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乱伦] 女高中生的快乐丝袜
我叫李欣,是学校舞蹈队的一员,身高173CM,属于那种xiong小腿长的类型,(这可能也是我喜欢丝袜的一个原因)十六岁的我已经喜欢穿丝袜好长时间了,喜欢穿各种颜色的长统袜,连裤袜,反正是丝袜就喜欢,因为我喜欢被人盯着看,那样感觉很有成就感,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自己去超市买几双,然后偷偷的在家穿,但是每次自己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穿着丝袜的长腿的时候就觉得:可惜了我这一双好腿没人欣赏了,我总是想找个机会在人面前表演一下自己的丝袜的魅力。

  去年夏天暑假我去舅舅家终于让我如愿以偿,

  我的舅舅有一个正在上小学五年J的儿子,而我的舅舅舅妈白天上班经常不在家,我打定主意,把我的弟弟当成了我第一个目标,其实每个暑假我都去他家的,但是这次我做了充足的准备,在我到舅舅家的第二个早上,我们一起吃完饭后,舅舅舅妈 就都去上班了。

  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我和弟弟两个人,顿时我的心跳就变得飞快,弟弟是个很淘气的孩子,有着一双小眼睛,胖乎乎的他虽然人小,却长了好多根白发,而且还卷卷的,我呢,为了能好好的准备一番,假称因为天热还要去洗澡,然后就一个人走进了浴室,我飞快的洗着全身,尤其认真的洗了自己的双腿和我精心护理的嫩白的双脚,之后我偷偷的来到了门口放包的地方,以我最快的速度换上了一条紧身的牛仔短裤和一双崭新的银色细带细跟的高跟凉鞋,更加衬托出自己那一双白皙娇嫩的长腿,我犹豫着是否要穿着丝袜去见正在他房间学习的表弟,但是想到这样的机会一年也不会有几次,我的胆子一下就大了起来,于是我穿上了一双透明度很高的长统丝袜,踩上了高跟鞋后我更是心潮澎湃,我听着高跟鞋的细跟撞击着地面发出的清脆的响声,一步步的走向了客厅。

  表弟正坐在地上看电视,他只穿着一条超大的运动短裤,短裤下面露出他短粗的腿,当我走进客厅时他正在一勺一勺的往他那被两腮的肥肉挤的很小的嘴里送着冰激凌,我很从容的坐在表弟身边的沙发上将一双包裹在几乎是全透明的丝袜的腿放在表弟身边的桌子上,我真想用我的高跟鞋的鞋跟狠狠的踩一下他的大肚子。“哪来的香味儿呀”嗅觉灵敏的表弟一边说着,一边向他旁边的放在桌子上的我的双腿凑了过来,我假装向前探了一下头同时将离表弟较近的腿蜷了起来,然后提了提鼻子说:“应该是我袜子的味道吧?”“不对吧,你哪儿穿着袜子呢?”表弟满怀疑惑的盯着我的右腿,“就你的近视眼,我穿的是透明的丝袜”我一边说一边将右腿搭在表弟的左肩上,右脚正好托住表弟的下巴,这时表弟不仅发现我穿着丝袜,而且还穿着一双很简单的只有两根细带高根凉鞋,表弟瞪大了眼睛,仿佛要用他的眼睛吞食掉我的脚,他慢慢放下左手的冰激凌盒和右手的勺子,“怎么不吃冰激凌了?”我一边来回拉动着搭在表弟肩上的腿一边问道。“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呢!”

  表弟左手抓住我那与他肥胖浑圆的小臂一样粗细的纤细的脚踝,右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脚后跟,他的圆圆的鼻子头几乎是贴着我的脚认真的嗅着,“啧啧!好香啊!!颜色也不错”表弟不住的感叹着,我能清楚的看到他勃起的小弟弟将短裤撑的老高,我把脚的外侧主动送到了表弟的嘴唇下面。“你拿我的脚当什么吃的了?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要尝尝是否色香味俱全呢??”我娇嗔的问着表弟。表弟并不答话,他喘着粗气,敞开大嘴美美的啃着我的脚踝和脚后跟,从他脸上流下的汗水和嘴里流出的丰富的口水不断的将我的丝袜浸透,舔完我右脚的外侧,随着表弟的笨重的脑袋在我腿下钻过,表弟的肥硕的舌头也绕着我的脚踝一转从而开始舔我右脚的内侧,“味道怎么样呢?”

  表弟一声不吭,只管埋头苦干,他一直的舔着咬着,从我脚踝到大腿根部的每一寸肌肤都被他炽热的舌头舔了个遍,表弟用他红的发烫的脸紧紧的贴着我大腿的内侧,嘴里喘着粗气,我将右边大腿根部丝袜的蕾丝花边轻轻的提起塞到表弟散发着一阵阵热气的嘴里,他用力的撕咬着,居然把我的丝袜扯到钩丝,我配合着他,大腿小腿还有脚踝不断的从被他扯烂的丝袜中露出,表弟嘴里叼着的我刚tuo下的长长的丝袜一直垂到他勃起的阳物上,然后表弟满意的看着我这条被剥的精光的修长的白腿,他用我那只破烂的丝袜擦g a n* 了嘴角闪烁着的口水,这时表弟才发现我的左腿就在他的旁边,表弟伸出左手抓住我还穿着丝袜的左脚的脚踝用我的足弓狠狠的摩擦着他的阳物,头却转向右侧,因为那里有我一只被他死死钳住脚踝的赤裸的脚踩在他的右边的肩头,表弟狠狠的吸吮着我这只脚的每个脚趾,恨不得将我淡fen色的指甲油嘬掉,不仅如此,表弟吸吮完我的每一个脚趾之后,又贪婪的品尝起我的小腿,然后是大腿,最后我的右腿又整个回到了他的怀抱,这时的表弟,左手揽着我穿着丝袜的左腿,右手抱着我赤裸的右腿,两瓣脸蛋被我的大腿紧紧的夹在中间,勃起的小弟弟被我伸进他短裤的双脚夹在中间不停的揉搓着,“舒服吗?”我贴在表弟耳边嗲声问道,表弟呻吟着,两只手不停的揉捏着我的双腿,他奋力扭动着身体,很快他的小弟弟缓缓的抽动了几下后就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