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玄幻  »  [玄幻奇幻] 古剑淫谭——痴女淫姬今何在(17)


  「龙渊……」姒父犹豫了一下,但红玉美妙的肉体带给他舒爽的让他很快打消了忧虑,挺动着肉棒继续说道:「龙渊铸剑之术,只能以生性淫乱的女子命魂为引。在我跟随我那生性奇淫的女师父学习铸剑的第一日,她便告诉我‘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若成剑灵,却已是' 淫道' ,历经血涂之阵则永世化身淫姬。'

  龙渊铸就无数利器,剑灵之中,既有自愿化为淫姬之人,也有被奸成了淫姬的,女师父常说,自己身体更是淫乱,不配做人,唯一的愿望便是死前让别人把她的命魂也铸进剑里。」「人不人,鬼不鬼的淫乱生活,这,就是你想要的?」姒父淫亵的看着主动伸出舌尖去舔舐自己龟头的红玉,喘息着问道:「再过上数十年,你的仇人不过一捧黄土,还剩下什么?值得为了报仇做下如此决定?既不是活着,又不是死去,十年二十年,百年千年……直到有一天那把剑被人毁去,或者你被人轮奸而死,化为淫魂消散,到那时……不会后悔?」红玉吐出吐出肉棒,仰首正色道:「是否值得,红玉心有所决。如果……面前有不同的道路,无论选择哪一条都会留下悔恨,我宁可不要多想多问,只求个骚穴痛快。」「……」姒父看着她坚毅的眼神,不由得一怔,继而亵笑道:「果然是个天生淫荡的骚货。」说着,甩动肉棒在红玉的眼睛、鼻梁和樱桃小口上啪啪的敲打起来。

  「西方很是贫瘠,庆枫部也向来不擅征战,种地织布以求果腹。弱肉强食,若为口粮之争遭大尧攻打,庆枫只得认命。」红玉闭上眼睛,用绝美的脸颊轻轻磨蹭着姒父的肉棒,迎合着他肉棒的敲打低语道:「然而……敢问姒父先生可有妻女?」「自然是有,」姒父感受着红玉柔滑的肌肤带来的极致快感,舒畅的喘息着说道:「以你这般风骚淫浪的样子,想必早已猜出那骚货炤夫人,正是家妻。」「噢,原来如此,想来以姒父先生之能,与炤夫人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和合伉俪。」红玉被姒父的一番淫戏同样弄得淫心大起,鼻息已经不由得沉重起来,一丝热浪喷吐在姒父粗大的肉棒上,爽得姒父挺着肉棒直往红玉鼻下捅去。

  「和合伉俪?」姒父想到自己那淫荡美妻被人轮奸的情形,心中更是荡起一阵变态的刺激,突然伸出粗壮的手臂,将红玉从地上拦腰抱起,向铁匠的炉台上一丢,连红玉凌乱的长裙都来不及褪去,掀起她的裙底,将红玉白皙修长的双腿扛在肩上,在红玉快美的淫声浪语中将粗大的肉棒猛地捅进红玉早已湿透的蜜穴里,一番疾风暴雨般的猛烈抽插,将红玉捅得浪叫不止,蜜穴口处水花四溅,姒父一边猛操红玉的蜜穴,一边放声狂笑道:「正是因为我满足不了她的受虐淫欲,她才会故意去让那些肮脏下贱的男人们轮奸凌辱,以此发泄自己的淫欲。若不是我那淫荡师父在我学习铸剑时将我彻底榨干,以我天生巨屌,又怎会满足不了她的淫欲?若不是因为满足不了她的淫欲,我又怎么会心灰意冷,落魄于此,整日里放浪形骸?」「啊……敢问……唔啊啊啊……若某日回到家中,炤夫人遭……快……狠狠的干烂淫妇的小骚屄……啊……遭人轮奸而死,姒父先生又当如何~啊……」红玉快美的浪叫着用言语挑动姒父的淫欲。

  「住口,不可胡言!」姒父想着妻子被人活活干死的骚浪模样,心中变态的快感愈发强烈,冲刺抽插红玉蜜穴的肉棒也变得更加卖力。

  「只不过心中想象,先生便如此愤怒……啊……啊……干烂我……我的小骚屄要姒父先生的大肉棒尽情的操……操死小淫娃……啊……」红玉浪叫道:「先生可知……啊……当我远行,半年后回到族中,只见残垣断壁……啊……庆枫……啊哈哈……已被踏为平地……男人都被杀死……啊……曝尸荒野……啊……再用力一点……插……插烂红玉的骚屄……女人……每一家、每一户的女人、女孩子都身着红衣……被人按在地上轮奸凌辱……啊……就是这样,红玉的子宫……啊……要被姒父先生的肉棒捅穿了……啊……继续……爽死红玉了……啊……之后……那些女人饱受淫辱……随后便被……啊……便被悬于房梁……」「继续说……她们是怎么被干的,何以如此,快说!」姒父一边气喘吁吁的抽插着红玉的蜜穴,一边听着红玉描述被全族美女惨遭轮奸的惨状兴奋着。