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激情 深夜激情网 桃色激情 日本激情片 激情游戏

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乱伦] 我和儿媳的恋情
【内容简介】:我是一所国内着名大学的某处的处长,虽然已经年近50,但仍然保持着强壮的身体和饱满的精神状态,这可能和我从事的职业有关,长期和年轻的学生接触,每天不间断地体育锻炼,使我的身心都保持着青春和活力。和我不同的是我的儿子何健,其实叫健健,儿子的身体并不是那么强健,为了使儿子的身体强壮,从小才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但事与愿违,儿子在身体上根 本没有我的遗传,虽没有什么大的疾病,但从小到大总是给人一种书生的感觉。 身体也是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

    上篇

  我是一所国内着名大学的某处的处长,虽然已经年近50,但仍然保持着强壮的身体和饱满的精神状态,这可能和我从事的职业有关,长期和年轻的学生接触,每天不间断地体育锻炼,使我的身心都保持着青春和活力。

  和我不同的是我的儿子何健,其实叫健健,儿子的身体并不是那么强健,为了使儿子的身体强壮,从小才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但事与愿违,儿子在身体上根 本没有我的遗传,虽没有什么大的疾病,但从小到大总是给人一种书生的感觉。 身体也是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

  三年前,妻子作为一名外交部的官员,出任中国驻非洲某国的大使参赞,我无法割舍我的事业,就留在了国内。每年也有一至二次和妻子的团聚,这短暂的团聚就成了我和妻子之间两性的团聚,每次我都把身体已微胖的妻子干得精疲力 竭,在妻子肥嫩的屄里射尽我每一滴精液。

  一年前,健健结婚了。儿媳是一家市级医院的护士。婚后的健健没有固定的 住房,同时也由于要照顾我的原因,仍和我住在一起。儿媳的名字叫陶月,看上 去人如其名,长得很文静,淡淡的秀眉,一双迷人的杏仁眼,小嘴不大,但微微 上翘,总是给人一种微笑的感觉,平时我总是叫她月月。月月和儿子的感情也很好,看上去和儿子也蛮般配的。

  儿子是学计算机的,最近他们的课题组承担了一项有关航天方面的课题,儿子被派往国外学习半年。临行前,小俩口禁不住亲亲我我了一阵子。

  儿子走后,我和儿媳的生活还是跟以前一样,平静如水。

  我呢,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久离妻子的苦闷一直困扰着我,每次当需要非常强烈时,我就用手解决。

  有一天晚上,月月刚刚洗过澡,轮到我洗,无意中发现儿媳刚换下的白色小内裤,在欲望的驱使下,我不禁拿起来,发现月月的内裤很小,可能刚好包住阴部及半个小屁股。内裤中央略略发黄,闻起来有一股汗味和女人的尿骚味,就像酸牛奶的味道。我的鸡巴不自觉地硬起来,手中拿着儿媳的内裤包在鸡巴上,摩擦龟头的下缘,来来回回套弄,直到酸麻的感觉已经无法再忍耐,我就猛烈喷射出来,在卫生间打了一次手枪。

  第二天,儿媳可能也发现了问题,眼睛看到我的时候脸就发红,弄得我也很尴尬。但连续几天,当我洗澡时都发现了儿媳未洗的小内裤,我感觉可能是月月 故意给我看的。不用白不用,当我需要时,我就拿着她的小小的内裤打手枪。以后,我们两个就像形成了默契,她的内裤每一件我都很熟悉,有时,在内裤上还能发现她掉下的几根黝黑的阴毛。

  直到有一天,月月病了,这一切才改变。

  一天早上,月月没有像往常一样早起,快到上班时间了,我来到月月的房间门口叫她上班,叫了几声,月月才打开房门,但仍穿着睡衣,透过薄薄睡衣,隐约可以看到里面小巧的乳房。

  今天的月月满脸憔悴,用手扶着门,对我说∶“爸爸,我可能发烧了,身上特别酸痛,一点劲都没有。”

  我用手摸了摸月月的额头,烫得吓人,我忙扶着月月进去躺下,用体温表一 测,三十九度六。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向单位请了假,也给月月请了假,扶着她上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泄,需要静脉点滴。打上针,我不禁看着 月月乐了,月月不解看着我问道∶“爸,你笑什么啊?”我说道∶“月月,没想到你天天给人打针,今天也轮到别人给你打针了。”月月也笑了,说道∶“可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