定在地板,让它立起来,但是木板高度还是不到天花板,大概只有七八分高度,留个空隙可以让空气流通,另外一边在用另一块木板隔起来,两块木板成垂直,这样就变成一间房间了,另外的两边就是墙壁,我一去她还是一样自己锁在房间也不知道做什么,跟钟楼怪人一样,但我又不敢敲她的门,等等又挨骂,这时我听到里面有声音,但不清楚,不是很大声,於是基於我的好奇心,我就搬了椅子过来,在拿短板凳,又加一堆厚书,从木板上的空缝偷看,因为我很害怕,所以我先是探头,然后发现没有被骂的声音,才确定没被发现,才慢慢把头往上升,看到我心脏差点跳出来,差点叫出来,我一手抓住木板,一手呜住嘴巴,闭气,我又慢慢把头往上探,堂姊正坐在床边,没穿裤子,双腿打开呈M字型,一手撑开**,另一手用中指插入,我心里直喊Oh~mygod!真是奇景,没想到怪堂姊,也会自慰,我看她把衣服往上拉,没穿奶罩,奶头都挺起来了,看的我下面也挺起来了,堂姊没刮阴毛的习惯,**沾湿了她的阴毛,暗色的**内有红通通的阴肉,看堂姊的表情很enjoy,我不敢打扰到她,我也不敢不看她,这样的堂姊实在太有魅力了,披头散发,撩人的美胸,可爱的**,真是让我看到发火,不时的发出呻吟声,真是可以拍成电影了,

  我把我的**掏出来,此时已经变成美国大香肠了,我不停的猛套,因为太激烈,一不小心摇到下面的书,我整个人啪的一声,掉下来!里面立刻传出一个声音:「干!死因仔!看三小~」然后堂姊开门出来,好像要扁人了,下面传来婶婶的声音:「楼定勒冲三?发生虾咪代计?」堂姊往下喊:「没代计!」让堂姊看到我的糗像,美国香肠还挂在外面没人买,我以为要被堂姊殴打了,没想到她没说什么,又回房间,但这次没关门,我就站在门边看,她看着我气愤愤的说:「要进来就进来,不要站在那(台语)」我进去后,堂姊:「门关喔好」堂姊又说:「干!你刚刚看丢三?」我无辜的说:「谋啊!」

  堂姊:「干!害爱看!不会回家看林老母A喔!」这时候,我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就回了一句:「李A!咖好看~」我讲完后我才后悔,我心想要被打了,没想到堂姊说:「干林娘!要看吼李看咖无A!」她居然全身脱光,吓了我一跳,还笑着说:「武好看谋~」我直直点头,又说:「好啦!去旁边看,我要继续爽啊~」没想到堂姊居然用词这么大胆,我坐到床的另一角,死盯着她的身体看,当时我穿短裤,**微微的露出裤头,她就说:「李继续啊!」我大胆的掏出**,开始打手枪,而堂姊一边自慰一边看我打手枪,她笑着说:「李五想要插看卖A谋~」我心想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这怎么可能,但我还是点头,没想到她说:「干!林北不后李插勒!」我本来满怀期待,又落空了,心里蛮干的,但是能这样看着堂姊打手枪,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我尻了半天,尻不出来,也许太紧张,堂姊才说:「好啦!好李插看卖A~」我心跳超快,超兴奋的,我站起来走到她前面,弯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