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乱伦] 引起淫妻
〔老公,起来了,一会再不出门该迟到了………〕,在老婆的催促声中,我睁开了睡意朦胧的双眼,模糊的视线里,看到老婆丰满的身影,穿着粉色的吊带睡裙,匆忙的在老婆脚下棉质居家拖鞋的踢踏声里,打开卧室的木门,向洗手间跑去。经管刚醒视线模糊,但依然可以看到老婆裸露在睡衣之外的肢体,那抹白嫩光滑散发着熟女风味的诱惑………我一丝不挂的躯体,在毛巾被的遮盖下,适应着久睡初醒的不适,脑海中回味着妻子赤裸躯体的曼妙滋味。

  随着我在床上伸展躯体的翻动,毛巾被里泛起一缕混合着男女下体气味的风骚,这缕气息,唤醒了我久睡沉迷的思绪。看着床下地板上凌乱的扔着的五六团纸巾,上面干涸的淡黄色液体,记录着我昨夜与妻子的水乳交融。我与妻子结婚十四年了,感情和谐,一起体味着从激情到平淡的性路历程。我今年三十七岁,妻子三十五。经管心里对平淡的交合已经乏味,但我能感受到妻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性的渴求也日益增长,而我也对性的快乐沉迷不已。在这种乏味而又无法缺少的氛围里,日复一日我们随着时光的舞步流转着岁月的音符………我大学毕业后就接手了家里的食品批发生意,第二年经人介绍,认识了那时还在单位做科员的妻子,第一次见面是在妻子姑姑的家里,妻子白嫩幽深的乳沟,娇好圆润的面容,一下就吸引住了我的心。之后半年左右我们就走进了婚礼的殿堂。之后有了儿子,由于父母的房子大,孩子一般都是住在我们双方老人的家里,岁月匆匆,转眼间就是十多年的时光。由于没有孩子的牵绊,我和妻子也尝试着不同的性爱体验,制服,捆绑,道具,肛交………但岁月的消磨,每一种经历都经过了刺激到平淡的过程,心中难免会有淡淡的无奈感,好在忙碌的生活节奏,冲淡了性方面的对新鲜感的需求。

  养足精神伸了个懒腰,翻身起床。穿上扔在床边的短裤,踢踏着拖鞋向卫生间走去。这时妻子已经洗漱完,画完妆盘好头发,穿着睡裙腰里记着围裙,在厨房的操作台前忙碌的准备着早餐〔老公洗漱完,穿好衣服,咱们就走吧,约好了,去晚了不好。〕,〔知道了,老婆。〕,一边回应着妻子的话语,一边动作着。

  洗漱完,穿好衣服,与妻子对面坐在厨房的餐桌两边,一边吃着妻子准备的早餐,一边闲聊着今天的日程。近几年,由于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生意也不如前几年好做了,外面大客户赊欠的货款太多,最近资金链已经运行不动了,今天招待的就是外县的两个客户,老王和老李,打算协商一下,把他们拖欠的货款二十几万收回来。周一的时候与他们订好今天周末时在饭店见面,正好周末他们也要来哈市。

  为了把他们招待的细致舒服,以把货款收回来,我们夫妻特意商量了很久,最后为了表达重视,我们还决定夫妻二人一起去。

  用过早餐,我的衣服早已穿好,短袖衬衫,灰色的西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浏览着手机上的资讯,等着妻子在卧室内换衣服,想到妻子现在脱掉睡裙,裸露的白嫩丰满的躯体,要是十多年前,我一定进去看个够,呵呵,现在闭着眼睛,都知道妻子的左阴唇上有几颗痣了。〔老公,你看这样穿怎么样?〕,随着高跟鞋踩击地板的哒哒声,换好衣服的妻子,站在了我对面茶几前的地板上。经管已经对妻子熟悉无比,但我还是被妻子今天的穿着打扮所吸引,妻子属于丰乳肥臀,大腿粗圆白嫩的类型。栗色的长发一丝不乱的盘在脑后,在发髻上斜插着一只水晶发钗,光洁的额头,圆润的面庞,由于保养细致,没有一丝岁月的瑕疵。圆润的鼻头,秀气的鼻翼微微翕动,妻子的嘴唇微厚,涂抹着红色的唇膏,让人的视线,一下就为之吸引,白嫩的耳垂上挂着白金耳坠,在客厅的灯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彩………

  妻子上身穿着一件纱袖的黑色长袖靓衫,V领里透露出被淡紫色胸罩紧紧包裹的白皙乳沟,一条白金的项链系在妻子白嫩的颈间,蓝色水晶的链缀深陷在妻子的乳沟之间。夏季为了凉快,妻子一般都是穿一条紫色的丁字内裤,外面为了避免走光,穿一条乳白色的丝质保险裤,今天在保险裤的外面穿了一条黑色的紧身包臀短裙。包裹着肉色丝袜的丰满大腿让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亲吻抚摸………肉感的脚丫上穿着一双黑色漆皮的腕带高跟鞋。黑色的腕带环绕着性感的脚脖,透过鱼嘴处,可以看到妻子被丝袜包裹的脚趾甲上,涂抹着红色的指甲油,被丝袜衬托的更显性感诱人。〔怎么了,老公,不好看吗,要不我再换换?〕,妻子看着我痴呆的样子,一边转着身,一边询问着被妻子性感装扮迷的呆愣的我。〔哦,不是,我老婆太漂亮了,要不咱们做一次,再走,呵呵〕,在老婆的询问下,我回过神来,调笑着羞红了脸颊的妻子。〔讨厌,快走吧,要不该堵车了,迟到了不好。〕,在妻子的催促声里,我挽着妻子走出了家门,我身高一百七十二公分,一百四十斤,妻子一百六十九公分,生完孩子后圆润了,一百五十斤,但配上身高,不显臃肿,反而更显肉感成熟。由于妻子穿着高跟鞋,盘着发,所以相携着走着,反而比我略高一筹。来到楼后的车库,我开着车,妻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向着订好的饭店驶去。路上我联系了老王和老李两人,告知他们饭店的地址和包房号码,他们离得近,估计得先到,然后,我就载着妻子混入了川流不息的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